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六百四十七初试【二更】

作者:游椋更新时间:2017-09-10 21:34:44
  糯米虽然是笑眯眯地在帮柱子整理身上的那些东西,其实心中还是有点儿忐忑。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不是真有效的,不过是就这么一试罢了。

  没想到她这拿水盆一搓,连着那些液体一道,柱子身上那些原先像锈斑一样的东西也跟着纷纷往下掉,那情形看着可实在有些骇人。

  糯米呆了呆,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可柱子自己倒没有想那么多,见糯米突然停住了,还以为她是害怕,又或是觉得脏,便自己将那布巾接了过来,往身上搓了一道。他力气大,动作也大,一下子就从身上搓下来了好些同死皮一样的东西来。

  “哎、等等等等。”糯米赶紧叫住了柱子,一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凑到柱子身前去,盯着柱子胸膛那块细细地看。

  “阿、阿苗……”柱子要不是如今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这时候肯定已经是面红耳赤的模样了。

  他同糯米之间虽然不算那些虚的,两人之间也曾经就那样挨着睡在一块儿,可平日的时候,糯米还从来没有就这样凑近他面前,盯着他的胸膛看的。他先前还担心糯米是嫌他脏,这时候却又被凑得这样近,一时之间,都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糯米确实是凑得有些太近了。柱子只要一低头,都能见到她扑闪着的睫毛,心下一时就慌乱了起来,身子也变得僵硬无比,差点儿没后仰着跌到地上去。

  柱子怕糯米觉得脏,见到糯米凑上来,人便赶紧后仰。可糯米这就是想要看他身上的情形,他一缩,糯米就往前蹭。等后来发现柱子在闪躲以后,糯米便撅了撅嘴巴,小声道。“师兄你别动呀,让我瞧瞧让我瞧瞧。”

  “……脏,你别看。”柱子声音闷得恨不得埋到地下去。

  糯米哪里搭理他,一边抓着柱子的手腕不让他后退。人已经完全缩到柱子胸膛前边去了,还伸手摸了摸柱子胸膛。

  要是柱子现在心脏还在跳,恐怕已经直从胸腔里边蹦出去了。

  他可不敢对糯米抱怨什么,这时候嗓子咽了咽,才想起自己嘴巴里边如今哪里还有水,可不就是干巴巴的么。喉咙里边的这股子干紧,也不知道是因为糯米这么盯着他看,还是因为原本就是这样的。

  糯米这时候正十分认真地看着柱子胸前的情形,歪着脑袋对比了一下那被抹掉了一层皮屑的地方,又瞧了瞧旁的那些地方。

  “嗯……好像是变得干净了一些?”糯米有些不太确定地讲。

  她实在是有些摸不准。

  按说。如今柱子身体这样僵硬,是因为他在成为蛊人的过程当中,经过许多毒物的炮制,才会将身体肌肤都化成了这硬化的模样来。

  先前糯米没有拉着柱子就用陆纤纤的那个毒方,也是觉得那方法不太妥当。

  她研究了许久。又找了许多古籍,慢慢地也知道了这蛊人相关的一些事情。想要将这人恢复过来,首先要做的,就是将外头的这层硬壳子给去掉才是。

  如今的东西是她自己想着配置出来的,自然不如陆纤纤那个毒方有效。她也说不准柱子身上是不是变得干净光滑了一些,眼睛看得不准,只能伸手去摸。

  柱子哪里还说得出话来。便是任着糯米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

  糯米有些不太确定,干脆又回手来捏了捏自己的脸蛋儿,再伸手去摁柱子的胸膛。

  “唔、还是硬呢。”糯米又歪了歪脑袋。

  柱子已经想要夺门逃出去了。

  糯米的脑袋微微低垂着,耳边的发丝垂落下来,盖住了小半个耳朵,只露出了一点儿耳垂来。确实圆润无比。在火光的照映之下,浑身上下都好似泛着一层淡淡的亮光,叫人看着就心中一阵砰动。

  柱子低头看了看糯米的手,只见那手小小肉肉的,白白嫩嫩。好似一方水豆腐做成的一样,润得手背上都有好几个小窝,看着十分讨喜。他都生怕自己身上那些疙瘩会卡得糯米满手的伤。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伸手去拉开糯米,还是就应当由着她这样折腾。

  幸亏糯米倒也不傻,没有拍拍自己的小胸脯,然后再去对比柱子的胸膛。要不然的话,柱子这时候可当真就要待不住了。

  柱子又动了动喉头,哑着声音开口,道,“阿苗,这……我本来就……硬。”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要说什么。明明应当是毫无知觉的,这时候却恍惚觉得自己好像当真感受到了糯米手心的温热嫩滑一样,叫他心中十分慌乱。

  糯米歪着脑袋想了想,也跟着点头,“嗯,师兄身上本来就比较硬,就是恢复过来了,恐怕也是一样的。不过这眼看着是有些不一样了呢。这么洗着,再用丹药滋养,看来还是没错的。”

  她认定自己的法子是对的,一下子就又露出了个笑脸来,然后从身上掏了粒丹药,直接送到柱子面前去,一边喊,“师兄师兄。”

  柱子也不是第一次就着她的手吃东西了,这次却觉得更是害羞。可能是因为糯米如今早出落成个闺秀模样了,他心中便觉得这是有些不应当的举动。

  可只要一低头,撞上糯米那纯净的眼眸,他又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才是不应当。糯米这样喂他丹药,肯定也没有想旁的什么事情,不过是因为他如今手脚不方便,糯米才直接将丹药递了过来。

  柱子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那丹药咽了下去。

  可惜他如今再也感受不到糯米指尖的温度了,甚至还要小心翼翼的,生怕会伤到了糯米的手。糯米却对此毫无知觉,将丹药细心递到了柱子嘴边,看着柱子将那丹药含住。

  糯米便高兴了起来,又抢过柱子手上那布巾,往柱子身上搓擦了一遍。柱子想抢,可背后那些地方,他自己确实够不到,只能老老实实地又被糯米摆布了一番。

  柱子自己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大变化。

  不过,他听了糯米乐呵呵的声音,再活动了一下关节,又觉得好似真的灵便了一些一样。

  因着糯米先前已经帮他打通了灵脉,这时候他自己的魂灵也清醒了过来。丹药下肚,再化开药力,也再不需要糯米帮忙了。

  糯米见柱子静静地开始打坐,也不好再在旁边缠着柱子,便也开始忙起自己的事情来了。

  外头那些修士可是日日排着队叫她帮忙开炉炼丹的。

  若是在人间界的话,她肯定是不管多少,尽数帮忙,也不多收什么灵石的。能够帮着旁人开炉,又能给自己一些经验,那是求也求不来的好事儿,她可不会像其他炼丹师那样端着个架子,每日也摸不到多少仙草丹药的。

  可在这幽冥里边,她却实在是有些爱莫能助。

  哪怕她身上有好多灵酒,可灵酒这东西也是酒,喝多了总不好。她体内的灵气就只有那么多,每日开个一炉丹药,已经十分吃力,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

  所以这开炉炼丹的事情,她也只能挑拣着帮忙了。

  幸亏这地方有叶梵楼千重他们看着,糯米就是看着摆谱一些,身上又藏着灵谷,也没人敢对她做什么。

  就是做了什么也没用。

  糯米如今可是小心得很,谁也不知道她手上的灵谷都藏在什么地方的。再加上身边有柱子这么一个煞星存在,就是寻常修士有点儿小心思,也只能是收拢起来,放在肚子里边藏着。

  她这时候见柱子打坐,自己也就开始在旁边炼制起丹药来,正是方才在门外接的一方仙草。

  这丹药炼制难度不高,只是有些耗费时间,许诺的报酬也不很高。糯米也是瞧着上门来求丹药的那一伙修士十分诚恳,这才接了下来。要是叫唐允风他们见到,不免又会笑话糯米,说她是个不会做买卖的,总是心软坏事。

  可这又怎么样呢。哪怕就是心软,她如今这么挑拣着,自己心里边也觉得高兴乐意。

  这边炼制着丹药,糯米自然是没有心思再去理会柱子是个什么情形了。哪怕就是最简单的丹药,也不是她三心二意可以炼制出来的。所以柱子那边的情形,她完全就没有去关注。

  她也不必去关注。

  先前给柱子服下的丹药,可不是从陆纤纤那毒方里边弄出来的,只是寻常养身子的丹药罢了。虽然不会有什么特别好的效果,却至少不会将人给吃坏了的。

  她甚至都已经盘算好了,不需要动用陆纤纤的那个毒方。

  那方子她一直在研究,总觉得那不是个稳妥的法子。毕竟那都是毒物,就是真能将柱子身外这一层壳一样的东西洗掉,却肯定还是会伤到柱子本身。她不愿这样,所以才一直磨到了现在,才想出了这么个温吞的法子。

  不管用没有用处,至少今日看来,柱子身上也确实有了点儿变化。

  总归,也不能变得更坏了吧。身上那壳一样的东西只能是慢慢洗干净了。只可惜她如今再没有大木桶,也没办法让柱子整个浸进去。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