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6章 锻神经

作者:午后方晴更新时间:2019-02-26 08:50:55
  第二天,江宁又让三本功法看吐掉。

  第三天,才稍稍看到一本正常的功法,似乎是荒族的功法。

  荒族多以体修为主,也不能小看了体修,一力降十会,体修大成后,同样很厉害。

  这也是一本体修功法,《元血淬体功》。

  在这本功法里说道,无论是人,还是妖兽凶兽,都会分为两部分组成,一是气,它主要分布在精海、气海、识海以及经络与窍穴中。

  气的部分,他人很难直接获取。

  还有实质的部分,除了普通的野兽与凡人,真正的凶兽、妖兽与修士,他们的血肉皮骨脏器,都经过灵气的改造。若是被人进食,对人皆有着滋补作用。

  这种理论因为包含了人在内,很是残忍,但江宁不得不承认这种说法很有些道理。

  秘籍里接着又说道,然而这种进食,浪费太大。

  于是他们的祖先创造出一种独特的体修方法,将妖兽、凶兽,甚至修士的血液搜集起来,再用一些灵药进行特殊处理,用这些处理后的“元血”淬体壮元。

  江宁认为这本功法正常的原因就是,若是不用人修的血液,其实也可以参用的。类似的例子便是一些合修功法,皆用“炉鼎”,但只要不是致命性的采补,就非是魔修。

  而且这本功法有许多让他心动的地方。

  淬体,就是淬炼强壮肉身,也就是体修。

  体修与魔修不同,它与玄修是相辅相成的,甚至它与魔修也能相辅相成。

  只是玄修喜静,体修好动。因此一般玄修不喜欢修炼肉身,体修则捺不住性子再修玄修,而且玄体双修,会更浪费时间,所以玄体双修的人很少很少。

  然而这种元血淬体功,似乎打开了一扇天窗。

  淬体是标准的体修,培元,则是指培壮增加体内的元力与灵力,也就是它对玄修也有所帮助,若是魔修者,对魔修同样有帮助。

  想到这里,江宁不由地看了看纳戒几十个沐桶,这些沐桶里皆装了大半桶的血液,大约就是这本功法主人所谓的“灵血”。

  因为有人血在里面,江宁也没有想过,将沐桶拉出来用。

  他继续看下去,除了玄血淬体的功法外,里面还记载了一套罡龙十六式。

  玄修也有许多拳法,不过看着这个罡龙十六式,江宁还是感到两者有着明显的区别。比如江家的蟾月拳,最后它必须要配合元力来使拳。罡龙十六式却需要强大的肉身来发挥它的威力,最后身如巨龙,拳带罡风,“碎山裂海,无敌天下”。不仅如此,修炼罡龙十六式,也能辅助体修的进展。

  总之,除了人血这一节,其他的都比较正常。

  江宁便从纳戒里拿出笔,将关于人血的那些内容去掉,重新整理记录下来。

  到了第四天,又有一本功法让他感到了有借鉴价值,《锻神经》。

  这本功法先解释了魂魄、精神力、神识、记忆之间的关系。

  魂魄与前世的解释差不多,分为三魂七魄。三魂为根,七魄为力,有根无力根自散,有力无根无所倚。或者说魂为纸浆,魄为纸浆的粘性,没有纸浆,就不存在粘性,有了纸浆,没有粘性,它也不能合成纸张。但想成为一张完整的纸,三魂七魄一样不能少,少了一样,纸张必然韧性不足。换成人,往往就会成为白痴。

  不过魂魄本身只是一张白纸,必须要后天的记忆与学习,在上面渲染出文字,它才会有思想,思考能力,才会成为一个完整的灵魂。有了完整的灵魂,才会产生精神力,精神力与神识的关系类似与魂与魄的关系,神识是根,精神力是力。

  按照这本功法里所说的,不一定修为深厚,才会有神识。那怕是一个普通的人同样也有着神识,只是他们的神识做不到外放罢了。

  看到开篇这一段,江宁自然而然地就想到:大脑系统+神经系统。

  前世用科学方法也没有很好地解释出这些现象,这些解释同样有不合理的地方。

  然而无论修炼,还是科学研究,总要有一个理论根据,才能有方向地去研究或修炼。

  况且这是一个有灵气的世界,许多东西本身用科学也说不清楚。

  江宁又想到了一个传说,孟婆汤,喝了孟婆汤,前世的一切什么都记不得了。

  姑且信之吧,他继续往后面翻看。

  精神力又是神识的根本,精神力不强大,神识也休想强大。当然,神识强大了,也会连带着精神力变得强大。

  根据这一理论,便有了下面的锻神经,也就是修炼精神力与魂力的功法。

  具体的便是用外力刺激、消耗精神力,江宁精神力不足,强行将纳戒里的东西往外拉,有时候精神力透支,头痛欲裂,就属于这一范畴。

  区别就是,江宁这种消耗对精神力是有害无益的,锻神经刺激消耗精神力,后面还有恢复温养的法门,因此精神力会越来越强大。

  然而这是魔修的功法,所以刺激消耗精神力的手段也十分邪恶,先将人活活折磨致死,用其怨魂来锻淬自己的精神力、神识与魂魄,精神力强大了,神识与魂魄自然变得强大,就会有诸多攻击敌人的法门。

  比如将精神力凝聚起来,变成魂刺,攻击敌人的魂魄。

  或者用神识钻入别人的识海里,操控别人的意志。

  或者直接操控怨灵凶煞,攻击敌人。

  江宁忽然醒悟过来,那天与夏有亮战斗的有一个红衣老者,他手中持着一面黑幡,每次挥动,都会有许多狰狞的幽影出现,这本功法多半就是他的。

  但是江宁怀疑,这本锻神经原本不是魔修的功法,而是魂修的功法。只是落到某个魔修手中,经过多次修改,才成了现在这种邪恶的法门。

  不过这本功法也让江宁心动。

  玄修修为深厚了,精神力也会越来越强,到了一定境界时,自然就会产生神识。但如果在玄修的基础上,使精神力、神识与魂魄变得更强大,会有很多好处的。不提诸多攻击法门,战斗时会变得更加耳聪目明,就说绘符,它对精神力与魂力就有着很高的要求。玄胎期修士精神力与魂力够了,实际上许多大修士也会画几道符,不过精通符纹的不多。因为到了玄胎期,有几个大修士能耐心从基础符纹学起?

  想到这里,他将这本功法放在一边。

  可以借鉴,但需去掉很多的“糟粕”。

  江宁又拿起一本功法观看。

  确实,魔修与玄修有着很大的不同,比如对待心魔的态度。

  玄修是要打败它,避免沾染它,魔修的态度则是“我即是圣,圣即是我”,主动融合它。还有“念头通达”,玄修是问心无愧,凡事退一步海阔天空,方能念头通达,魔修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人辱我一句,我杀人全家,这样才能念头通达。

  所以往往魔修性格都比较残忍,修炼的手段也比较血腥。但这些五花八门的修炼有一样是与玄修一样的,就是努力使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也不是绝对的,有的魔修也有着自己做人的底线,说他们是魔修,还不如说他们是快意恩仇的侠客。

  有的玄修名义上讲的是“正义”,实际作威作福,贪得无厌,更可怕的他们还能打着正义的大旗,诛伐异己,这些人往往比魔修还要可怕。

  “功法也如器,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但这些邪恶的修炼手段,是必须要放弃……”

  江宁先将它放在旁边,又“拉出”一本秘籍,还是魔修的功法,忽然他产生一个猜想,于是将这本秘籍放下,又将其余的几本秘籍一起拉了出来。

  果然,全是魔修的功法。

  也就是这些功法秘籍里,只有一本可能是荒族的体修功法……是可能,魔修中也有体修。

  这验证了江宁的猜想,即便那本《元血淬体功》是荒族带过来的,然而也就是这一本了。原因可能是这些过来的荒族人背后都是各自的部族,各自可以相信的人,因此各个修炼的功法,一起留在各自的部族里。

  魔修则不同,他们虽然跑到荒族,荒族也未必完全接收了他们,他们本身大多数也是心狠手辣、自私自利之辈,不会相信别人,因此他们过来了,也将各自修炼的功法秘籍带在身上。

  “想这些干吗,是我想的吗?”江宁自嘲地笑了起来。

  他收起这些功法,重新走进灵室修炼。

  十几天后,江宁在山洞门口,拿着经他修改后的“正道版”《锻神经》观阅,一边观阅,一边用笔用纸做着修改。

  与元血淬体功不同,它并没有说明,非得用修士的“灵血”,那不用就好了。

  这本锻神经里面邪恶的内容太多了,江宁将它们一一去除,然而去除后,与原来的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

  并且与九转神功不同,九转神功有夏有亮写的心得笔记,等于做了详细的注解。这本锻神经什么也没有,而原文简洁玄奥,又去掉了这么多内容,因此江宁一直不敢修炼。

  正看着,外面传来索索声响。

  江宁立即抬起头,看到刀寒青从外面走了进来。

  “哥……”

  江宁略有些不满,不是说好的吗,以后不要再来了,况且这还是在白天。

  “二弟,叶城主借增置官兵的名义出城,让我喊你去银秀峰,与他相见。”

  “增置官兵?”

  “朝廷下令,让历城增置二十营官兵,一下子增置了这么多官兵,城中兵源肯定不够了,这两天,叶城主亲自出城,察看各寨各堡,准备从一些可靠的大寨大堡里挑选部分兵源。”

  江宁眉头皱了一下。

  “怎么啦?”

  “没,城中还有其他的动静吗?”

  “其他的动静似乎没有,不过这么多天过去,看到两营历城卫还没有回来,再加上忽然增兵,城中已经有了一些议论声。昨天,马捕头还刻意问我,有没有听到你的消息,被我搪塞过去。”

  “唉,”江宁叹了一口气,两营官兵,整整一千人,最少有**百户人家失去了亲人。

  刀寒青也叹了一口气,他忽然又吞吞吐吐起来:“二弟,让你说中了。”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