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四十七章溪山塔下许庭生四

作者:项庭生更新时间:2017-12-04 19:09:42
  第一百四十七章溪山塔下许庭生(四)

  在嘉南大学的那个周六,教练允许队员们睡懒觉的那个上午,许庭生其实并没有睡,他出门,找到嘉南大学教工宿舍区,敲开了一位老人的家门。

  这个名为严振瑜的老人,前世曾经竭尽全力想把许庭生往史学的路上引导,四年精心培养,最后甚至不惜放下身段和脸面为他去求人,去争取几位圈内名家的研究生名额。

  但是,许庭生为了缓解当时家里的困境,尽快出来工作,在最后关头还是选择了放弃,老人的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

  之后,心存愧疚的许庭生甚至都没敢去向老人告别。

  “你好,严教授,我就是先前给你寄信的,岩州大学的许庭生。”许庭生补上了当年亏欠的那个鞠躬。

  “哦,是许小友啊。欢迎,请进。”严教授慈祥的笑着说。

  一老一少进屋坐下,泡了茶,严振瑜说的第一句话,是:“小友既然爱好钻研史学,当知老朽的名声……不是太好,怎么放心把这么重要的发现交给我,就不怕,……”

  见严教授主动旧事重提,许庭生心有不忍的打断老人的话,诚挚道:

  “严老师,我觉得……您首先是一个父亲,其次才是一个史学家,有些事,道理的对错未必就是全部的对错……这样的您,也更值得我信任。”

  严振瑜微微张唇,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严振瑜此人,原本是东北某著名大学的历史系教授,数十年耕耘,在整个史学界,都攒下了偌大的名气和权威。

  按理说,以他的身份本是不该到嘉南大学这种三流学校来的。

  所有的问题,都出在他的儿子身上,一个书香门第出身的孩子,一个手捧史书从小看到大,被认为天分功底具佳的孩子,偏偏最后坚持要走从商的道路,然后屡战屡败,欠下了一屁股债,数百万巨款。

  为了他,严振瑜放下了所有原则。有富商要他在文章中美化其本是奸佞的先人,给钱,他就写;有富商硬要把自己的族谱往苏东坡或某些历史名人身上去靠,要做名人的第几十世孙,还要正式出版,给钱,他就写,就想办法出版;……

  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这是当了一辈子书生的严振瑜唯有的办法。

  三年时间,他败尽了自己的名声,被无数同行嘲笑、鄙视。这些人中,有他的同事、旧友,甚至有他曾经的学生。

  三年时间,他替儿子偿还了所有债务,然后离开那个已经容不下他的环境,带着老伴来到当时被普遍认为“毫无底蕴只有钱”的嘉南大学。

  文人素来爱惜羽毛,严振瑜却把名声和原则,信仰和地位,全部卖成了钱,那份沉痛,也许只有他自己才懂。

  前世,曾有同学对许庭生说,老爷子这是拿你当他儿子还年少的时候去看待和培养,想在你身上把心里的那份遗憾弥补了,给自己一个安慰。

  可惜,当时的许庭生,最后还是让老人失望了。

  接下来的交谈,老人明确指出了许庭生文中的幼稚和不足,牵强附会,甚至错误的地方,许庭生逐一接受。曹操墓本就不是先有理论论证而后发现的,它的发现,是一个意外,甚至一直到最后,争议都很大。

  但正是因此,专家论战,有人查阅各种史籍,找出来许多依据,反过头来证明这确实是曹操墓。

  许庭生所做的,就是以一个历史爱好者的身份把这些“用来事后证明的依据”变成“事前发现的依据”,其中牵强附会之处,确实极多。

  “所以,严教授,这篇文章一经发表,可能一直会存在很大的争议。”许庭生听说老人已经帮忙联系发表文章,诚恳的说道。

  严教授宽厚的笑了笑:“我做了一些考证,也对文章做了一些修改,我们正确的机会还是有的。还有,老朽厚颜把我严振瑜三个字放在了第二作者,这样,有我这么一只过街老鼠在,但凡有什么事情,矛头都会向着我来。

  你可以安心,毕竟你还是个孩子,能有这样的钻研和思考就已经很不错了。我想他们对你的态度,应该还是会比较宽容的。”

  “谢谢……严老师。”许庭生从教授改称老师,其实是在默默表达曾经的那份亲近。

  “小友客气了,其实我也有私心,若最后证明我们是对的,老夫也算借小友之力,背水一仗,翻身再起。毕竟那是高陵啊,愿有生之年,可以亲手摸一把土……”

  老人身向西北,露出无限神往的神情。

  许庭生被老人一路送到门外,与前世的认知一样,这是一个如此宽厚的老人,哪怕只是许庭生这样一个“陌生”的孩子,他都尽力相助。

  “为了还史学界的债。”

  老人最后说。许庭生不知道他说的用来还债的,是那座千古之谜安阳高陵,还是许庭生这个他认可和看重的史学研究苗子。

  “千万别是我啊,老师,我打算玩一把,点个炮就跑的。”

  ……

  传统而言,媒体对于学术研究一贯是缺乏兴趣的,毕竟很多时候,这类东西都晦涩难懂,而且缺乏爆点。但是,这一次不同。

  “曹操”这两个字本身就是最大的爆点,再加上“发现者”居然是一名“大一学生”,又一个爆点。观众最爱不就是新奇特别,出乎意料吗?……没有什么比这更能撩动媒体的热情了。

  所以,在学界还在争论不休的时候,媒体已经不管不顾的开始“拱火”了,如同前世一般铺天盖地的报道几乎让公众想不知道都难。

  而且,它跑偏了。

  媒体也好,民众也好,最后只剩下一个期盼,一个声音:挖。

  “对错难辨?还在论证?”

  “辨什么,论什么?”

  “挖啊,挖了不就好了,挖了不就真相大白了?”

  媒体和民众可不管什么技术手段成不成熟,具不具备抢救性发掘的必要……总而言之,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不看个结果分明的话,每个人都心痒难耐。

  “没准那个大一的孩子他说对了呢?”

  “错了?错了有什么关系,他还只是个孩子。”

  “总之挖了再说吧。”

  一片纷纷扰扰中,溪山大学城的学生们惊诧不已的发现,这一次,搅风搅雨,闹出这么大动静的,竟然还是岩大大一那个叫做许庭生的家伙……

  “他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这句话不是贬义,只是一时间谁都没法找到更好的表达方式。

  就在这一天,有人在大学城“溪山塔下”论坛发表了一个没头没尾的帖子,只有一个标题:

  “溪山塔下许庭生。”

  这是什么意思?很多人迷惑,直到有人跟帖,用一样的格式,一样没头没尾的表达方式说了一句:

  “佛山黄飞鸿。”

  第三个人跟帖:“白驼山欧阳锋。”

  第四个。

  第五个。

  第……

  所有跟帖都是一样的格式,一样的没头没尾,懂的已经懂了,不懂的依然不懂。好在,有好心人帮忙举了例子作为解释:

  “你是哪里人?”

  “佛山。”

  “哪个佛山?”

  “黄飞鸿那个佛山。”

  “哦,知道了。”

  所以,溪山塔下,许庭生。

  ***

  1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