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485章 大敌当前

作者:江河千里更新时间:2019-07-04 06:41:18
  这一刻,行走在宇宙虚空中的熙长星卫忽然心有所感,抬头望向了某个方位。

  “意料之外的变数……”熙长星卫微微皱眉,默默闭上眼睛算了算,越算他的面色越凝重。

  “不过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吧。”熙长又遥遥看向远处的一颗星辰,其上大半都被深蓝的海洋所覆盖,还有大片墨绿的植被。

  正是百蛊星。

  能修炼到这个境界的又有几个是蠢人,熙长星卫之前就隐隐察觉到,那个西联盟主的身份貌似不简单,否则徐师朴作为离道巅峰强者,怎么会对一个不灭境武者如此重视?

  所以熙长星卫表面装作浑不在意的模样,等到徐师朴前脚刚走,他后脚便做好了各种布署,悄无声息地独自前往百蛊星。

  毕竟玉凌三大体系同修,终归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而且他还有诸多分身,想要将其灭杀,唯有从道则层面上否定他的存在,所以熙长星卫最终还是选择亲自走一趟,以保证万无一失。

  熙长星卫神情淡然地一步踏出,虚空便泛起层层涟漪,百蛊星的防护大阵完全没能阻拦他的脚步,甚至都没有感应出他的到来,仿佛一个幽灵无声地渗透进了屏障内。

  从上空俯瞰,百蛊已经和几年前判若两星,尤其是中心区域的蛊王城,修建得甚是富丽堂皇。

  这不是玉凌奢不奢侈的问题,而是什么样的地位,必须得有什么样的排场,否则接待外宾,别人都会嫌你寒酸怠慢。

  根据情报,熙长星卫很快就锁定了目标范围,身形渐渐落下,悬浮在蛊王宫的殿门前。

  “唔,应该就是这里了。”

  他仔细地看了眼匾额,明目张胆地走到了台阶上,但周围的侍从却对他视而不见,因为在他们的眼里,面前只有空气。

  突然间,这些侍卫像是接到了什么命令,脸上带着疑惑的神色,并成两列匆匆持着武器离开了。

  “哦?被发现了么?”

  熙长星卫唇角微扬,露出一丝莫测的笑。

  他看着从身边陆续经过的侍卫们,也不去拦截,而是不紧不慢地踏入了大殿。

  殿中只坐着玉凌一人,显得分外清冷寥落。

  “云盟主,或者叫你玉盟主也无妨。”熙长星卫走到大殿正中,若有深意地注视着玉凌,“你是不是在等徐师朴?”

  玉凌不答反问:“阁下便是道灵族星卫?”

  “看来你知道得还挺多,果然应该走这一趟来送你上路,你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熙长星卫负手而立,显得风轻云淡。

  玉凌望着这个让人记不住长相的黑衣男子,心里并不如表面上这么平静。

  果然,事情不可能像预计得那么顺利,他原本已经想好了面对徐师朴的说辞,可是现在全然无用了,因为来的是道灵族人,还是离道后期强者。

  听对方的语气,分明已经掌握了道则抹杀的手段,而且不会给他留下任何翻盘的机会。

  后悔吗?也许有一些,但是既然选择了留下,就要承担相应的风险。

  眼前应该是所有预案中最坏的一种情况了,玉凌所能倚赖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看来你是没什么想说的了,我也不想浪费时间呢。虽然感觉你有很多秘密的样子,就这么杀了有些可惜,但是……”

  熙长星卫没有补上“但是”后面的内容,因为他并不是一个很爱废话的人。

  毕竟再拖个一时片刻,徐师朴要是突然出现就麻烦了。

  他已经隐隐感觉到,这位西联盟主并不像是一个玄灵族人,反而更像是……元灵族人?

  他跟元灵族打了太多的交道,已经不需要任何术法辨别,直觉就能告诉他答案。

  一个元灵族人,他的父亲却是玄灵族人,这貌似是个很有趣的事情,但熙长星卫宁愿以后慢慢查探其中内情。

  不管玉凌是什么身份,杀了他,便能为未来除掉一个巨大的隐患。

  “一路好走。”

  熙长星卫轻轻一挥袖袍,像是在送别友人,然而就在这一刻,恐怖的道则无中生有般浮现在世界的表层,轻而易举地便扭曲撕裂了这片空间。

  金碧辉煌的蛊王宫在无声无息间湮灭,如同脆弱的泡沫被轻轻戳破,余下的是空无一物的苍白。

  世界在渐渐褪色,干净得甚至有些单调,唯一不受影响的只有熙长星卫。

  道灵族的道则掌控,一直以来都独步五大灵族,在这样的压迫下,玉凌本已足够强悍的道韵都孱弱得不堪一击。

  他在这一瞬好似灵魂被剥离出躯壳,只能眼睁睁看着世界的崩毁,看着那苍白的光芒覆压而下,要将他也分解为微不足道的尘埃。

  大循环早已运转到了极致,然而玉凌还是难以动弹,他用尽了全力抬起右手,血肉顿时撕裂开来,整条手臂都鲜血淋漓,就连骨头都在咔嚓咔嚓破碎。

  在难以忍受的剧痛下,玉凌近乎是用全身的意志画出了循环之圆,没有保留一丝一毫的力量,仿佛再渺小不过的飞蛾,迎向炽盛的阳光。

  然而在过于悬殊的差距下,笼罩了整个世界的苍白光华只是微微一顿,即便循环之圆完全没入了其中,也没有激起太大的涟漪。

  弹指间,苍白覆盖了全部视野,待得熙长星卫收回了外溢的道则气息,玉凌所站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就连蛊王宫也消失不见了。

  熙长星卫却没有多少欣喜的神色,反倒深深皱起眉头:“死了?没死?刚刚那种感觉……不可能啊,一个不灭境武者,就算同修三大体系,也不可能接触到道则的层面,可那道圆又是怎么回事?”

  他闭上眼睛,道则向着虚空的不知名处蔓延过去,他隐隐感觉,属于玉凌的印记并没有完全消散。

  也就是说,即便他使用了至高无上的道则之力,也只杀了玉凌一个分身?

  而且更恐怖的是,这个分身并非被道则所抹杀,而是被他离道后期的灵力所杀。

  这两者看似没有区别,但对熙长星卫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鬼故事。

  离道修者之所以能碾压肉身不灭的武者,大半倚靠的是道则,这相当于信息层面的删除,跟信息本身的内容、大小一概无关,即便不灭境武者如病毒般顽固,但使劲删删还是能清理掉他们的存在。

  甚至到了离道境层次,如果是个初期修者,道则太弱小的话,也能被强大的道则抹灭,到了这一层面,再多的量也填补不了质的差距。

  可是为什么……玉凌能逃过他的抹杀?

  光死一个分身,这也没什么意义,熙长星卫要的是让他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三秒后,熙长忽而闷哼一声,重新睁开眼睛,脸色变得无比阴沉,还隐隐带着几分惊疑不定。

  果然,玉凌的其他分身还安然无恙,他刚顺着感应锁定了那两个分身的位置,还没来得及将道则蔓延过去,就遭遇了一片白光的反噬。

  那种光芒……他无法形容,因为他一向引以为傲的道则,在那白光前都显得无比卑微与浅薄,仿佛他所面对的是永恒的大道。

  这个西联盟主……究竟还隐藏了多少秘密??

  但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让他半途而废,也是绝无可能。

  熙长星卫咬咬牙,最终还是决定顺着联系找到玉凌的分身,只要一个一个全杀掉,他不信这小子还死不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心中涌起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因为那白光中所蕴含的,似乎是不朽的气息啊。

  虽然他不是很确定,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都不愿错过。

  夺过来,无论那白光是什么,只要抢到手里就是他的,然后他就有进一步突破,甚至超越万法灵尊的希望了。

  更别说,玉凌那具分身所在的位置,好像和他之前出现异象的地方高度重合,或许可以一次将两件事情都处理了。

  熙长星卫面沉如水,返身跨入虚空,身形渐渐虚淡消散。

  但他没注意到的是,一个雪白长裙的女子正从偏殿飞速赶来,看到偌大的蛊王宫已经变成了空空荡荡的平地,不禁呆怔地停下了脚步,脸色瞬间一片苍白。

  她匆匆从空间戒指里掏出玉凌给她的命简,看到其上的光芒尚未黯淡,这才稍稍松了口气,焦急地激活了一张传讯符,对应的正是玉凌在炼火宗的分身。

  “玉凌,玉凌你怎样了?”

  雪清泠的声音不再像平时那样漠无情绪,此刻的她显得分外慌张,就连心跳都变得无比急促,生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传讯符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传来了玉凌微冷的声音:“没事,刚刚是道灵族星卫来了,我躲过了他的道则抹杀,但他还穷追不舍,看样子只能不择手段送他上路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