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百五十四章梦境

作者:一路向北又向南更新时间:2017-08-24 05:22:33
  是夜,群星璀璨,万众沉眠!以桑的名义为魂修学院大出风头的霍毅也在安详中睡去,不过他并没有一觉睡到天亮。

  因为这一夜,他进入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境。他的眼皮一闭合,脑海中便跳出了那一幕情景,那绝度是残酷到了极点的场景,狼烟四起,烟雾缭绕,流血漂橹,腥风血雨。这种场景,绝对可怕恐惧到了极点,甚至连霍毅也在心中战栗。

  因为放眼四望,千里之地,竟然血液扑洒,成就万里血域,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残酷的场景,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在这里死去?在霍毅心底腾起了各种疑问,但无人能够回答他的疑问,因为这里没有一个活人,全是死人。

  人的尸体已经堆积成山,一座一座,排列紧密。从霍毅的角度看,层峦叠嶂,好像是上天降下的惩罚,让此地浮尸百里,成就如此血腥之景。

  上天闪电扑闪,几声雷鸣后,原本还是让人窒息的夜色,猛然之间夹着丝丝细雨,装点着整个景色,给人无尽的神秘感。

  难道这是天的眼泪吗?死去这么多人,甚至连苍天也开始垂怜起来?霍毅心中不禁发问,可此地实在太过于可怕,太过于复杂。

  横陈的尸体、几声闪电雷鸣、蒙蒙细雨,甚至还有些头颅和躯体只有一层皮肉相连,有一些甚至没有头颅,有一些只有四肢,竟然还在扭曲!

  这等风景,究竟是谁造成了这样可怕的屠宰场?霍毅的心中开始发毛,但是他实在有些无力,因为没有一个活人,甚至没有一丝迹象可以让他找到。

  他只能紧张的四周张望,希望能够发现一丝契机,最终破解这个万古之局!可事实总归苍白,他只能在潇潇暮雨中,低垂下头,因为这个地方根本无解,已经造成了如此可怕的屠宰场,实在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这里的一切。

  空气中充满了怨灵的呼啸,那是在这片古地死去的冤魂,他们在呼啸。明显,他们死得太冤枉了,风中甚至还夹杂着他们的凄凉之意和漫天无奈的回音。

  一梦万古,在魂修祖庭,霍毅竟然回到了这个神奇的地方,四处都是死人,他们怨灵的呼啸,甚至让霍毅的灵魂都在战栗,实在太可怕了!

  霍毅在凹凸的山岭之间寻找,他要努力找寻一丝丝踪迹,虽然这里早已经没有活物,但毕竟从轮廓来看这里是古战场,是他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也许从某些石碑石刻,甚至是某些死者身上,还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找寻古战场遗秘,去还原一个真相!

  终于,霍毅从死人堆里找到了一封家书,说是家书的确是一个普通战士的家书,那是在古战场之上的一个普通战士,他的胸前那一丝余温,最终藏下了一丝半角家书。

  霍毅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从死人的手中夺取那紧撰着的半角家书,拿着那早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家书,让霍毅费解。

  因为纸上面的字迹已经不是那么清楚了,毕竟被人的血液浸湿,但是勉强还是能够从中看出那些古老文字的一星半点的意思。

  “阿郎,你要在战场上好好地,妞在这边等着你,家中的一切都好。爸爸的身体在这些天,甚至还有些好转,勿念!”这是霍毅仅仅能够从那残破的纸张上看出来的意思,这分明是一份家信。

  这个少年可能还不到而立之年,刚刚组成家庭不久,就被开赴战场,在这里浴血奋战,手中紧握着妻子的信件,在古战场上厮杀,至于所对付的到底是什么,却无法从信上得知了。

  毕竟那封信早已经凌乱了,经历了无数光阴,虽然承载着女人对男人的思念和挂记,但毕竟在岁月长河里,拥有无数相似的浪花,哪怕溅起一些,最终还是要被滚滚河流淹没。

  虽然无法尽知这到底是什么战场,但是霍毅也能够从大致的模样中明白过来这里是战场,而且曾经在这里发生了一场非常恐怖的战争,战争的双方伤亡都非常惨烈,甚至于所有士兵,无一生还。

  霍毅沿着一堆一堆摆放的尸山,往前走去,漫过一堆一堆的尸首,心中荒凉感越发浓郁。甚至于灵魂也感受到很重的冲击。

  他在仔细观察尸山,果然有些异样,从刚开始进入每一座尸山尸体都比较多。而随着往深处漫步,却慢慢有了一个眉目,因为在深处尸山的尸体越来越少。

  甚至靠近一片低凹之地,所过的尸山更是寥寥,尸山之上尸体的数量越发少了。而最后面临低凹山谷的只有一个人。

  其余的尸体都已经有所破损,但是这个人,面对空旷之处,尸体却没有任何残缺。甚至他的装扮还如此紧凑,眉宇间层层英气,哪怕是已经死去数万年,皮肉却没有任何破损。

  他的剑还没有入鞘,他的一只手傲然地高举,面对谷地,竟然释放出一种无人可以直视的威严,那是一种强者的威严。

  强者的意念,哪怕是隔着数万年的光阴,依然生出无人可以直视的凶威!这个少年模样的人,因该至少是神级的存在,是那远古的真神。

  不然不可能具有如此可怕的气势,意念也不会如此强悍。看少年的装扮应该是这群尸山战士的首领,这一战万古独殇,众多活生生地生命都死去了,甚至连傲视群雄的真神也灭去了真形。

  但是他高举的那把剑,甚至连霍毅都感觉到眼馋,因为那把剑竟然不怒自威,本身具有非常的震慑力,那是一把独一无二的长剑,剑韧清白,神威傲人,横穿万古,风声凄凄。

  这把剑好像本身也具有无穷的诱惑力,他甚至在暗示和诱惑者霍毅,所有的表象都象征着这是一把非同寻常的剑,只怕是神生前所有,可以斩碎苍穹,主宰生死!

  霍毅不自觉地朝着剑走了过去,明显在剑光中带着茫茫威严,霍毅还是忍不住去触摸。可是哪怕表象是多么傲视凌人,实际上却不可触碰。

  就在霍毅轻碰宝剑的一刻,整个少年的皮囊躯体都化作了灰烬散在整个古战场之上,而那把神辉好像有了灵性,直接插进了厚厚土层之中。

  而后那层层碎裂的皮囊中,奔出了一个灵,那是如神罚之地的神灵,灵火一现,便浸透入宝剑之中。宝剑和灵好像有着一丝丝本命联系,两不相离!

  就在灵和剑融合为一的时候,霍毅眼前出现了一个奇妙的景象。因为那把剑居然化成了那个少年,不过这一次不再是那层随时可以掉落的皮囊,而是一个神的真身!

  “你来了啊!好像不是本体啊,想不到,你还是如此挂念苍生,竟然化成一缕魂识穿过万里山河,来到这里!你可还记得这里的苍凉之景?还记得那一战嘛?这里可是苍云岭啊!是古战场前方的苍云岭啊!”那个化作少年的剑,居然独自低沉,道出了一段秘辛。

  “呜呜,恩恩!”霍毅只能够慢慢应了那个少年真神的询问,因为所谓的苍云岭,还有你或者他,在他心中根本没有任何意识。

  他不知道苍云岭究竟代表了什么,也不知道那个少年在以剑化身的那一刻,为什么会对他充满了欣慰的笑脸。

  一切都好像是化不开的谜语,在霍毅的心中连城了线,古战场、苍云岭、少年、剑一串串的名字,连成了霍毅无法知晓的谜团。

  而更加可恨的是,那个少年在说出那段话以后,剑已经回复,化作流光飞逝万里,杳不可闻。这到底代表了什么,万里的荒域,横陈的尸体,甚至还有那少年,一切都是谜一样的存在。

  可是有些事情,却让霍眼感觉到特别的真,尤其是那少年欣慰的笑脸,霍毅能够感觉到,那个少年,好像那么熟悉,但是始终无法记起那是什么。

  而那把剑也是,虽然散发出傲然威严,但是对于他来说,好像始终代表着亲切,独断万古,掌控生死,却唯独对他,有着不一样的一面。

  所有的一切,究竟预示着什么?霍毅也曾经不止一次地叩问,可始终无法解开心底的谜团,毕竟那已经度过了无上春秋,杳不可闻。

  而就在这一刻,霍毅带着遗憾,只能离开这个梦,那个叫做苍云岭的地方,霍毅发誓,尽快赶往古战场,穿越而去,一定要找寻这个叫做苍云岭的地方。

  哪怕是只有一丝灰烬,哪怕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到,还有那个少年,满腔血泪,分明有太多不舍和话语,霍毅想起来,心中还有隐隐的伤痛。

  三大学院,因为某些改变,魂修学院不再参加挑战赛,这一届的挑战赛草草收场,早已经开始组织先锋队朝着古战场进发,那只是一群少年,但是正因为是少年,所以才更加适合担当先锋队员。

  少年拥有无限可能,他们什么都是新的,而且更加适合在敌人的后方生存,生根发芽,让敌人的阵营瓦解。

  当霍毅得知,三大学院的异动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起行了,别了严道临和魂修学院,他想要趁着万人闯关的有利时机,成功越过那一片古战场,前往苍云岭看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