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2章 突围

作者:午后方晴更新时间:2019-02-26 03:30:50
  叶晨叶城主肯定不想坑害江宁,用心也是好的,可能就是他,都不知道押运的是什么东西。

  叶晨说了一些,历城郡相比于其他郡,四面环山,要闭塞很多,从历城郡调兵,不会引起他人注意。这条道在历城可不算是小道,但与欢垄官道相比,它无疑更荒凉偏僻,于是走了这条道……

  江宁当时就觉得有些怪异。

  西北边塞各郡虽有很多荒族人,但终是人族的天下,月朝直辖的地盘,为何要这么神秘?

  到了欢州州城后,同样很诡秘。

  他们没有遇到一个官员的接待,还未进城门,平司尉便带着几名手下,将他们拦住,拿出官印与文书给马营将宋营将观看,随后就接管了两营历城卫,将他们带到欢州城储仓里,押着这些车子,迅速离开欢州城。

  还有,还有!

  江宁汗毛竖立起来。

  青衣人未答,而是看着另一个虬发老者:“血老魔,你还没有死?”

  “桀桀,夏有亮,你师父未死,老夫岂会死!”

  “奕师解,为了恢复这个老魔头的伤势,你们荒族搭上了多少条人命?”青衣人视线转向刚才的荒族老者问。

  “儿郎们生死有天,青衣候,勿用多言。”

  “奕师解,当年五大强族,你们是最弱的,何必趟这滩浑水?不怕朝廷发出大军,将你们这一族全部平灭吗?”

  “哈哈哈,青衣候,你多想了,今天的事,天知,地知,我们知,还有谁知?”

  天知,地知,我们知,还有谁知?

  江宁额头上都快冒出汗。

  夏有亮说:“无需多言,奕师解,都说你扫眉棍天下无双,可否让我讨教一二?”

  “天资绝学,九转神功,一转愁白头,二转鬼神避,三转古今稀,四转神功成,天下无敌手。你现在是三转还是四转?”

  “奕师解,你怕了吗?”

  “夏有亮,不用激将,请。”奕师解亮出一根绘满荒纹的金色棍子。

  “请,”夏有亮拨出一柄长剑。

  长剑挥出,带出几十丈长的剑气,奕师解用金棍狠狠地砸向这道剑气。

  随后大多数人就看不清楚了,两人动作太快,兔起鹘落一般,江宁也没有眼力分得清楚两人的动作,只能看到一道金道的、一道青色的光影,从天上打到地下,从地下再打到天上。

  他没有再看下去,而是来到马营将面前,低声问:“马营将,凭你的眼力,在道口那群荒族人厉不厉害?”

  “这个,这个,真没注意。”马营将迟疑地说。

  “为什么一路上平安无事,却在这里伏击?”

  “这……”

  “杀人灭口。”

  月朝大多数郊外都是地广人稀之所,甚至没有人烟,可沿路多少也算是一条商道,不乏村郭,也有山区,山道都不长。即便将他们全杀了,也会有其他人看到。再杀其他人,其他人的圈子外还会有人看到,反而这个圈子“越画越大”。

  唯独在这里不同,只要派上一些人,在两边将其他人堵上,便能完成一次完美的伏杀。

  所以到达秃岭沟处,夏有亮反而变得小心,飞到天空上盘查。因为在这条视野开阔的山沟,两边又多是陡崖峭岭,想要逃跑十分困难。只要派出足够的人手,便能将这队人马全部击毙。因为夏有亮提前察觉,形势要稍稍好一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大队人马基本上都进入山沟了。因此那个叫奕师解的说,天知,地知,我们知,还有谁知,我们不是“我们”,而是“他们”……“若是我猜得对的话,还能博一丝生机。”

  乘早逃吧。

  马营将犹豫不决。

  轰!

  一声闷响,在两人夹击下,一个笋状山尖迅速四分五裂,然后脱离山体,向山峰下滚落,溅起一道道烟尘。

  “搬山移海。”马营将张大嘴巴。

  它是形容词,那怕一座略像样的山峰,其质量也达到了几百万几千万吨,凭借一个人的人力,是不可能搬起来的。山是搬不起来的,但是这些大修士,能将它轰塌,就像这个崩裂的山尖,其质量能达到几万吨甚至几十万吨!

  “马营将,他们是玄胎期修为,还是灵婴期修为,或是人仙期修为?”

  “多,多半是人仙期。”

  “天下间有多少人仙期修士?”

  “这个谁知道?”

  修为到达玄胎期,便已经是这个世界最顶尖的存在,朝廷也难以调动。当年月朝集结了四百多名人仙、还有两千多名灵婴、玄胎期高手,打出惊天一击,破开泰平城,甚至让唐国余下各城望风而降。虽然听起来威风,可是月朝为些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包括品家制度的诞生。

  天下间……这个天下是指真正的天下,包括荒原、羌原、雨原以及无穷海诸岛,达到人仙期修为的,也不过三四千人,可能只有三千多,也可能有四千多,但肯定不满五千人,几乎近亿人才能出一个。不要说人仙期,就是玄胎期修为的修士,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至于人仙期,当年江家有两位人仙老祖,江宁看到过几次?

  交战的两人,大约就是人仙期或相当于人仙期的高手,然而还不止呢,对面还有两百多人,自己这一方也有近百人,其中大约不乏超级高手。

  这是何等的大手笔?

  事情大了!

  “并且……兵法宗旨,以正为主,以奇为辅,不用正兵,全用奇兵,是剑走偏锋,不得已为之。不发现便罢,一发现,必败无疑。”

  “啊!”

  奕师解捂着胸,从天空中掉下,青空中溅起一丝丝血花。

  “血老魔”拿着一个骷髅头拐杖,同时,一名褐衣老者持着一把荒刀,一个红衣老者手挥着一面黑幡,一个黄衣老者手持着一把血剑……四人从四个方向,向夏有亮扑去。

  “可惜了,”夏有亮心中道。若是刚才一举将这一行中最强的奕师解击毙,性质将会是两样的,也就能获得一份生机,然而……

  “胜了……”马营将高兴地说,可他看着余下的人,这些大人物全部从马车里走了出来,一共是一百零三人,比江宁预想的人数还要多一点,但没有一个人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

  奇兵是剑走偏锋,不得已为之。不发现便罢,一发现,必败无疑……马营将又看着江宁,江宁脸上更是担忧。

  他走到平司尉面前说:“司尉大人,道口那些荒人会不会是他们的同伙?”

  平司尉苦涩地点头:“多半是。”

  “属下派一队人马去看一看。”

  “好的,”平司尉又点头,忽然压低声音说:“暗中嘱咐他们,若是情况不妙,准备随时突围……不能往一个方向突围,不管谁成功了,将音信带出去,五棺被劫了。”

  “五棺?”

  “你不用管,将口信带出去,自有人知道。”

  马营将退下,扫了一眼自己的部下,他的部下与宋营将的部下,几乎全部看得心旷神怡,只有两三个人才察觉到不妙,脸上带着忧色。

  “白麻袍入城主府……”马营将心中暗念了一句,看来修为真的与智慧没多大关系。他将江宁与马驻清喊过来,马步清是他的侄子,之所以带上江宁,是江宁最先提醒的,面对这些大修士,修为不管用了,说不定智慧反而会起到更大的作用。

  他也低声地将刚才平司尉的吩咐以及凶险说了一遍,然后大声说:“驻清,刀书薄,你们带着一队人马,去后方看一看。”

  “二叔……”

  马营将看了看天空中交战的五个人,又低声说:“驻清,不用难过,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若是侥幸逃出去,请替我向叶城主传一句话,这些人中有许多大修士,甚至有数名人仙。”

  历城也有一些自己的力量,如三山门与各个品家的高手,十九营历城卫,八捕衙捕,以及其他的一些武装力量。

  这些力量能勉强用来震慑各部荒族,但对于这些人,恐怕远不够看的。叶晨究竟是什么修为,没有人清楚,应当修为不低,但同样的,绝不可能达到玄胎期,玄胎期修士也不可能仅担任一个郡城的城主。

  马驻清与江宁带着一队将士去向后面“察看”,张黑子也在这队中,他说:“还在打呢。”

  敢情他还想看热闹。

  马驻清悲愤地说:“打你个头,快走。”

  这里离错口处并不太远,当然,得感谢平司尉心思的缜密,否则再深入几里地,想撤都撤不出来。

  马驻清带着手下狂奔,速度很快,抵达三岔口,又迅速向山上驰去。还没有到半山腰,便听到后面的惨叫声,大伙扭头看,一个个目眦欲裂……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