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五百零一章有什么好怕的

作者:月下的孤狼更新时间:2017-08-08 05:38:17
  彭徐市发生防洪救灾捐赠物资大规模盗卖行为,并且还被捐赠者捉个正着,随着警察们四处捉拿那些贩卖防洪救灾捐赠物资的商贩们,这一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彭徐市官场。随着警察们对这些贩卖防洪救灾捐赠物资的商贩们的审讯,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一个小团伙——孟春生、鲁微、徐东纪。

  审出这一结果并不难,但是如何抓捕孟春生三人却成了武景生和周景明为之挠头不已的难事。

  孟春生,是彭徐市人大主任孟军的小儿子,而孟军则是前任的彭徐市党委书记,在彭徐市工作了多年,可以说门生故吏遍布全市。如今年纪大了,算是退居二线,到人大当了主任,但是对彭徐市官场的影响力仍在。孟春生是他在四十岁时才得的老儿子,又是他新婚的妻子所生,所以倍受他的宠爱,从小就溺爱地不成模样。那简直是要星星绝不会给月亮。

  孟春生的成长过程,可以说也是孟军一步步地踏上彭徐市最高位的过程,一路顺风顺水,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大风波的孟军,可以说一直是彭徐市官场上的一颗耀眼的明星,有这样的一个老爹罩着,孟春生青少年时代所做的那些祸害事,不用孟军开口,就有人会争先恐后地帮他擦屁股,这就造成了孟春生行事向来肆无忌惮的作风。

  而且,孟军的二妻是前省纪委书记李南通,虽然说李南通也已经早退下来了,如今也已经是八十多岁的高龄,说得不好听些,随时都可能离世,但是他的子侄里,有几个仍然在官场上。他的小儿子李宇,如今已经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可谓是位高权重。对于有着这样背景的孟春生,武景生和周景明怎么可能轻易地下手

  而鲁微和徐东纪,与孟春生臭味相投的两人也同样是官宦子弟,父辈都是彭徐市的副市级高官,一个是建委主任,另一个是组织部部长。在彭徐市的官场里,有着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

  按理说,以他们的家世背景,要想捞钱的话,又哪里用得上打这些防洪救灾捐赠物资的主意

  但是三人偏偏就看中了这一块,从数年前起,三人就不断地向防洪救灾物资下手,彭徐市位于淮河流域,这里三年一小灾,五年一大灾,几乎每年都有相当重的防洪救灾任务,仓库里的各种储存物资也相对地充裕。他们就在救灾期间,将彭徐市仓库中的各种物资运出高价贩卖获取暴利,然后再在日后从厂家收购相应的物资回填仓库。这样一来,至少在账面上,彭徐市的防洪救灾物资倒是没有问题,但是实际上,每年他们都可以借此机会获取巨额的利润。大有忙活半个月,足够吃数年的意思。

  武景生和周景明对此事自然不可能是一无所知,但是在彭徐市,三人有着极其强硬的靠山,可谓是一触而动全身,而且三人虽然以往就有盗卖防洪救灾物资的前例,但是每一次回头他们都会如数地补上,所以除非是捉个现行,很难治他们的罪。而洪灾的时期,整个彭徐市官场都在围绕着防洪工作进行,哪有那份精力去收拾他。

  所以这几年,也算是大家相安无事,可是没想到,即便是自己二人提前在市委市政府会议上三令五申,三人仍然胆大妄为地向家乐福超市捐赠的物品下手,而且盗卖的数量相当地巨大,足有价值数百万元的物资被他们偷偷地运出了仓库

  “孟春生他们也太胆大了咱们两人三令五申地禁止任何人向防洪救灾物资伸手,而且还点明了家乐福超市会有人监督他们捐赠物资的发放情况,他们居然还不知道收敛”武景生一脸怒气地道。在他看来,孟春生他们的行为这是在明显地挑衅市委市政府。根本就没有把他这个市长放在眼里

  “老武,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这些还有用吗?嘿嘿,估计是他们看到林助理和苏教授他们在洪灾期间忙于帮助政府安置灾民,自以为他们没时间去监督,所以才暗中下手的。唉,说实话,我倒是有些信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了,怎么就那么巧,偏偏让他们就看到了呢。”周景明一脸倦意地道。他的年纪比武景生大几岁,身体素质也不如武景生,这一段时间忙碌下来,委实是疲惫不堪,原本以为这水势见缓,可以松一口气了,却出了这样的事。

  “那周书记,你说,这事怎么处理?”武景生一屁股坐到了周景明的对面道,“孟春生他们三人是抓还是不抓?”

  抓?先不说怎么过孟军和彭徐市那些官员们的那道关,就是李家也不好办,李南通的门生故吏遍布全省,影响力之大,可不是他们两人及其背后的靠山所能够轻易招惹的。

  不抓?家乐福超市要是将此事捅到香港或者中央的媒体上,那麻烦就更大小了说,那是败坏了彭徐市市委市政府的脸面;大了说,就是在丢华夏的脸面在政府和全世界求援的时候,却爆发出这样惊人的盗卖捐赠救灾物资的丑闻,这要是传扬了开来,那些外国的捐赠人会怎么想?

  “我已经下了封口令市政府这一块,不准任何人在未经政府允许的情况下,将此事泄露出去”武景生喘着粗气道,“我知道你肯定也在市委下了封口令,但是,封口封得了一时,封不了一世,尤其是家乐福超市的那些人,如果说我们不能够尽快地给他们一个交待的话,我怕他们会将消息传给香港和其他地方的媒体,要是那样的话,咱们就彻底地被动了”

  “难啊,盗卖防洪救灾物资,数额又如此地巨大,一旦揭开,那么死刑都有可能。你觉得孟主任,还有李老书记,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儿子、外孙子就这样走向刑场?”周景明眉头已经扭成了一团,这样棘手的事情,在他的政治生涯中,还是第一次遇上。

  武景生、周景明一筹莫展的时候,此时的人大主任孟军的家中,也已经乱成一团。

  “你个小畜生简直要气死我了”孟军拍着桌案大声地吼道。

  在对面,他的妻子李虹搂着仍然一脸满不在乎的孟春生,嗔怪道:“吼什么吼吓着了春生,你负不起那责”李虹是二十三岁嫁给了当时已经有三十八的孟军,老夫少妻,加上她父亲李南通的地位,所以别看在外面,孟军那是前市委书记,现人大主任,但是在家里,却是李虹说了算。

  “吓着他?我倒希望吓死他省得日后到刑场上吃枪子去”孟军以更大地声音吼道,“我老孟家丢不起那人”

  “不就是卖了点仓库里的东西吗?回头让春生给他们补上就是了犯得上这样大呼小叫吗?”李虹一脸不以为然地道。

  “什么叫卖了点仓库里的东西?他那是盗卖防洪救灾物资,是要负刑事责任的”孟军咬牙切齿地道。与李虹相比起来,他更明白这事一旦捅出去,会造成的严重后果。

  “刑事责任?那也得先由警察逮捕起来才行。我就不信了,在彭徐市,在省里,还有谁敢逮捕春生我哥哥可不是泥塑木雕”李虹冷笑道,“而且,我家的老爷子还没死呢”

  说着,李虹一拍孟春生的肩膀道:“儿子,去你自己的房间里歇着吧,没有,有你妈,有你舅舅在,有你外公在,没人能把你怎么着。别理你那个不中用的老爸,听风就是雨,还曾经是市委书记呢,这点小事也值当这样紧张”

  “你”孟军拍案而起道,“李虹,你这样溺爱他,就是在害他”孟春生看到父亲真的暴怒了,连忙一溜烟地冲了出去。

  出了屋之后,孟春生却没有按李虹所说的那样回屋里歇着,而是出了自家的小楼,来到车库,开出了自己的宝马,驶出了市委大院。

  孟春生还真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从小到大,他惹了多少祸事,不管多大的事情,就是人至残这样的恶**件,到了他**这里,都是易如反掌的小事。到目前为止,打人无数的他,至少连派出所审讯室什么模样还都不知道。所以,这一次虽然盗卖防洪救灾物资的事发,他也并不担心。反正该拿的钱他都已经拿到了,至于那些被抓的商贩们会有什么下场,才不是他所需要关心的。

  孟春生一边开车,一边盘算着要尽快将所用的物资补足,反正如今大水也开始降了,通向外界的道路也畅通起来,早点将所用的物资补足,自己届时就一口咬定没有这事,他们还能把自己怎么的有外公和小舅护着,他有什么可怕的

  宝马一直驶到了位于西城的方家酒楼彭徐分店下,孟春生昂首挺胸大步而入……V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