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5章 预言

作者:午后方晴更新时间:2019-02-26 05:23:24
  “解体圣功,为什么你会我们的功法?”一名邪修惊讶地问。

  “野老魔,收起你们这群魔修的贪念吧。不但我,各家各门,都在研究你们魔修的功法,也有许多化解你们魔修的手段!”夏有亮沉声说道。

  “五祖复苏后,我看你们人族如何化解,多说无益,快点将他弄死。”一个荒修喝道。

  夏有亮将他徒弟的尸体放在边上,十人又重新打了起来。

  江宁猜错了一条,夏有亮只是玄胎期修为,不过他修炼了天下三大奇功之一的九转神功,已经经过了三转,功力深厚之极,即便是普通的人仙,也不是他的对手。

  如果再给他一些时日,修为达到灵婴期,再经过第四转,凭借他一人之力,便可扭转今天的战局。

  解体圣功,便是魔修的解体**,透支自己的生命力,来获得短暂的数倍战斗力。在这一刻,夏有亮如同天神下凡一般,仅是几合,一名强大的荒修便被他击毙。

  江宁在远处,听不到他们对话了,看到夏有亮又杀死了一名敌人,不由地双手合什,喃喃自语:“青衣候,你大发神威吧。”

  仿佛听到他的声音,夏有亮又击杀了一名敌人,不过他头发又白了一分。

  “与他游斗!”

  但是不管用,夏有亮用剑连续挡住了几名强手的进攻,身形暴起,再次击杀了一名魔修。

  十一名强敌变成了六名强敌,夏有亮应对起来更是绰绰有余,但江宁在远处看不到了,此时夏有亮再也不是一副儒雅的中年人形象,而是变成了一个垂垂老者。

  他乌黑的头发也全部变成了一头银发,然而夏有亮的进攻却更加凌厉,手中的长剑带起数十丈的青芒,就像一团青龙在翻滚。

  一会儿,又让他击杀了两名强敌。

  “血老魔”惊恐之下,说:“走,到入口处堵他。”

  四人拨腿就逃。

  夏有亮随后追击,五人迅速翻过一座矮小的山丘,在快到达山丘的丘顶时,江宁看到夏有亮再次击毙了一名强敌,余下四人就消失在他视线里。

  他还是不敢从树上下来。

  不过奇怪的是,一会儿他又看到血老魔与另一人重新出现在他眼前。

  原来出了后方的山丘,让夏有亮抄近道跳下一处悬崖,将他们的归路堵住,并且在山丘的另一边再次击毙一名强敌,血老魔两人只好逃回来。

  战斗重新开始,江宁都能看到夏有亮嘴角溅出一丝丝血花,但在他拼命之下,两名敌人不久也被他毙杀。

  夏有亮拄着长剑,屹立在哪里,然后扭头看着山上,说:“刀书薄,过来。”

  他声音不大,偏偏清晰地传入江宁的耳朵。

  江宁大着胆了从树上下来,又走下山,来到他身边。

  “啊?”江宁看着夏有亮相貌的变化,惊讶地叫道。

  “刀书薄,不要惊讶,老夫问你几句。”

  “请问。”

  “刀书薄,你与马营将说了什么,平司尉为什么让你们先行逃跑?”

  当时他在空中与敌人作战,看到了,过程却不知道。

  江宁不敢隐瞒,他将当时自己的怀疑,以及对战场的判断说了一遍,当然,那个平司尉也不简单,否则不会让他们先行突围……逃跑。

  “为什么你也逃到这里?”

  江宁也将这一路的过程简略地说了说。

  “你很聪明,也有想法,为什么修为这么低?”

  即便刀家打压,以这个少年的天赋,不可能只是一个修徒,他还不知道江宁是江家子弟,平时修炼的是江家的海上明月功法。江宁也纳闷着,于是又将自己的情况说了说。

  夏有亮便伸出手,察看他的身体,过了一会说:“奇怪,你心口上有一物。”

  心口就是心脏,那是多脆弱的器官,怎么有一个东西呢?

  “你修为久久不能突破,可能就与它有关,但无妨……”

  “无妨?”

  夏有亮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地上少年的尸体说:“刀书薄,你有想法,很聪明,若不是此物,想来你的天赋也不差。他是我的关门弟子,他同样很聪明,天资绝伦。你今年多大了?”

  “十七岁。”

  “那很巧了,我这个弟子今年也十七岁,可他已经修炼到开窍期……而且修炼的是老夫的九转神功,并且成功的两转,其真实战斗力不亚于真玄期修士,甚至能与神光期修士拼上几合。”

  夏有亮可能觉得开窍期还不能表示他徒弟的天赋,后面又解释了一句。

  “哇。”江宁先是讶叹一声,然后眼里充满了无限惋惜。

  难怪夏有亮出门在外,也将这个少年带在身边,换自己做师父,有这样一个弟子,同样会重视万分。

  “我还想让他将真正的九转修炼成功呢……”

  这一句话,很久以后江宁才会意。

  夏有亮也不解释,继续说:“然而,你看,他死了,你却活着。”

  “我,我……”

  “你不要害怕,我只想说一句,天赋机智毅力重要,气运也重要。”

  这半天的逃亡,一山比一山高,让江宁战战兢兢,但这个一山比一山高,是夏有亮成了最终的一座山,确实是江宁的“气运”。

  “老夫请托你替我办一件事。”

  “请吩咐,不过我能力有限……”江宁迟疑地说。

  “刀书薄,你放心,老夫不会为难你。你想知道押运的是什么老祖吗?”

  “夏大人,这个我不奇怪,奇怪的是为什么将他们押向西州。”

  “这是一段很久远的历史,自古以来,人荒之争,一直是人族占据上风的。但在大炎帝国刚建立的时候,荒族忽然出现了五个大祭司,他们带着荒族突然崛起。”

  这段历史江宁也知道,这五个荒族以月狼族,也就是扶罗呼铁所在的部族为首,一度所向披靡,北荒贫瘠,他们自然将眼光放在人族的地盘,每隔数年,五荒便派出大军侵入大炎帝国,烧杀掳掠,大炎帝国打不过他们,只好忍受着他们的时常侵略,并且每年还缴纳许多贡品,以求买到短暂的苟安。直到开泰帝登基后,大炎帝国以举国之力,吹响了对荒族大战的号角。

  经过无数年征战,甚至让大炎帝国付出了整个国家疲惫不堪,民怨四腾的代价,终于击败了五荒,但这个代价是值得的,自那以后,大炎帝国也开始了崛起之路,并且将地盘扩大到羌族、雨族与荒族深处。

  “当年大炎帝国却留下了一个很大的隐患,五个荒祖没有杀死。”

  “为什么?”这个,江宁还真不知道了。

  “因为杀不死。”

  “杀不死?”

  “那个层面太高,老夫不多说了,你且听好。对了,你知道两阁不可测,三岛远人间,四山镇南北,七门位峰巅,五殿决天下,九家齐圣天这句话吗?”

  “听说过,天下间最顶尖的势力。”

  “那两阁?”

  “天机阁,万宝阁。”

  江宁知道得更多,万宝阁是一个很神秘的商会组织,他们掌握着许多独家的贵重的丹药法器资源,只要稍大一点的州城,都有他们的商铺。

  大炎帝国不想有这个组织凌驾于帝国之上,曾一度想对他们动手,随后万宝阁一度集体消失,接着便迎来了魔灾爆发,据说,导致大炎帝国走向灭亡的魔灾,正是万宝阁推动的。

  至于天机阁则更加神秘。

  因此流传了一句话,两阁不可测,其力量深不可测!

  “知道就好,去年太后圣诞,天机阁也派人过来庆贺。在陛下再三央请下,天机阁的人推算了月朝国运,留下一句预言,天下乱,五祖活,青天滴血,苍生共哭。”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