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三国]少年,算命伐?70.少年,算命伐

作者:清琭更新时间:2017-10-08 08:43:57
  呔!盗我的文你们羞不羞!  这玉玺是秦相李斯奉秦始皇之命用楚国和氏璧所铸,之后世代交替,可谓是王权之征,它方圆四寸,其上雕镂五龙,侧视之为碧色,正视之则为莹白,正面刻有八个篆字,正是当初由李斯所书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这玉玺到如今已有五百年,期间不知经过了多少主人,那些人虽称天命,却也并不像这玉玺所言“既寿永昌”,如今早已尽皆化为尘土,这玉玺却是光毫不减,仍然灿灿有光。

  周瑜直到此时方才看到玉玺全貌,也说不出心里什么感受,只觉白云苍狗、风流云散,执着这一死物,实在是殊无必要。

  那玉玺几乎同苏妩手掌一般大,她将玉玺举起转着看了几遍,还未曾说什么,周瑜已是低低叫了一声“呀”,指着那玉玺一角道:“这里……怎么竟是被换过的?”

  他说得不错。

  那玉玺本是块通体光滑完整的壁玉,独独有一角却是由黄金补铸,乍一看不太明显,细瞧起来却是逃不过别人双眼。苏妩也瞧见了,却不像他那么吃惊,仍然摩挲着这玉玺,笑道:“如此看来,这玉玺确实是真品无疑了……当初王莽篡权,向时为太后的姑母王政君讨要传国玉玺,王政君大怒,将玉玺砸在地上,碰坏了其中一角,是以王莽以黄金修补,变成了如今的形状。”

  她将玉玺缓缓放下,手指在玉玺上轻轻点了两下,却是似笑非笑望着周瑜:“先生忽然寻来,怕不是找我鉴定这玉玺真假的罢?”

  周瑜望着她澄澄澈澈双眼,只觉得什么事都逃不过这双眼睛——

  “不瞒姑娘,在下来此,实在是有事相求。”

  苏妩好整以暇地支着下巴望他,笑吟吟道:“先生有话,何不直说?”

  周瑜深吸一口气,郑重地道:“我想请姑娘再为我造一方传国玉玺。”

  若是让旁人听得他这句话只怕要骇得心神俱碎,苏妩的表情却是没有丝毫波动,只问道:“你要一方假玉玺做什么?”

  周瑜见她没有一口回绝,心中一喜,忙道:“说来也实在可气。那袁术欺伯符兄年少,知他手中有传国玉玺,强来索要,这玉玺干系重大,是伯符亡父拼力所得,如何能轻易交出?我想姑娘身怀奇术,更兼有仗义助人之心,定然不会袖手旁观吧?”

  他答得半真半假,顺便不留痕迹地将苏妩捧了一捧,自觉毫无破绽,便静静等着苏妩回答,苏妩听完了他这一长串话,却是头一低,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食指一伸,将桌上的玉玺推到了周瑜跟前,摇了摇头道:“周先生诳我!”

  周瑜“哦”了一声,似乎不太懂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苏妩见他真坐得住,干脆就将他话中的漏洞剥开让他自己瞧:“孙将军难道是第一日来袁术帐中么?袁术若有心要传国玉玺,早就抢来了,怎么会等到今天,我看是你们有求于袁术,想用玉玺从他手上换些好处。可是你们又觉得这玉玺太过珍贵,白白便宜了袁术实在太不值当,倒不如拿个假的敷衍他,实在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周先生,我猜的对不对?”

  周瑜默然片刻,方点了点头。

  苏妩见周瑜哑口无言,知道再说下去他脸上恐怕不会太好看,便恰到好处地收住,转而问道:“先生也不必瞒我了,你们想从袁术那里换得什么好处?”

  周瑜见她已是猜的**不离十了,再要瞒她也没什么必要,索性摊开直说:“伯符想向袁术借些兵马,平扬州,回江东。”

  “扬州?江东?”

  苏妩穿越之前是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穿越之后一直跟着左慈住在庐江,也是中部偏北一些的地方,对于南方那柔媚多姿的风土人情一向是向往不已,如今正是草长莺飞、花明柳绿的时候,趁此时去南边玩耍一番岂不是正好么?苏妩这么一想,一拊掌便道:“好!先生这个忙我帮了。”

  她一手将那玉玺捉起,又道:“我不但可以帮你造一方假玉玺,还可以帮你将假玉玺上那缺损的一角也补上,等之后你们需要用玉玺了,只要拿出来别人一瞧,大家自然知道你手上这方是真,袁术拿着的是假……你瞧妙不妙?”

  周瑜听她一口应下,一时不敢信她答应得如此轻易,下意识问道:“当真?”

  苏妩见他脸上露出几分紧张之色,摊了摊手道:“当然是真的,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只要先生肯答应,我明天一早便将一真一假两方玉玺双手奉上。”

  周瑜见她卖了个关子,只好继续追问:“姑娘有什么要求?”

  苏妩扬起脸一笑,眼波动摇,实在是清灵妩媚,秀美无双,在如此紧张的时候,周瑜也不由晃了晃神,脑袋里忽然闪过了屈原笔下那位“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的山鬼。

  只是即便是那山鬼,恐怕也不及眼前这位苏姑娘一半的聪明狡黠。

  苏妩笑道:“这要求说来也简单,先生和小将军不是要去扬州、去江东么?我听别人说南边山水秀丽,好玩得很,刚巧我也没什么事,想同你们一道,你答不答应?”

  周瑜听她竟是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这才意识到面前这位铁口直断的大师……也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

  他本以为苏妩会狮子大开口提出什么非分的请求,没想到她的要求实在简单,一时竟觉得有些好笑:“我们出去是行兵打仗,又不是游山玩水,你跟着我们有什么意思?”

  苏妩本就料定他不会拒绝,见他语气中颇有调侃之意,便知道他这差不多就算是答应了。

  “现在哪里不在打仗?难道我不跟着你们便能好好游山玩水了么?我虽然不济,但自保的法子至少也有上百种,说不定你们一路上还有有求于我的地方呢……远的不说,今天你过来。不就是要请我帮忙的么?”

  周瑜一来心想她确实是位俗世奇人,将她带上,恐怕的确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二来假作玉玺毕竟是不可同他人言之事,若是苏妩在外面泄露了出去,只怕是祸延非小,将她带在身边,即便是出了事情要想补过也容易得多。

  周瑜本就不打算拒绝她,听她一番话有理有据令人信服,更是没有不答应的道理,点头道:“既然姑娘不介意,我也没什么推阻的理由,若姑娘明日能将东西造成,我们启程出发恐怕也就在这几日,姑娘准备好跟我们一道过去就是了。”

  苏妩见他这时候不忘含蓄地提醒自己别忘了干活,也真是对他心服口服,干脆爽快跟他做了约定:“先生不必担心,我既然答应便是已有十成的把握,明日早上巳时你只管找我来取便是。”

  周瑜见她已是领会了自己话中隐意,也就不再耽误,风度翩翩冲她一笑,起身谢道:“若是如此,瑜便先行谢过了。”

  苏妩估摸着自己现做一方玉玺恐怕要小半个时辰,见周瑜主动请辞,刚好留出空闲自己干活,也就不多挽留将他送出去了。

  周瑜客客气气又不着痕迹地夸了苏妩几句,直叫她听得神清气爽精神百倍,月光下看他离去的影子也更英俊、更加风采翩然了,眼瞧着外面已布满了点点星子,苏妩也不敢再耽误,闭了门就开始赶工了。

  周瑜受她连番赞扬,实在哭笑不得:“男子好不好看,有什么要紧。”

  苏妩见他并不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也不多说,只噙笑静静望着他。

  周瑜不知道她暗自腹诽,也不再纠缠于这个话题,转而问道:“我还不曾问过姑娘姓名……”

  苏妩偏头一笑,一双眼狡黠地在他面上睄了一下:“巧了,我正好与你同籍,师承乌角先生门下……我姓苏,单名一个妩字,若不嫌弃,你可以叫我阿妩。”

  “原来是阿妩姑娘,”周瑜从善如流换了一个称呼,将她的自我介绍含在口中琢磨一番,方才睁大了眼道,“乌角先生?姑娘是左先生门下弟子?”

  苏妩点了点头。

  周瑜看着苏妩的眼神明显热切了许多。

  他原先的态度也不能说不好,但是总叫人觉得太矜持了一些,听到苏妩自报身份之后,他那温柔克制的表壳才仿佛破开了一条细缝,露出了其中真实的情绪,这种变化虽然细微,却没有逃过苏妩的双眼。

  见苏妩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周瑜不多停顿便接着道:“我在家时常常听说乌角先生的神通,只是先生性情孤寒,少见外客,我也不敢冒昧打扰,如今机缘巧合得见姑娘实在是大幸……瑜心中一直有一个困惑,想请姑娘代为解答,还望姑娘不吝赐教。”

  苏妩轻轻一扬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周瑜探询地望了她一眼,见她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在心中琢磨了一下如何开口,便又从容续道:“既然如此,瑜就斗胆问了……外面关于令师的那些传闻,不知有几分真、几分假呢?”

  关于左慈的传闻,实在是传得太多,只传得他仿佛地仙一般,似乎只要他乐意,跺跺脚便能飞升,周瑜虽然对那些不经之谈嗤之以鼻,但听的久了,不免也有几分狐疑,这左慈当真有这么厉害么?他那些神乎其神的术法,又能信得几分?

  苏妩见他这问题来得刁钻,也不正面回答,只淡淡反问一句:“阁下心中信几分?”

  周瑜想了一下,竟是被她给问住了。他思量许久,却是摸了摸鼻子,摇了摇头,苦笑道:“这……老实说,我也不知道。”

  苏妩嫣然一笑,扬了扬手中李子道:“你等一等。”

  周瑜点了点头,静静在一旁立着,却见她掏出一张巾帕将那李子擦了一遍,咔嚓咔嚓两口竟是慢慢咬起了李子,她的动作很慢,像是怕汁液弄脏了手,只肯小口小口地咬,周瑜茫然地看着她将那李子啃了个干净,又拿巾帕把手擦净了,然后卷起裙角蹲下了身。

  周瑜看得一愣,想了想下一刻就挽起衣服,挨在她旁边也蹲了下来。

  苏妩拿手在地上刨了个小坑,将手中啃得干干净净的李子核埋了,又拢起手将那核掩住,掩得得严严实实。她拍了拍手,将手又细细擦了一遍,这才站起来,在那小土堆上踩了几脚,又蹍了两下,拉着周瑜后退了一步。

  周瑜满心疑惑,但心知苏妩此举必有缘故,便也不多问,只在一旁看着,果然,苏妩忽然噗嗤一笑,却是指着方才那土堆冲他道:“你瞧!”

  周瑜定神一看,却见方才埋果核的地方竟是长出了一颗小苗。

  周瑜乍然一惊,上前几步,却见那小苗舒展枝叶,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拔高,眨眼间便长成了一棵小树。

  周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几乎说不出话来,只听旁边啪(河蟹)啪两声,却是苏妩拍了拍手。他不曾将双眼从那小树身上挪开,便只听到苏妩轻软的笑声从后侧传来:“周先生方才请我吃果子,我如今投桃报李,也请你来尝一尝。”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