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61章 马脚(上)

作者:午后方晴更新时间:2019-02-26 17:26:32
  黑勃寨快到了,远远地就看到两只高达十几丈的黑貘雕像,屹立在黑勃寨城门的两边,那是黑勃族的图腾。

  “刀卫参,你怕不怕?”萧布山问。

  这就是江宁想出的办法。

  不想不行,不仅是贪图那些战利品,还有刀寒青,若是没有好办法,强行攻打黑勃寨,刀寒青多半是回不来了。

  这个办法有些复杂。

  深冬来了,各营官兵驻守在城外各个兵堡里,什么都没有。当然,到了明年夏收就好多了,至少不再需要城中提供粮草供给。但今年不行。

  先从东四堡开始。

  城中的兵力不能随便调动,否则就会引起有熊家的警觉。以他们家的势力,想要调查,多半能查个水落石出。只要让黑勃族确认历城对他们下手,提前做了准备,甭打了,胜利的几率几乎微乎其微。

  现在历城有三十七营官兵,十八营驻扎在城外各个兵堡里,城中还有十九营。

  先暗中将城中的十九营官兵进行一次甄别,挑出最强的十营与最弱的九营。

  先让最弱的九营官兵押着供给去东四堡,送完后返回历城。反正他们也闲着,不可能动用民夫了,这是很正常的调动,什么人也不会怀疑。

  九营官兵离开后,东四营立即用最快的速度重新整编各营军队,将五队官兵打散,最强的编为临时两队,弱一点的编为三队。

  三队兵马继续留在东四营里,虽然大雪漫道,还有一些零星的商旅与冒险客,从各个兵堡经过。留下三队官兵,至少看上去,人数并没有减少。难道这些商旅敢进入堡中的兵营,一一查问人数?不但他们,就是有熊家的人来了,也没有这个权利。表面上看起来不少,就可以瞒天过海。

  最强的两队人马就暗中抽了出来,甚至江宁认为,兵不贵多,而贵在精,这样反而更好。

  一共八队官兵,分别在黎明前暗中潜入各堡,但不是回历城,而是从小道插向南四堡。

  同时,历城再将余下十营官兵派出,押运供给去南四堡。

  这也正常。

  天寒地冻的,押运供给很是辛苦,既然大家一起闲着,就轮流着押运吧。

  能将两边的行军路线看成一个不规则的三角形,一个是走三角形的两边,一个是走直线。

  但走直线的八队官兵走的全是小路,加上现在冰雪漫野,都不能称为路。还要远远地避开各个荒部,这一行会很慢。还有一条路,直接在会战打响前,四营官兵顺着东北方向,直接兵临黑勃寨下,然而半个夜晚根本到达不了,那只能白天走,白天走就有被发现的可能。东北这个区域与黑勃族多有着密切的往来,只要发现了,引起黑勃族警觉,整个计划便是失败。

  走东南方向也有发现的可能,但就是发现了,管东南各个荒部什么想法,会不会警觉,反正不会向他们动手。

  因此绕了一个大圈子。

  所有调动的兵马当中,无疑也就是这八队官兵是最辛苦的。

  因为这种情况,即便十营官兵将供给送到南四堡,他们也没有抵达南四堡。当八队官兵到达南四堡的第二堡时,城中比较弱的九营官兵再次出动,押运供给去西五堡。另一边南四堡的官兵如法炮制,抽出八队最强的官兵,与东四堡的八队官兵合在一起,一共十六队官兵,向西五堡出发。

  九营官兵回去后,十六队官兵抵达西五堡的第三堡。继续如法炮制,这时已经变成十八队官兵,虽然加起来,还不满四营兵力,却是十三营官兵的精华。

  最后是城中比较强的十营官兵押运供给去北五堡,正常的押运……而且就是合在一起,也不过十五营官兵。

  反观黑勃寨,四千多户人家,口数两万多。

  一旦官兵来攻寨,不用说个个都会拼命了。以荒族的凶悍,到时候半大的孩子,年长的老人,妇女,都会参与战斗,再加上寨中还有一些荒匪,高手未知,不过总兵力能迅速集结到近两万人。

  这也是现在许多边塞州府郡的困窘之处,明知道城外各部生荒桀骜不驯,但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征伐他们代价太大,只要不过份,皆默认了他们的存在,以及存在方式。

  到这时候,还不会有人怀疑。

  实际上,北五堡已经集近了近万兵马,并且是最强的近万兵马。

  近万兵马,兵力上还不占着绝对的优势,于是他想出了一条借兵,凭空借来四五千,五六千的“虚兵”,以壮声势。

  这是兵力调动的,还有一路人马。

  历城郡城外大约有十余万户百姓,具体有多少,谁也搞不清楚,多也多不过十五万户。在历城城周边生活着四万余户人家,包括刀家堡的八十几户。余下的则散落在历城郡各个城外的偏远处,九成五以上是荒族人。

  不提来历不明的赃物,这么多百姓的商贸,并且包括荒原深处的交易,绝对不是有熊一家能吃得下来的。真吃了这个独食,无论他家力量有多强大,也早被历城各个家族给联手铲除了。

  黑勃寨无疑是一个大户,他们的出产,他们的需求,不提赃物,也是一个庞大的交易数字,除了有熊家,应当还有其他人家与他们交易。

  前面江宁说完,后面萧钟两家的长老也大大方方地承认,两家每年都会安排人,带去黑勃族与其他荒族所需要的商品,换来大量牛羊与皮毛。不仅萧钟两家,城中有不少大家族都与各部荒族有着商贸往来。

  江宁不会责问对与错,也没有权利责问,但他的计划就是根据这一情况制订出来的。

  不能两家,萧钟两家一起来,又会让黑勃族产生怀疑。

  总之,在发起正式进攻前,不能让黑勃族产生任何怀疑。

  萧家与钟家几个长老商议了好一会,最后决定让萧家出面。

  在最弱的九营官兵押运供给去东四堡时,萧家在城中放出一个谣传,说垄州有一个大商户,向萧家订制了大量裘皮制品。随后派出人前去黑勃寨,与黑勃族进行草谈。

  是草谈,将大约价格谈下来。具体的价格,得看货才能商议。

  一般来说,荒族是质朴的,往往会人族商人贸易时,会吃亏上当。但黑勃族暗中与有熊家串通,又与荒匪勾结,他们不但凶悍,也渐渐染上许多人族奸商的坏习惯。

  若是真有这笔订单,有熊家也会迅速通知黑勃族,黑勃族不好说坐地起价、漫天要价,但会涨价。这个无所谓,无论他们涨多少价……而且涨价正好,因为押运来交易的商货的商队,必须找一个借口逗留在黑勃寨,涨价了,货到了黑勃寨,还会讨价还价,借口便有了。

  草谈好了,到了交易时候。黑勃族不可能派人押着大群牛羊进城交易,萧家只能押着商货前去黑勃寨。

  交易的数量庞大,押运的人手也会多。

  就能借机安插许多官兵进来,这些官兵必须有两个前提,胆子得足够地大,还要机灵。修为不能差,也不能太高,太高了,黑勃族的人又会怀疑。

  因为黑勃族必然会涨价,萧家派来的人也会时不时回历城,向家族请示,能进进出出,就能互通往来。

  当兵力基本上调集好了的时候,行动开始。

  黑勃族一年会出产无数马牛羊,这些牲畜不可能一入秋全部杀掉,而且他们自己以肉食为主,尽管到了深冬,黑勃寨中还会有许多牲畜。

  有许多牲畜,就会准备大量草料。

  利用在黑勃寨交易、讨价还价与逗留的时机,派人进行一些暗中观察,然后与集结好的大军约定好日期。现在正是天寒地冻之时,到了夜晚,野外静悄悄一片,连个鬼影子都找不到。

  到了约定日期,大军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到黑勃寨二十来里处十来里处,等候寨中的消息。

  萧家带着这些人半夜里杀出来,一分为二,一部人马去黑勃寨草料场放火,一部人马去牲畜棚放火,将马的缰绳斩断。

  这时,这两批人会很危险。然而只要火点起来,再加上受惊的牲畜在寨中狂奔乱跑,黑勃族必然分出人手灭火,收拢受惊的牲畜,因此这两批人会有危险,但不会全军覆没,能不能拖到大军到达,就看各人的运气与机灵了。

  寨中也一定会大乱,大军杀到……必然会拿下黑勃寨,代价也不会太高。

  不过江宁只向鲁卫将与萧钟两家的几个长老说出他的计划,在说出前,又让他们做出再三的保证,不能对外公布,是他想出的点子。

  形势是明显的,历城必然对黑勃族下手,但不会对所有荒部下手,更不会对有熊家下手。

  萧家不怕有熊家,钟家不怕有熊家,鲁卫将更不怕有熊家,自己怕不怕?

  几个人同意,鲁卫将又说:“计划是计划,会有变化,你聪明,随萧家人一道潜入黑勃寨,参议指挥。”

  江宁懵圈了,绕来绕去,怎么将自己绕了进去?

  眼下,除了他,还有精挑细选出来的三百多名官兵,一起化装成萧家的下人,或请来的帮手,江宁略有不同,化装成一个小厮,是小厮的身份,就能呆在萧家几个长老身边。

  江宁没有回答,神情也不大高兴。

  这是深入虎穴,谁不怕。

  已经来了,怎么办?

  他是怕,不是紧张。其他人不但怕,许多人都有点紧张……这是一个最大的马脚,但到现在江宁与萧家几个长老都没有察觉。江宁神色不悦不是怕不怕,而且另一件事。

  以前他也与萧家的人打过交道,因为萧家有不少人出任了历城各个衙司的官员,历城卫里也有萧家的将领,对他的态度有些傲气,这是正常的,这些人修为都远比他高,又是六品之家,还想对他和颜悦色,能有多少人是夏有亮?

  这次萧家来了不少人,反过来有许多人修为远不及他。萧家嫡系直系甚至庶系子弟也就罢了,有不少萧家的下人,对他说话语气同样很傲慢。

  “管中窥豹,略见一斑,看来萧家的人也不是好同志,更不是合作的好伙伴。”

  黑勃寨的城门打开。

  黑勃族是正统的荒族,除了突出的大嘴巴,满身的厚密的毛发,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他们不耕不织,却常年乘坐在各个战骑上,套马圈羊,因此四肢短小粗壮有力。

  领头的大汉便是最最典型的荒族人,两臂虽然短小,可是十分壮实,肌肉都快拧成了疙瘩,虽然天寒地冻,他只穿了一个短背心,远远的,便让人感到了一种狂野凶悍之气。

  萧布山小声说:“他就是黑勃族长黑勃八普。”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