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九章 柳湘莲

作者:明日的水更新时间:2019-02-22 03:16:04
  贾琮估摸着自己这个修仙者算是最惨的了,得到功法之后一天还没修炼完就要想着挣钱的事情。

  事实上他也想虎躯一震,贾赦、邢夫人之流被自己身上的强大气势所震慑,给自己提供大量钱财,贾赦同自己说我的小妾就是你的,邢夫人跪地求饶,直接将侄女送给了自己。

  然而现实是他若是敢张口向贾赦要钱,怕不是要被打个半死,邢夫人刁难他因为身份他也只能忍着。

  本来赚钱的事情他就已经提上日程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要自保,要从贾府独立出去,最为重要的一个不是别的,而是钱。

  在得到修炼功法之后这个要求就更加迫切了。

  读书可不是穷人能做的事情,贾府学堂已经是荒废了,贾琮以前也不爱读书,统共有的书也没三本,书又是贵重东西,以贾琮那被扣下的月钱买不了几本。

  习武更是如此,每日要吃的好,还要辅以一些药材养护身体,穷文富武,其中差距更是可见一斑。

  用地球的话说就是贾琮的经济压力挺大的。

  他无权无势,连本金都没有,做生意自然是没有可能,写这事情可以说是他现阶段想到的唯一出路。

  又加他大学时曾在某点做过一段时间写手赚取生活费,虽然没能大火,但是四年的学费、生活费也是赚下来了。

  现在重操旧业,倒也不会太难,唯一美中不足的一点就是用毛笔写字终究是慢了许多。

  荣国府这样的大家族自然是有订阅全年的《《大周日报》》和《《玉京日报》》的,并且还不止一份,贾琮找到一些也没花太多功夫。

  他有粗略的看过《玉京刀客》,如后世的武侠也是差不了多少,斟酌再三之后,贾琮没有选择金老爷子的作品,而是选了古龙的《绝代双骄》。

  《玉京日报》的总部在玉京城最繁华的街道上,三层阁楼的建筑,大大的《玉京日报》四个字远远地就能看到。

  从楼上往下挂着的还有《玉京刀客》和《芳草》的宣传,《玉京刀客》月底就要出第八本合集了,到时候作者章明会亲自到场签售。

  《玉京日报》一层同时也是一个书店,来往之人络绎不绝,销售各种刊登过的的合集以及月报合集、年报合集等等。

  订购报纸在二楼,投稿则是在三楼,四层是掌柜办公的地方。

  贾琮在一楼、二楼稍稍逛了一下,对《玉京日报》的管理心中是大为称赞,各个展区的分类,比之后世那些也是不遑多让。

  更是分了男频、女频,两边用屏风隔开,方便了一些前来的太太、小姐。

  大致熟悉之后,贾琮就是往三楼入口处去了,然而刚到入口他就被看守的拦住了。

  “三楼、四楼不接待闲杂人等。”看守语气很是不客气,他每天在这里,对于哪些是有钱需要好好对待的,哪些是穷酸的,是一目了然。

  贾琮只看不买,加上那穷酸的衣服,在他看来就是那种混书看的。

  “我是来投稿的。”贾琮并没有生气,而是说明了来意,他这一身打扮会受到歧视也是预料之中。

  “投稿?”守卫看向了贾琮手中的手稿,嘲讽之意是更重了,“你这书生,真以为我们《玉京日报》是什么人的东西都收吗?每日像你这样打着投稿的名号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把稿子放在这里,人走吧!”

  说着守卫指了指他身后的一个箱子,里面是满满的手稿。

  贾琮一时无语,没想到自己想的还是太简单了,这可不是起点,直接网上投稿就好,看来此路不是很通畅啊!

  他对《绝代双骄》自然很有信心,但是如果不被看到,那再好的稿子也就没有意义了,稍稍思索,他转身便要走了,还是到别处试试吧!

  见贾琮走了,两个守卫相视都是一阵讥笑。

  “这穷书生,真以为我们《玉京日报》什么东西都收啊!”

  “今天该你把这些东西扔了,王敦。”

  贾琮的脚步停了下来,转过了身来,看着这两个守卫说道:“别人的心血你们或许可以不在意,但我希望你们不要糟蹋,要知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里面未必没有未来飞黄腾达者。”

  那守卫就要发火,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好一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就是欠收拾。”

  贾琮顺着声音望去,就见是一个面如冠玉的少年,年约十二三岁,身着华服,论外貌贾琮最近见过的也就只有贾宝玉能够比个一二。

  但是贾宝玉那过于柔弱的扮相在贾琮这里是减了分,比不得眼前这个少年,只一面就让贾琮感叹好一个少年郎。

  柳湘莲最近痴迷,每隔几日就会到《玉京日报》这边逛逛,刚才也是听贾琮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话来了感觉。

  他性情豪爽,只是一句话就觉贾琮十分顺眼,现在见了贾琮本人,却也是和贾琮一般的感叹,好一个目光如炬的少年。

  因时间过了一夜,贾琮又急着出去,时至今日还不知自己外表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

  又加文气袭身,整个人都会给别人一丝好感。

  因为柳湘莲的缘故,此时旁边已经有了三五个人围观,那守卫见了再无之前的傲气。

  他就是一个看门的,得罪一个寒门子弟还好,若是得罪了柳湘莲,怕是要丢了饭碗。

  柳湘莲冷哼一声之后说道:“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在外面让柳二爷碰到了当心你的皮。”

  “柳二爷?”贾琮听了柳湘莲的话面色微动。

  柳湘莲上前自我介绍道:“在下柳湘莲。”

  “果真是这个人。”贾琮心里想着,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在下贾琮。”

  “贾琮?”柳湘莲也是一个疑惑的看向贾琮,他素来和贾家有些渊源,贾琮的姓名都很明显是那家的人,不过那家人为何会这般落魄。

  不过再看向贾琮的时候,柳湘莲却是把这个疑问打消了,那家人可没有这般好修养的,哪怕他和贾宝玉交好。也不得不承认论气度宝玉不如眼前的少年郎。

  “我见贾兄想要投稿,这里不收大可以去别的地方,我舅舅王文远是顺天时报的主编,只因今日我还有别的事情,不能同你一起,这里有一块玉佩,你拿着到那里,必不会有人阻拦。”

  说罢柳湘莲直接从怀中取出了一块玉佩,一看这便是贴身之物,价值也不知几何。

  “这如何使得。”贾琮自然不会接受旁人如此贵重之物。

  “有何使不得,不过是身外之物,你交到我舅舅手上也就是了。”说罢柳湘莲直接是将玉佩扔给了贾琮,也不怕摔碎了。

  贾琮连忙接住,柳湘莲却已经走远了。

  看着柳湘莲离去的身影,贾琮不由感叹,这柳湘莲比书中写的还要豪爽许多,也罢,就去《顺天时报》看上一看吧!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