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872章 步步攻心

作者:豆娘更新时间:2018-05-20 10:21:39
  城主不再说话,盯着轻歌看的瞳仁,愈发黑深。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言至此,点到即止,嵇华也不再劝说。

  其他舞女在旁侧战战兢兢期期艾艾的站着,领头舞女瘫倒在地上,身体软若无骨,一双眼睛布满了恐惧,明眼人都知,她,绝不是上了千金榜的姑娘。

  若这种人也能上千金榜,只怕千金榜就没那么权威了。

  她求救的看着少公主,少公主置若未闻。

  舞女的心,逐渐凉了。

  她家人的生命都被少公主手里,若她此时临阵倒戈,只会殃及亲人。

  也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容貌过于自信,当她得知这个任务时,排除异己才接下,少公主说,只要她在夜轻歌面前占了上风,公子姬就会看上她,毕竟,英雄难过美人关,更别说是她这种水做的柔软女子。

  公子姬很神秘,可他同样强大,如此强大的人,必定是隐世势力的人,舞女成功接受任务后,就已经在做飞黄腾达的美梦了。

  可惜,姬月不是英雄。

  他本就不近女色,只因夜轻歌是个特殊存在罢了。

  以姬月的话来说就是,他万年的孤独只为等她的出现。

  “千金榜圣罗城特使来了。”城主府的管家带着千金榜分部特使来绿水阁。

  领头舞女瑟瑟发抖,惶恐不已。

  舞女似是在害怕,惶恐的情绪蔓延四肢百骸,在她体内疯狂的叫嚣着,终于让她崩溃,她跪在地上,挪动着双膝,爬至了轻歌身边,抱着轻歌的腿,哭喊着,“夜姑娘,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放过我,放过我好不好?你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四国王,你一定有那个实力救我,我不该找你切磋,是我找死,是我不懂事,姑娘,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大发慈悲放过我吧,以后,愿为姑娘做牛做马,若姑娘当真恨极了我,只要姑娘在的地方,我绝对退避三舍,姑娘实在是不喜我跳舞、弹琴,我可以自断一手,求姑娘放过我……”

  舞女声情并茂,泫然欲泣,精致的五官无不透露出可怜的气息,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轻歌这里受了多大的委屈。

  轻歌冷笑。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幕后之人的确是少公主,难道这舞女就不可恶了吗?

  至少在她佯装摔倒往姬月身上扑的时候,眸中的窃喜之色以及看向轻歌时的那一抹轻蔑,并没有逃过轻歌的眼睛。

  而如今领头舞女这一番话,看似是在求饶,无不是在说她夜轻歌的恶行,说她夜轻歌仗势欺人,比试不过便用狠辣手段逼人去死。

  将一切的错归咎在她身上。

  好,很好。

  既然已经做了十恶不赦的蛇蝎女,她若不落实这个罪名,岂不是亏了?

  轻歌双眼,愈发冰冷。

  舞女一面哭,一面朝轻歌看去,那双渗透着寒气的眼眸,把她绞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一时,一怔,舞女竟是忘了哭。

  轻歌直接一脚踹在了舞女的脸上,舞女身体翻滚出去,竟是砸在了少公主的身上,这一砸,让少公主也摔倒在地,脸庞在尖锐处一刮,流出一丝血迹。

  脸上的疼痛感让少公主懵了,她猛地推开舞女,颤巍巍的抬起手,往脸上一抹,低头一看,手里,是猩红暗沉的血,琉璃尊杯中,倒映出她脸上的印记,一道手指长的血迹。

  在轻歌看来,这不算什么,若不是她有雪灵珠之力,只怕她的脸,在与兰无心的那场战斗之中,就已面目全非,血肉模糊。

  然,少公主尤其看重她的脸。

  这道血痕,让她毁容了。

  少公主双目猩红,充斥着煞气,她暴怒的情绪不受控制,举起铂金酒壶,猛地朝舞女的脑袋上砸去。

  舞女额角流出血液,这一砸,让她晕头转向,分不清南北东西,不过,当她看见凶戾骇然的少公主时,一下便清醒了过来,少公主从婢女托盘上拿过滚烫的水壶,就要朝舞女身上丢去。

  舞女失声尖叫,在水壶要把她烫死时,一道金色身影,迅速而来,轻歌一手把舞女提了起来,一手握住往下掉的酒壶,同时接住了四溅的热水,一滴不落。

  轻歌摇晃着水壶,嘲讽的看着少公主,“少公主,你这是要杀人灭口吗?”

  “夜轻歌,你不要血口喷人,随便冤枉我,杀人灭口是几个意思?”少公主咬牙切齿,脸上的蝤蛴血痕衬得她面目可憎,双眼如赌徒般放射出骇人的凶光,犹似魔鬼的尖牙,要将轻歌给活剥了。

  当她容貌被毁时,她想对轻歌发怒,可人贵有自知之明,与轻歌斗了这么久,她绝对讨不到好吃,只会让自己更加丢面。

  故而,她把一腔烧心怒火,发泄在了舞女身上。

  反正,舞女的家人在她手中,此人饶是死,也不会背叛她,不是吗?

  是以,少公主此举虽是愤怒,但更多的是挽回她的颜面,她虽对夜轻歌恨之入骨,脸面尊严,却也堪比她的命。

  舞女吓得说不出话来,美丽的脸庞,煞白煞白,惊恐的看着少公主。

  轻歌勾唇而笑,把舞女往安全地带一丢,道:“少公主,千金榜的人来了,你可不能再杀人灭口,不然就有很大的嫌疑了。”

  “夜轻歌,你放肆!”少公主双手紧攥,恨不得一巴掌甩到夜轻歌脸上去。

  “少公主,别轻易动怒,不然你情绪失控,心智不宁,会让人以为你是——做贼心虚。”轻歌笑得渗人。

  少公主心神一颤,下意识脱口而出,“我已经说了,这跟我没关系,我没有绑架千金榜的人,也没有让人去冒充。”

  说完之后,少公主心惊,脸色发白。

  此时,千金榜圣罗城分部特使,已经走上绿水阁,恰恰听见少公主这番话。

  轻歌语笑嫣然,“如此,公主是不打自招了吗?我可没说是你让人冒充,只是说你有嫌疑罢了,啧,没想到少公主胆魄如此大,不仅冒充,还敢绑架。”

  “你故意的,是不是?你绝对是故意的。”少公主尖声大喊。

  “若你光明磊落,不做亏心事,又怎会自露马脚呢?”轻歌转头看向特使,不卑不亢的作揖,“特使大人,真相你已经目睹了,至于如何处置,我就不僭越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