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百四十九章序间9

作者:猫疲更新时间:2018-01-03 15:21:57
  “轻裘缓带风流帅,锦绣丛花拥骑还……

  正所谓是东南风物,江山如画,风景秀美,在见惯了北地的巍峨雄括之后,再静下心来感受一番东南胜景,重峦叠嶂江河纵横的秀丽精致,也是别有一番意趣风味的。

  虽然还是类似的路线,但是相比多年前的千里流亡,一路隐姓埋名颇为狼狈的逃奔南下,这一次可算的上是某种意义上“春风得意马蹄疾”式的衣锦还乡了。

  因此,稍稍可以放下情怀和脚步来,感受一下沿途的人情风物,兼带以一方大守臣的身份,享受沿途地方的公费招待。

  顺便采买点糖藕、油蟹、菱角酥、茯苓糕、蜜炙小鱼什么的地方风味的特产,给家里的女人们作为手信。

  好吧,至少可以回家了,说实话出来这么久,一旦得以闲下来,也怪有点想念家里大大小小的女人们。

  特别是在军中憋了很久之后,各种憧憬思念之情,就像是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起来,用一句已经快要落伍的台词说,我的大斧已经饥渴难耐了。

  只是美中不足的是,自从那一次籍着犯错发落,而情不自禁的浅尝即止以后,三枚就重新倒退回了以往的保守作风,我各种躲躲闪闪的努力保持其距离来。

  就算是不得不在近距离独处的时候,也要想办法把伽嘉呆在身边作为挡箭牌和防护手段,以阻止我的骚扰和侵袭。

  我虽然没甚节操,但是一时还做不出,当着小女孩面霸王硬上弓这种事情来,因此,我们之间奇怪的关系,就这么僵持了下来。

  离开江宁府之后,一路行经过句容、延陵、曲阿,又格外在附近的金坛县境内,大名鼎鼎的茅山上盘亘了一下。

  这里号称“第一福地,第八洞天”,也是数百年前葛洪,陶景弘为首的道门先贤,创立上清派的祖庭和发源地,其中一些修行的事迹和传说,据说可以上溯到秦汉时的方士、丹家之类。

  因此,山上上下古迹遗存极多,而历朝历代皆有修缮和营建。

  据说在前朝大唐崇道的鼎盛时期,这里的前山后岭,峰巅峪间,宫、观、殿、宇等各种大小道教建筑多达三百余座、五千余间,道士数千人,号称“三宫、五观、七十二茅庵”的南方圣地。

  虽然,现如今经过多年动乱而毁弃了不少,但依旧有不少形制宏大的遗存。只是我所知道的茅山,主要还是来源于后世,各种港式捉鬼电影和网络小说的牵强附会。

  但凡和神神怪怪的东西沾点边,你不说你是出自茅山的渊源,都不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因此,我在接受当地宫观使的殷情招待之下,粗粗游览了几处之后,却不免要有些大失所望。

  因为地处富庶的东南,靠近六朝金粉的繁华胜地,因此这里绝大多数都是官身敕修的道家人,倒没有多少真正的隐修之士。

  所谓的灵异手段也一点皆无,多是为人祈福谯祭的日常法事仪式之类,用热闹宏大场面来忽悠人的套路。

  花了几百缗的献纳之后,我在山上的唯一收获,也就是几个外观精致看起来颇为高大上,可以拿回去哄哄家里的小女孩儿的护符小件,以及一套和练气法门有关,据说可以辅助提升房中术的珍贵古籍而已。

  行走过了茅山、方山、绛岩、张公山一代低矮起伏,却堪称景致不错的小片山地后,就进入号称东南粮仓,鱼米之乡的杭嘉湖平原之中。

  这也是东南水利灌溉最发达的地区,遍地河网而舟桥通衢。而且这时,

  正当秋收的晚期,太湖附近到处是一片“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常景,早早收割过的田地里,堆满了一处处秸秆搭成的草垛。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沉默的守望者,

  沿着太湖边南下,可以看到波光万里之上,点点渔舟唱晚,入夜而灯火不缀。往来如织的渔获,堆满了各种大小渡口码头。

  然后以很低的价格,买上一些时鲜的鱼贝虾蟹,光是不见任何佐味的水煮清蒸,就足以大快朵颐了。

  只是才过了常州的地界,进入湖州的乌程境内之后,这种还算闲庭写意的画风就突然一变。

  城门外的大路口边上,全是各种被号枷示众的人群,足足延伸了有半里多,且男女老少皆有,而另一些明显是他们家人的老弱,则聚集在周围低地哀声告求着什么。

  “去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我在车中,吩咐对着左右道。

  随后一骑离队扬尘而去,不多久就带了我想要的答案。

  那名亲兵稍稍询问了门兵才知道,这些都不是普通的犯人,他们罪名居然是欠税拖缴。而其中抗税不交的典型分子,却已经被明典正刑,装在木笼里悬首城头,黑压压的挂满了一片了。

  这个结果,让一路过来心情甚好的我,也觉得很有些不是滋味。这可是四季常熟,水旱皆宜的鱼米之乡啊。

  在明显少有灾害的正常年景,竟然也会发生这种事情,可见其中的盘剥与压榨已经到了何种地步,那更别说其他的地方了。

  因此,我谢绝了当地官员的邀宴款待,只是在官驿里补充了脚力和马匹,就继续出发上路,然后我又在其他遇到的城邑,才发现这种现象无独有偶,并非是某种个例和局部问题。

  接下来的旅途,我只是派人稍加了解,又仔细询问了那些探亲归来的亲卫,就已经觉得有些触目惊心了。

  据说之前为了支持北伐和失利之后的收拾残局,已经在这半年内,反复加征十几遍各种名目的捐课,已经达到了无物不可税,无税不逾年十数载的地步来。

  故此,

  现如今的东南诸道,除了正常的户丁钱和田赋,以及茶盐酒诸税之外,又有耗米、折帛、科配、和籴扽传统名目,还新增了前支、充桩、军纳、助饷等不定期追加的花样林林总总已经达到了三四十种之多。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