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71章

作者:月下桑更新时间:2017-10-22 09:26:33
  “先把这些药给他服下去。乐-文-”艾伦深深鞠躬于两名小机器人面前的时候,小梅没有对他说的话做任何反应,只是在药剂制作好的瞬间将红色的药液转移到了试管中,药液沸腾着,不断冒着泡,让人情不自禁的联想起火山的熔浆。

  艾伦呆了呆,小梅就将试管放到他手中:“看起来很烫,其实是凉的,新鲜的药剂效力最大,建议快点让病人服用。”

  艾伦就赶紧小心翼翼服侍着父亲将药剂服下。

  确定王大爷的情况看起来好一些了,小梅这才开始向艾伦打听起事情的详细:他打听的问题主要集中在艾伦进入的方式,王大爷所在的楼层,以及孩子们今天看到的情况。

  孩子们是在地下九百九十五层看到王大爷一家的,他们不但在那里看到了王大爷一家,他们还在那里发现了珀玛!

  “那一层是放置新进来的犯人的楼层呀!外面的人刚过来的时候,为了让他们知道这里的厉害,很多时候都把他们放到很靠下的楼层哩!”说话的是个男孩子,他的个子比伯格高一些,年纪在这里也算大的,是另一个三人小队的“小队长”,也正是他们发现珀玛和王大爷一家的。

  在所有孩子里,这三个男孩子算是在寻找珀玛这件事上最积极的,不是为了地豆,他们是真的积极,从他们每天探寻的地牢面积基本上是其他孩子的一倍就能看出来。

  其他的孩子每天还会做一些“其他的活儿”,而这三个孩子则是把全部时间都用在寻找珀玛上了。

  后来还是荣贵悄悄问了他们,才知道这三个孩子原本的底盘刚好就在珀玛服刑的那一层。有一次那个小队长的孩子发烧发到快要死掉的时候,两个小队员刚好哭着从珀玛的牢房前路过,珀玛给了他们退烧药,那个小队长因此活了下来。

  后来的日子里,珀玛就经常雇佣他们做一些跑腿的活儿,这三个孩子这才在最初的日子在“乐园”中活了下来。

  珀玛被人带走的事情也是他们最早发现的。

  “珀玛被当做新犯人关起来了!我们过去的时候,他正和其他的犯人关在仪器,还被分配了工作,珀玛被分到的工作是制作纸盒子!”那个小队长快嘴道。

  对于他说的话,荣贵可能还不太明白,其他长期在这里的人却是一清二楚的。

  “劳动改造”——这种改造犯人的方式从很早以前的时代一直沿用至今,从数据上看,是一种不错的改造方式。

  所有的犯人都会被分配到一定工作,开始的时候一般都是一些机械的手工劳动,非常枯燥,是一种非常消磨人的劳动。

  “不过珀玛就坐在人群里,一动不动,什么也不做。”那个男孩子又道。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男孩脸上露出浓重的担心:“他被打了。”

  “一定是不好好做事才被打的,那些狱卒有鞭子,打人很疼。”

  “不过——”皱着小眉头停顿了片刻,他又勉强高兴了一点:“珀玛今天不会被打了。”

  “他们两个的个子还够小,刚好能从栏杆中间钻进去,珀玛今天的工作他们两个帮珀玛完成了,珀玛今天肯定不会被打了。”

  两个小男孩也是一副又担忧又欣慰的样子。

  担心的是担心珀玛的状况,虽然还是小孩子,经历太少,也不知道珀玛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们无法理解珀玛现在的心情,然而他们本能的觉得珀玛现在的情况不对头;

  欣慰,则是欣慰于弱小如自己,如今也终于帮上珀玛一点点忙了。

  “我们还留了三颗地豆给珀玛!”小队长的男孩子又道。

  三颗地豆,听起来不多,然而却是三个孩子一天的全部食物了。

  没有去做其他活计的三个孩子,如今每天的收入就是由于寻找珀玛从荣贵这里领取的三颗地豆了。

  “地豆吃了很耐饿,珀玛应该能吃饱!”男孩又道。

  看着男孩子有点高兴地样子,荣贵却更担心了。

  三颗地豆,对于这些每天严格控制食量,尽量不让自己长太快的孩子们来说,是可以让他们“吃饱”的饭量,然而对于珀玛,一个大个子男人,其实连填缝都不够。

  不过这还不是荣贵最担心的。

  他真正担心的是孩子们刚刚形容的、珀玛如今的状态。

  在他的印象里,珀玛是一个非常清明而爽朗的青年。

  彬彬有礼,乐观向上,乐于助人……几乎什么形容好青年的词都可以往他身上罗列。

  然而这样一个人,却对过来帮助他的孩子们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了。

  也不服从改造,宁可被惩罚也不服从改造。

  哀莫大于心死——应该是珀玛如今的精神状态的现实写照吧?

  辛辛苦苦,怀着最纯洁的愿望努力赎罪,然而就在赎罪完成的当天又被关起来当做了新犯人,一切从头开始,之前的努力彻底变成了笑话。

  珀玛的人还在,然而他的心……

  “活着就好……”事到如今,荣贵唯一庆幸的就是这个了。

  “嗯,我们今天领到的地豆会再送去给珀玛的,他分到的新任务,我们也会帮他做的!”小队长再次拍胸脯了!

  嘴巴张了张,荣贵最终只能对那三个乐观的男孩子点点头。

  “大叔,你的家人被分开关在三个笼子里。”说完珀玛的事情,作为小队长的男孩子看到了一直在旁边聆听的艾伦,然后开始拼命回想有关对方家人的情况。

  “我们过去的时候,除了这位老爷爷看起来不太好以外,其他的人看起来还可以。”

  说着,他又仔细回想一下,形容了一下今天在马琳身边看到的几个人的外貌。

  “没错!就是他们!”艾伦感激的点了点头。

  端起地豆筐,荣贵把今天的地豆发了下去。轮到那三个男孩子的时候,他特意又跑回浴室,多拿了几颗还没长熟的地豆给他们。

  “帮我带给珀玛,就说这是阿贵和小梅老师给他的,让他等等啊,再坚持一下!”

  这句话听起来非常苍白,然而想不到其他可以说的话,荣贵只能多塞了几颗地豆。

  即使使用了强力化肥,每天出产的地豆仍然是有限的,他多塞过去的那几颗地豆个头就比其他的小多了。

  好在就是小,味道可能有点涩,不过也能吃。

  荣贵把孩子们送走了。

  接下来就是“大人的时间”了。

  王大爷的情况并不好,即使喝下了小梅制作的西西罗城强力心脏药,然而老人的毛病不是单单可以依靠药物就能痊愈的。

  “他需要医生,我虽然可以给人换机械心脏,可是一来现在没有多余的心脏,二来他的情况比较复杂,需要专门的医生诊治。”检查过王大爷的身体,小梅如实道。

  艾伦金褐色的眉毛深深皱了起来。

  毫无疑问,王大爷现在没法出去了。

  虽然这里就有医生,然而已经登记在新入犯人名册上的王大爷,已经一动也不能动了。

  “除非这里倒塌……”心里转过无数个念头,然而唯一的出路竟只有一个。

  偏偏还是听起来最不可能的一个。

  艾伦自己离开容易,然而他的一大家子人都在这座监狱中,他……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荣贵看了一眼小梅,将自己的问题全部写在目光中,确认小梅没有反驳,他忽然低声开口了:

  “其实,小梅有让这里倒塌的方法。”

  艾伦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一双蓝色眼睛犀利的从荣贵和小梅的脸上依次滑过。

  荣贵便小声将小梅之前的计划说了一遍。

  “小梅说,一旦相关证据到达对方的邮箱,对方一定会立刻把这件事翻出来,他们……两边人的关系很不好,为了找佩……佩什么的那一派人的麻烦,对方一定会过来彻底搜查这里,到时候,这里的犯人们就会被重新分类处理。”

  “小梅还说,为了显示他们比佩什么的那一派人更加公正,他们甚至会给犯人们更好一点的处理方式。”虽然好多人名记不住,不过荣贵还是把小梅说过的话七七八八复述出来了。

  “这是真的吗?一般的便民举报邮箱处理速度很快的,能被立刻察觉或者受理的邮箱……”知道这件事荣贵只是转述者,艾伦的视线最终定在了小梅脸上。

  “是……的私人邮箱。”小梅说了一个复杂的官职,外加一个更加复杂的人名。

  虽然不知道小梅说的人名是谁,可是艾伦听懂了那个官职代表了什么。

  艾伦又仔细思考了一遍,随着思考进度,一向苍白的脸孔竟然有些微微泛红起来。

  “这个办法可行。就是时间……有点长……”

  意识到这个方法可行,艾伦在松了一口气之余,又有了新的担心。

  “去罗阿尼的话,如果全速开车,中途完全不停地情况下,三十三个小时可以抵达,立刻开通网络上传证据,对方最多只需要一个小时就可以有所反应。”小梅冷静的声音在室内响起。

  “明天,我和阿贵拿到身体就立刻启程。”小梅又道。

  “你们的积分还够吗?来这里治病很费钱的……”艾伦想到了更现实的问题。

  小梅蓝色的眼睛就看了他一眼,半晌慢吞吞道:“没有积分,有变出积分的方法……”

  荣贵:=口=!!!

  艾伦:……

  “如果是那样,也可行。”艾伦终于点了点头。

  想办法在这里混三十四个小时左右,他自认为还是可以做得到的。

  然而——

  老天爷似乎连这几十个小时都吝啬于施舍给他们,八分钟后,门外再次响起了焦急的敲门声。

  “马琳被带走了!”一开门,伯格就通知了他们一个坏消息。

  “那个人要在后天上午九点做手术。”小梅立刻道。

  马琳是作为逃跑的供体被抓回来的,如今被带走,毫无疑问也是为了重新履行供体的任务。

  而作为在同一名医生那里就诊的病患——小梅刚好知道对方手术的开始时间。

  没有合适供体的情况下,对方原本已经打算移植半生物半机械内脏了。

  “其他人也被带走了!我听到他们说有另外一场拍卖会!”紧接着,伯格又给他们传达了更坏的消息。

  艾伦的脸色重新变得刷白。

  艰难的回过头,他对小梅惨然一笑:“你们信得过我吗?”

  “可以把证据和邮箱给我,让我去做这个举证人吗?”

  毫无疑问,留给艾伦的时间变得更少了,这种情况下,艾伦决定冒险出狱,现在就前往罗阿尼城发送举证信了!

  当着一脸懵懂的伯格,荣贵和小梅对视一眼,最终小梅点了点头。

  “祝你好运,艾伦爷爷。”

  只是称呼的变化而已,却是小梅第一次这样称呼艾伦。

  惨淡中,艾伦向两名小机器人露出了一抹微笑。

  ***

  艾伦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而与此同时,珀玛和其他一群犯人你挤我,我挤你,他们被从原本的牢笼里放了出来,走在未知的道路上。

  “刑期”已定,这是要把他们送去新的牢笼了。

  作为“资深”犯人,珀玛大概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

  那三个孩子一直跟着自己,虽然他们真的很小心翼翼,其他人都没发现他们的踪影,可是珀玛知道他们就在自己后面。

  终于,珀玛忍不住回过头,轻轻地,他伸出手朝几个孩子的方向摆了摆,这是要他们回去。

  然而那些孩子非但没走,甚至,趁他们拐弯的时候,其中一个孩子居然冲到视觉盲角的地方,偷偷往珀玛手里塞了什么。

  珀玛一直缩着手,直到他们被带到新的楼层,那是一层全然黑暗的牢笼。

  被关入新的笼子,确定狱卒都不在了的时候,他这才张开手。

  他以为自己会什么也看不到的,毕竟这里很黑,然而——

  他却看到了满眼绿色的微弱荧光。

  不止刚刚那孩子塞过来的,他的手腕上,唯一没有被没收的那串手链也闪着同样微弱的绿色幽光。

  “这是阿贵和小梅老师给你的。”他的脑中响起了那孩子塞东西时低声对自己说过的话。

  黑暗中,目光停留在手中的荧光上,珀玛忽然泪流满面。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多写了点~

  以及虽然晚了点不过我来了~

  默默的祭出一个小锅盖……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