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百四十六章 指控

作者:落梅河更新时间:2019-03-15 04:58:04
  

  开口说话的这位,是个看起来有几分风度扁扁,形象还不错的中年人,但冯一平还真不认识他。收藏本站

  这位此时一脸的愤慨……不只是愤慨,倒有些急赤白脸的意思,“众所周知,很早以前,你就开始对身边的人说,买房,多买房,我还听说,在开员工大会的时候,你也这样公开呼吁过,”

  除他之外,所有人此时都一脸的惊讶,俱乐部的几位负责人,先后开口劝阻,“陈教授……”“陈强……”

  他们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无论他们是否支持冯一平的意见和看法,在这样的会议上出现这样直接针对冯一平的事,他们都不愿意看到。

  他们是会议的组织者,因此这很有可能被解读为,是他们在针对冯一平。

  理事们,包括刚刚面带笑容的看着陈强的那几位,脸色也是一致的难看,同样纷纷开口阻止,“陈教授,你这样不好吧,”

  “陈教授,这是一个关于未来趋势的研讨会,请不要进行人身攻击,”

  “陈教授……”

  劝阻的话,听起来都很温和,但考虑到开口这些人的身份,再看看他们的脸色,这样的力度,其实已经很大。

  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又是这样正式的会议场合,自然不好直接非常强硬的说,“你闭嘴”之类的话。

  在他们自己的地盘上,当他们露出现在这样脸色的时候,都不用说话,会议桌旁的人,都应该已经噤若寒蝉。

  无论他们是否认可和支持冯一平的看法,他们都不会当面和冯一平发生现在这样的冲突,这些平均年龄都比冯一平大上至少一轮的人,这些已经都功成名就的人,非常清楚,一般这样当面的直接对抗,不但不会解决问题,反而只会让问题更加恶化。

  并不是他们讲究和风细雨,而是他们就不会做这样无谓的事。

  同时,这是国内最高端,最有代表性的企业家组织,如果被外界知道,在他们的会议上发生这样的事,传出去,真是要让人笑话。

  哦,在这的会议上,居然会发生跳起脚来吵架的事?

  虽然在国内,没人会得意洋洋的公开宣布,我是上流社会的人,但在座的各位,确实在除了有身份证之外,还都是有身份有面子的人啊。

  怎么好现在这个样子?

  在大家一致的劝阻下,这位陈教授,此时还真有些跳脚的样子,“有冯总你这样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鼓动,你公司的不少人,手上都有不止一套房子,甚至不止两套三套,”

  “更别说冯总你,我们想,就冯总你手上持有的高端房产的数量,相信会出乎我们的想象,”

  “奥运期间,你不是用你的四合院,接待了那么多世界各地的朋友吗?”

  顿时,有好几位几乎是同时开口,同时叫道,“陈教授……”

  陈强明白,他们此时之所以一致称自己为教授,而不是叫自己的名字,并不是因为空气,恰恰相反,这说明他们很不客气。

  叫自己教授,这是有些划清界限的意思,但他没理会那些纷扰,他只看着冯一平。

  他看到在其它人都有些激动的时候,冯一平还是保持着刚才讲话的姿势,刚才讲话时的表情,看向自己的时候,一脸的云淡风轻。

  或者说,冯一平此时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团空气。

  我是空气吗?

  吴倩此时走到冯一平身后,弯腰在他耳旁说了些什么,他也没有什么反应。

  陈强猜测,那应该是告诉冯一平,他姓甚名谁。

  这些推断和猜测,让陈强更加恼火,“如果再考虑到这些熟知冯总你观点的员工的亲戚朋友,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我们可以想象,有多少人会因为冯总你这样的言论,去买房,去囤房?”

  “毕竟冯总你是谁啊,出了名的眼光好,做什么什么好,炒什么什么赚,”

  “冯总你说要买房,要多买房,他们还不多买几套?”

  “房地产行业本身,没有任何问题,问题就在于这些炒房的人,真是因为他们的炒作,房价才上涨得这么快,”

  “而作为一个高房价的背后推手,以及主要的受益者,此时却站出来批评房地产行业,”说道这,他停顿了一下。

  会议室里此时一片哗然,谁都没料到,这位平素看起来也算彬彬有礼的教授,此时竟然会这么大胆,或者说,疯狂。

  说冯一平是高房价背后的推手?

  全国人民都知道,冯一平一贯都在反对高房价,所以你知道这样的指控,意味着什么吗?

  那就是说,在大家心目中形象非常好的冯一平,那就是一个地道的伪君子。

  这位陈教授,今天难道是出门忘了吃药,所以才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

  不,应该不是这样。

  在座的都是人精,都不会这么简单的思考问题,那么……他们很快得出了结论,这位陈教授今天之所以这么异常,怕不是出门忘了吃药,而是,有人上门给他送了什么东西。

  陈强此时觉得,自己的停顿,已经起到了非常好的强调效果,“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砰”的一声,打断了他的话。

  冯一平放在桌上的手,很清楚的感觉到了震动,这一巴掌,拍得还真不轻。

  拍桌子的是俱乐部的主席,也就是昨天东岳会的理事长,这位平时看起来一直非常和蔼的老先生,此时脸色非常冷峻,“够了!“他说道。

  “陈教授,俱乐部的所有会议,都秉持自由民主的原则,但你不会连在这样的会议上,最基本的准则都不知道吗,就是你的那些刚成年的学生,也都应该清楚,要对事不对人,”

  “你这是在干什么?你这一直在进行人身攻击,”

  这样一向好脾气的人,陡然发起火来,威力还是挺大的。

  一直慷慨陈词的陈强,此时诧异到又停了下来,但只愣了一下,他又马上开口,“主席,”

  话说,我都指着冯一平的鼻子,说了这些话,还有什么人我不好得罪?

  “我说,够了,”主席又强调了一句。

  他冷冷的看着陈强,一直冷冷的看着陈强。

  陈强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他甚至觉得,自己如果还想坚持把那些话说完,那么,可能自己再一开口,就会被直接请出会议室。

  那么,是坚持说,还是怂?

  陈强此时有些拿不定主意。

  但他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因为他知道,此时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而大家看他的眼神,显然也不会积极正面的,是讥讽,是鄙夷,还是厌恶,可能得看他们的心情和涵养。

  在这样的情况下,主席带给他的压力,迅速被他心里往上涌的其它情绪挤到一边,这一刻的他,更是一个斗士。

  尤其是,作为一个知名的经济学家,他事先就对有些事有了预估,他已经做好了从此不能再在俱乐部拿到一份收入的准备。

  就在他坚持要把自己的话说完时,有人开口说道,“没关系,”

  和他那有些激动,有些尖利的,听起来有些阴冷的话不同的是,这声音虽然平淡,听起来,却带人春风拂面的感觉,风中还带着花草的香气,小鸟的歌唱声……

  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就温和了起来。

  大家纷纷把目光从陈强身上移开,看向终于开口了的冯一平。

  刚才在陈强说那些话的人,他们好些人都没有去看冯一平的脸色,因为他担心冯一平会觉得尴尬。

  这会就没关系,可以名正言顺的看。

  但他们依然从冯一平脸上看不出什么来,因为他脸上,依然平静如水。

  陈强此时竟然也平静了下来,“冯总,你也觉得,我是在信口开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