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41,不义之战

作者:纠结于名更新时间:2020-01-07 16:03:53
  “决斗吧,赢了我,随便你怎么骂,输了,我要让你当着全校人的面,大声向我们道歉!”话刚一说完,夏洛克抬手一指,就在这一瞬间,那只匈牙利树蜂对他发动了进攻。

  它张开翅膀,后腿发力,速度快如闪电。

  一直警惕的霍法一踩地面,整个人拔高一个头,高高跃起,踏上桌子,再跃至两米多高,踩着树蜂的后背来了一个三连跳。

  匈牙利树蜂扑了空,脖子立刻扭成一百八十度,喉咙喷出一股灼热的龙息。

  火光照亮亮霍法的脸庞。

  而夏洛克则抽出魔杖,魔杖一甩:“三叉戟!”

  一股水柱从她的魔杖中喷涌而出,飞行间化做一道三叉戟,直取高高跃起的少年。

  空中的霍法不能转向,他身侧是水珠,身下是熊熊的龙息。

  但在这一水一火击中霍法之前,他便消失在了空气中。火焰穿过他的身体,同时魔咒三叉戟落空,坠落在地,化做大片的积水。

  见那少年消失,夏洛克似乎早有所料,她飞速后退,眨眼就退到了大厅教工桌的位置,背靠墙壁。

  霍法落地后步伐快若闪电,他不想留手,只想快速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闹剧。他跟着夏洛克的步伐出现在她身前,他身体前倾,五指抓向对方的脑袋。

  可接近之后他却看见后退的夏洛克脸上的冷笑,她用口型无声地说:“猜到了!”

  下一秒,霍法前伸的手掌直接穿透了对方冰冷的脑袋。溅起一捧水花。

  哗啦!她整个人化作一滩液体,任由霍法的手指穿过了脑袋。

  那液体没有散落,并迅速的结成了寒冰。

  霍法暗道不妙,是元素同化咒!自己小看她了。

  手臂以闪电般的速度被冻了起来。他暗道不妙,幽灵漫步可以躲开伤害,却无法躲开控制!

  此刻,一旁的匈牙利树蜂丝毫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闪电般低着头冲了出来,满脖子的锐利尖刺让它如同一只冲锋的犀牛。

  霍法踩着人形冰柱高高跃起,试图勾引匈牙利树蜂撞断坚冰。

  可冰却再度融化,变回液体,让他在空中失去了着力点。他一脚踩空,被半块坚冰控制着,砸向地面。

  而地面那只树蜂一甩尾巴,锋利的尾巴如同剃刀一般切向霍法脸部。

  他变换姿势不及,直接魔力转换生命,手臂出现一道圆形护盾。

  呲啦!!

  如同刀刃划破布帛,盾尾相交,巨大的力量让霍法和树蜂同时后退好几步。他靠在学院长桌上,扶着椅子才面前站稳,护盾撤去,手臂微微颤抖。

  匈牙利树蜂翻滚三周半,随后迅速站起。黄色眼睛死死地盯着霍法。

  霍法摸了摸脸上,刺痛袭来。刚刚的护盾挡下了大部分伤害,但准备仓促,依然被树蜂的尾巴扫中了。那剃刀般的尖刺直接在自己颧骨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裂口,鲜血如注。

  他心想不愧是龙类,仅仅几个月大,力量就这么可怕,电光火石之间不到两回合,自己就在巫师和火龙的配合下,不大不小地吃了一记闷亏。

  这时,地上那液体中的冰块,蠕动着重新变回金发少女,夏洛克看着微微气喘的霍法,眯起眼睛道:“这就完了么,巴赫!未免太让我失望了。”

  霍法看了看周围,自己和夏洛克被围得水泄不通,氛围愈来愈有狂热的迹象,那些学生纷纷瞪着双眼,呼吸急促。整个大厅似乎化作了一台撩拨人心的熔炉坩锅,为什么而战斗对这些学生而言已经不重要了。他们只想要看到结果,某一方倒下的结果。在这个结果出现之前,谁也不可以离开大厅。

  霍法血液流速逐渐增快,这氛围让他心惊肉跳。

  “希望之星,光明的护盾?呵,你知道我怎么想么?”

  夏洛克魔杖一挥,空气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水滴,那些水滴就悬浮在空气中,一动不动。

  “你傲慢,冷漠,永远都想当个旁观者,你根本不配呆在这个位置上!”

  看着这些细密的水滴。霍法心底暗暗吃惊,对方好细的心思,现在自己只要稍一动弹,哪怕是进入幽灵漫步后不受伤害,但也会暴露自己的位置。

  夏洛克侧头微笑:“看出来了?我知道你的幻身咒很厉害,巴赫。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霍法:“你把我当成假想敌了么?”

  夏洛克:“那倒没有,我只是尊重每一个对手。”

  说完,匈牙利树蜂张开翅膀,一扇地面,长达四米的身躯再次电射而来,速度比先前更快。

  霍法双手一合,地面穿出数道石手,直取远处的夏洛克。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只火龙完全就是夏洛克的一部分,只有迅速解决夏洛克才是正经。

  果然,见主人危险,那只被驯服的火龙立刻该换方向,想要援护夏洛克。

  夏洛克同样看出了霍法的想法,在地面出现石手一刻,她就地一滚,直接把魔杖叼在了嘴里,随即双掌一按地面,地面覆盖上好几道如尼符文。

  “油火沼!”

  整个地面被如尼符文覆盖的地方都变成了深黑色的泥沼。霍法立刻深陷了下去。眨眼间泥沼就从他的膝盖陷到了腰部!

  他当机立断,背后伸展出巨大的雷鸟翅膀,用力一扇,巨大的反作用力让他直直地往上升去。

  夏洛克冷笑一声,毫不犹豫下令:“就是现在,巴克!”

  匈牙利树蜂张口吐出龙息!

  龙息长达五米,瞬间照亮了大厅一角。

  龙火蜿蜒,竟然点燃了沼泽。霍法立刻进入幽灵漫步,然而这一次,幽灵漫步也无法躲避伤害。因为他刚刚脱离沼泽,身上还沾着大量的黑泥油沼,那火直接在他身上燃烧起来,躲无可躲。他整个下半身被点燃,灼热的烈焰大有将他烧成灰烬的姿态。

  他不再浪费魔力,立刻退出了阴影状态。

  战斗进入了白热化,四周的氛围愈发狂热起来。

  “绿箩!”

  夏洛克一甩魔杖,地面的沼泽瞬间变成蔓延的藤蔓,闪电般捆住他的四肢。

  匈牙利树蜂抓住了机会,它一声咆哮,立起高达两米的身躯,横着血盆大口就向霍法脖子咬来,纯粹的捕猎技巧。

  电光石火的一秒,霍法脑袋一歪,直接把脖子露给了树蜂。

  谁也没料倒霍法会做出这种自杀性的动作,一时间所有围观的人都捂住嘴巴惊呼起来。夏洛克也没料到,但再下令阻止已经迟了。

  树蜂没有丝毫留手,凶残地咬下。

  当啷!

  预想中血液喷溅画面却没有出现。一声脆响,树蜂的尖牙在霍法的脖子了留下了数条白印。树蜂含着霍法的脖子,咬掉了三根长牙。

  “嘶!”

  “我的天......”

  有些学生捂住眼睛,不敢再看,有些承受能力差的女生差点晕倒。

  远处看着这一幕的阿格莱亚捂着嘴巴,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夏洛克露出凝重至极的神色,只见树蜂的上下颚被两只手掌抓住。面前那个少年整个脑袋都变成了银亮的金属色,那银亮色还在迅速向下蔓延,很快,他背后翅膀收起,全身都变成了金属。

  树蜂被抓住上下颚,它吃痛吼叫,但那双手如同铁钳一般不可撼动。树蜂喉管上下耸动了一下,温度急剧上升。

  轰!!

  橘红色龙炎彻底吞噬了霍法。

  但他居然不闪不避,就这么抓着树蜂脑袋,沐浴在了龙息之中。周围有学生已经紧张地咬起了拳头。

  那炽烈的温度让夏洛克暗骂疯子,自己离这么远都受不了,那家伙究竟在想什么?

  一人一龙僵持了近三十秒,龙息也喷吐了近三十秒。终于,树蜂力竭停止了吐息。

  此刻,霍法整个人被烧成了橙红色。每一根头发都像是亮红的金属丝。他抓住了匈牙利树蜂的脑袋,魔力转化生命,重重地磕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咚!!

  一声闷响。

  龙脑袋碰人脑袋。

  树蜂毕竟年幼,被这一记金属头锤砸得七荤八素,后退着翻到在地。

  霍法右手握拳,地面数道石头伸出,死死地束缚住了树蜂。他看了看自己魔力迅速下降的手表,迅速消失在了原地。

  “该死!”

  眼见龙息没有奈何住对方,夏洛克咬牙再度挥动魔杖。一圈圈的水纹出现在她的身上,霍法手臂从她脖颈穿过,她再度变成了液体。但被烧红的金属高温触碰到体液,迅速蒸腾起大片水蒸气。

  夏洛克终于知道这个家伙为什么要心甘情愿的被龙息烧上半分钟了。她面色发苦,暗道狡猾。

  眼见高温对她产生了伤害,霍法知道自己赌赢了,他立刻调动剩余魔力,精神力场开到最大。

  地面一道道石柱升腾而起,直接在天空交织出一道石笼,密不透风地把两人关在了里面。

  石笼中,夏洛克迅速后退变回人形,她捂住自己被烫到通红的脖子,气喘吁吁地看着霍法。

  霍法站在对面,喘息道:“我看出来了,你的元素同化咒状态下,是无法施法的,我说得对么?”

  “是么,你这种变形术,又能支持多久?”

  夏洛克咬牙冷笑:“没有树蜂的吐息,你身上的高温又能维持多久?”

  “是么?”

  霍法指着周围:“你试试在完全没有水的环境下化试试元素化。”

  夏洛克脸色一变,

  “我看过你施展能力,先前你施展三叉戟,之后一次又变出大量水滴,你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限制我的活动,同时也在周围制造多水的环境,好方便你随时用元素同化咒逃脱伤害。所以我推测你并不能凭空同化,你必须要接触到水才可以。”

  沉默片刻,夏洛克恨恨到:“我收回我先前的判断,你果然有点东西。”

  “多谢夸奖,现在外面那些人被我隔绝开了,我们可以讲和了么?”

  “讲和?”夏洛克脸上露出讥讽的神色,“你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外面那些人?”

  霍法微微愕然。

  夏洛克:“你到现在还想着做一个旁观者,你还不明白么,这个学校里,没人可以超然的活着!”

  说完,一股锐利的精神力场袭来。破碎之握组成的囚笼片片碎裂,霍法感受到了一股来信念的力量,这力量是他从未见识过的。

  他瞄了眼手表上的魔力刻度,心里暗自叫苦,刚刚的人体变形消耗了他大量魔力,活化状态又消耗了他大量的精神,他已然不具备长期作战的能力。

  两人从囚笼掉落地面,周围的学生发出了潮水般的狂呼,在那狂呼声中,夏洛克踩着碎石高高跃起,水流在在手中组成一柄锐利的尖矛。

  看着对方金发在空中肆意飞舞,霍法撑起一面窄窄的护盾。

  可这时,易变陡生。

  高高跃起的夏洛克被凌空砸到在地上,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铁拳砸在了她脸颊上。

  身后是人群发出了震天动地的欢呼声,他们看着霍法,如同狂热的球迷看着获得奖杯的球队。

  而霍法却呆在了当场,他看着自己的拳头,自己明明是做出了一个保守的姿态,可夏洛克怎么就被打飞了呢.......

  很快,他就知道答案了。

  在人群的欢呼声中,一个枯瘦的少年从大厅外绕了进来,他表情有些愠怒。正是法蒂尔.德拉塞斯。

  看见有教授过来,人群散开,空气中弥漫的狂热终于褪去了一些。

  夏洛克双臂撑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魔力波动尽数消去,她鼻血都被打了出来。

  瘦如竹竿的法蒂尔站在夏洛克面前,吐出一口烟雾,冷冷冰冰地低语道:“太让我失望了,连非议都承受不住了么?”

  夏洛克:“教授......我。”

  “我教你驯龙不是让你逞能,是让你维持秩序和稳定,现在,带上你的树蜂,做你该做的事情去。”

  德拉塞斯声音毫无温度可言。

  “是。”

  在这个男人面前,刚刚还桀骜的夏洛克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她低头走到自己被束缚的匈牙利树蜂前。

  霍法默默地解开了破碎之握的束缚,匈牙利树蜂撞开了自己的主人,它围着霍法好奇地转了一圈,随即打了个响鼻,走在夏洛克的前面,回归了驯龙团队。

  夏洛克跟在自己龙的身后,表情有些失魂落魄。

  法蒂尔走到驯龙团队的桌前,团队里的学生都站了起来。

  法蒂尔:“为什么不阻止,脑袋里装不下冷静了么?”

  驯龙团队低下头。

  “走吧。”法蒂尔淡淡道。

  驯龙团队鱼贯而出。走到门口时,霍法看到法蒂尔看了自己一眼。他面无表情,可那眼神里,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同情。

  没等霍法仔细想想那眼神具体的含义,法蒂尔已经带着驯龙队伍,离开了学校的礼堂,进入了细雨冰霜的冷夜。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