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772章再遇薛元空

作者:江河千里更新时间:2017-11-17 12:46:11
  看得出云龙国确实是做好了所有准备工作,去皇宫的传送阵就设在凉州城外不远处。

  当踏上传送阵的时候,很多人都忍不住望了玉凌一眼,目光中说不出是惋惜还是同情。

  他本是一战成名冉冉升起的新星,注定会在未来十年成为十七域最耀眼的存在,但他还没来得及享受天下第一天才的荣耀和光环,就要迎来一个惨淡莫测的结局。

  就连胡卿寥等人也没有料想到,云龙国在这件事上的效率如此之高,他们本以为中间还有一段时间可以缓冲,结果大比刚一结束,云龙国就迫不及待地动手了。

  胡卿寥也是后来才知道,之前他们派出的送信人员都“神秘失踪”了,云龙国既然做出了周密的准备,自然不会允许消息泄露出去。

  还有什么可以阻止云龙国?

  胡卿寥、庄若朗等人都在急急思索对策,没人愿意看到玉凌落在云龙国手里,可现在局势完全被他们把控住了,凭他们这些寥寥可数的人手根本无法造成任何有力威胁,甚至连消息都传不回去。

  偏偏云龙国手脚还做的非常漂亮,让他们没有任何反对的理由。明明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在没捅破那层窗户纸前,谁都挑不出毛病来。

  还没等众人琢磨出个办法来,传送阵已经启动激活了。

  十几秒的恶心眩晕后,出现在眼前的就是云龙国恢弘大气的皇宫殿堂,到处都是晃瞎人眼的灿金色,但经过精细的雕琢后非但没有暴发户般的俗套,反而有种深沉的威严和萧杀之意。

  那檐角耸立的瑞兽,墙壁上栩栩如生的飞龙浮雕,甚至回廊旁随处可见的镂空花纹,都是最高级的工匠制成的,尽显一国皇宫的华丽宏伟。

  甚至随便抠下一块地砖来,都能让一个穷人瞬间暴富。

  但众人的注意力很快就不在这些精致的建筑花纹上了。

  “玉凌呢?”第一个问出这个问题的是念启云。

  所有人面面相觑,大家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只有玉凌不见了。

  方子衿等人更是抑制不住心头的焦急,简直想当场和那些赛委会修者翻脸。

  显而易见,肯定是云龙国做了手脚,特意将玉凌一个人传送到别的地方去了。

  一位赛委会副会长皮笑肉不笑地道:“作为本届九域大比的冠军,陛下将会单独召见他,这也是他的荣幸。”

  “屁话!你们明明就是……”方景成忍无可忍要开骂。

  还是念羽白稍稍冷静一点,按住方景成后直视着这位副会长,沉声问道:“单独召见?然后呢?”

  副会长脸色不变:“然后?然后我们就管不着了啊,他想回家或是待在封域,这都跟我们无关了。”

  这么不要脸的话一出口,众人不由得一片哗然。

  沈宁海正色道:“我还有些事要和玉凌聊聊,如果真是贵国皇帝陛下亲自召见他,请问是哪座殿宇?我就在侧殿等着,不会打扰到正事。”

  副会长轻描淡写地道:“沈殿下此举不合规制,你要有事找玉凌,还是等领完奖励再私下和他商议吧,毕竟你们地位尊高,都是各国的皇子公主,万一出个什么闪失,我们可不好跟贵国皇帝交待,还是不要让我等为难了吧。”

  沈宁海再温和淡泊的性子也禁不住浮起了几分火气,蓝鸢柔更是凛然不惧地质问道:“难道贵国皇宫之中,还保障不了我们的安全?”

  副会长笑而不语,只有墨凉冷冷地扫视一圈,半是威胁半是警告地道:“我云龙国绝无针对诸位的意思,但总有那么些害群之马不讲规矩,比如说父母亲人死在战场上的,他们宁可豁出性命也要抓住时机报仇,而你们这些皇子公主就是最好的下手对象。要是你们随便乱跑的话,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奉劝你们还是老老实实服从安排。”

  说到这里,墨凉漠无情绪地看了念启云和念羽白一眼:“尤其是雪央国的诸位。”

  这绝对是赤果果的威胁!

  念启云暗暗一咬牙,强行压下心头的怒气,声音冷淡地道:“那敢问墨会长,什么时候给我们颁发奖励?既然你们皇宫这么危险,我想我们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早一点离开,说不定还有机会挽救事态。

  墨凉只是轻飘飘撂下一句:“放心,不会太久。”

  众人不由得心头一凉,听墨凉这么笃定的语气,难道玉凌已经凶多吉少了?

  ……

  云龙皇宫的另一角。

  玉凌正站在一处楼阁的檐角下,当风吹过的时候,悬挂的风铃便发出了清脆的叮当鸣响。

  在他的前后左右,各有四个人伫立着,幽深的气机完全锁定住了玉凌的一举一动。

  玉凌抬头望着正前方那位男子,感觉对方的样貌依稀有些眼熟。他花了两秒钟,终于想起来在哪里看见过这个人。

  从王焱的魂海记忆中。

  虽然王焱被种下了记忆魂锁,一经查探就会自爆,但紫尘若还是捕捉到了一副画面,画面中王焱、冰域那位以蛇王当宠物的黑衣女子、一位紫衣斗篷人都伏在下首向一个高高在上的男子行礼。

  两个男子的面容,在这一刻完美地重叠在了一起。

  这个人,玉凌虽然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但他就是天之楼的高层人物无疑。

  对面的男子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仿佛察觉到了玉凌心里的疑问,不疾不徐地开口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云龙国大供奉,李修然。”

  “至于这位,是三供奉何崖沁,在蒲焕身陨之前,他是四供奉。”

  “这位,是现在的四供奉邵北。最后一位……你应该已经认识了。”

  玉凌看向身后的那位黑衣男子,短暂的惊讶后便平静下来,轻轻一叹道:“原来你是云龙国的人。”

  薛元空露出一个略有些森然的笑容:“托你的福,我侥幸没死在镜妖手里,现在可以重新算算那笔帐了。”

  “你也是供奉堂的人?”玉凌问。

  薛元空冷冷一笑没有回应,倒是李修然笑意温纯地道:“准确说,薛兄应该是当即圣上同父异母的弟弟才是。”

  玉凌没有再追问下去,看薛元空暗藏冷意的眼神,估计又是什么私生子之类的狗血情节。

  “我想我大概可以猜到,你为什么能将三大体系同修到现在的境界。”薛元空忽然说道。

  玉凌静静地望着他,薛元空语气淡淡地道:“有古荒诀这种炼精化气的功法,你便可以同修玄力和灵力,那么依照此理,你应该还有一部炼气化神的法门,可以让你同修灵力和魂力?”

  “如此两大功诀相辅相成,你便可以兼具三大体系,而且速度不慢反快,平白增速三倍有余,是也不是?”

  果然,有荒山之行的经历,薛元空绝对是云龙国中最了解玉凌的那一位。

  玉凌没有直接应答,但薛元空却知道他猜得没错。

  “炼精化气的功法固然罕见,但我自己也有,不过炼气化神的法诀却是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薛元空话锋一转,语气骤然凌厉起来:“现在你是自己交出功诀,还是需要我们帮你一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