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62章 马脚(下)

作者:午后方晴更新时间:2019-02-26 17:26:32
  这是一笔大交易,又是一头大肥羊。

  黑勃八普大步走上来,分别给萧家几个长老来了一个拥抱,又对萧布山说:“萧三长老,我们有多年未见了吧。”

  萧布山指了指身后长长的货车。

  他在萧家地位很高,但是大交易,萧家也重视,所以才派他过来。

  “懂,懂,能否让我看一看货。”

  “行。”

  萧布山先带着他看货,多是平时用的物事,这些大约看看就可以了。但还有一些很贵重的货物。

  “黑勃族长,你看,这是由州的秋刀酒。”

  “是由州秦家的秋刀酒吗?”黑勃族族长立即开心地眯起了眼睛。

  “还能有第二家?不但有秋刀酒,还有火灵门的丹药。”

  火灵门位于高州,也属于西北五大宗门之一,不过名气比天苍派要小很多,但此门有好几处地火,于是火灵门将它们开发出来,用来炼制丹药,在整个西北,火灵门丹药是最好的,供不应求,像历城这些小地方,往往在市面上都买不到。

  除了这两样,萧家还带来了其他一些很贵重的货物。

  黑勃寨好东西也不少,不仅是他们自己出产的牛羊皮毛,还有从各个门路得来的,来自石梁山上的出产,比如一些野生的灵药,一些凶兽与妖兽身上的一些有特殊用场的皮、血、骨骼,一些稀少的矿材……等等。

  不过这些是附带品,这次主要交易的还是皮毛。

  黑勃八普草草地看着各个货车上的货物,忽然看着一个小伙子问:“你干吗哆嗦?”

  江宁认识,这不是萧家的人,而是从白川堡挑出来的一名伙长。

  “小的,小的,”黑勃八普这一问,这名伙长更紧张了,哆嗦地连话也说不出来。

  “要遭。”江宁心想道。

  萧布山走过去:“你怕什么,难道黑勃族长会吃了你。”

  又转过头说:“黑勃族长,这次押运的货物多,请了一些下人,这些人未出过什么门,没见识,你莫怪。”

  黑勃族在历城城中是什么名声,黑勃八普是知道的,他哈哈一笑:“不怪,不怪,进寨吧。”

  大伙押着车子徐徐进入寨中,江宁留心地看着四周。

  黑勃寨说是寨,实际已经是一座小城,寨中已经出现一些精美的建筑。不过大多数房舍依然很粗陋,垒石为墙,茅草为顶。但不代表着黑勃寨贫穷,江宁看到大多数女子,包括一些还没有结婚的小姑娘,身上皆带着华丽贵重的首饰,每一个人红光满面,几乎看不到面带菜色的人,说明他们的伙食也很好。

  之所以房舍简陋,说明黑勃族与许多荒族一样,对房舍不是太讲究。

  寨子中间有一个十字形的大街,街两边零星地分布着几十家店铺,江宁还看到一家妓馆,里面走出来的全是人族女子,不用说,基本上都是荒匪掳来的。正常情况下,即便沦为娼妓,也不会来黑勃寨。

  也有一家客栈,同样的,做的不是正常人族的生意,而是荒匪,或者其他荒部来客的生意。

  萧布山带来了这么多人与货物,不可能住客栈,但黑勃寨面积大,有一些空地方。得知萧家大队人马过来,黑勃八普提前划了一块空地,置放了许多厚实的大帐篷,在帐篷里又置放了一些柴炉、床榻、桌椅等生活用品,用来安置萧家的人。

  大队人马徐徐进入这片空地。

  “萧三长老,我想请求城主府派一名税官来我们寨子驻扎。”

  江宁抬头看了他一眼。

  荒族也要征税的,严格说,只要在月朝地盘上,都是月朝的子民,就必须得征税。

  不仅内腹地区,即便历城城池附近的熟荒,也必须向城主府纳税。当然,为了安抚,税很轻,几乎与品家差不多。

  城主府看中的也不是税,而是其象征意义。向城主府纳税,代表着向城主府臣服了。

  如果黑勃族真的臣服于城主府会发生什么?城主府会不会立即取消这次行动?

  但他心里摇头,这是不可能的,黑勃族走得太远,远得无法回头。历城官方不会同意,历城那么多受害者家属也不会同意,石梁山的荒匪更不会同意。

  萧布山停下脚步,诧然:“黑勃族长,何来此言?”

  “萧三长老,你看,历城于北道连筑五堡,两堡就在我们黑勃寨的边上。”

  “哈哈,黑勃族长,你多虑了。增卫营,筑兵堡,是朝廷的命令,不仅是历城,边塞各郡都是这样的。当初赞堡址时也考虑到贵寨,本来朱岭堡不是筑在小朱岭,而是筑在石梁山山道的大尖峰。因为贵寨,将第二个兵堡拉到小朱岭,这样,第三个兵堡便能移到巍山,与贵寨也能错开了。巍山堡的营将是钟家的孩子,你们也与钟家打过交道,难道不清楚吗?”

  “可是这么近,我也怕未来会发生冲突。”

  “为什么冲突?据老夫所知,城主府给巍山堡与朱岭堡的官兵所下的命令,是尽量避开贵寨。为什么贵寨不能也做一点避让?难道你真想带领黑勃族凌驾于月朝之上?”

  “怎么会,怎么会?去年还是我们替你们家追回来的货……”

  “黑勃族长,这件事还好意思说!”

  他们说的江宁就不知道了。

  一般来说,在北道、东道、南道,各个荒部与荒匪多少还买萧家与钟家的面子,至少月朝一统人族地盘后,没有谁劫他们两家的商货。

  除了这三条商道,还有一条商道,那就是沙原深处各部荒族,在哪边有熊家如鱼得水,但不会有人给萧钟两家面子了。不过在人族的地盘上,两家又占着优势,可能周边各郡还忌惮着有熊家,再往平渭府哪边去,不会有人卖有熊家的账。只是有熊家黑白通吃,历城大多数荒族与他们家有着密切的往来,总体上,有熊家依然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然而就在去年,萧家从沙河郡押来一批很贵重的货物,却在石梁山山道上被人劫走了,好几名萧家子弟,以及几十名萧家的下人也惨遭杀害。

  这可是在历城境内!

  萧家暴怒,派人彻查此事,并且扬言,会不惜一切代价,对凶手展开报复。

  有熊家看到萧家动真格的,他们派人劝说,又让黑勃族“协助”,将货物追了回来,还送来一些人头。

  作为一个大家族也不能一昧意气用事,他们想了想,便揭过了这件事。

  但作为历城最顶级的品家,无疑也等于被人狠狠打了一个大耳光。

  “萧三长老,我可以指天鸣誓,那件事与我们黑勃族没有半点关系。”

  “你当我们萧家不知道吗?若是有关,还会与你们继续交易?但是黑勃族长,不是我多嘴说一句,沙原哪边的人才是他们真正的朋友,而你们,只是他们的棋子。”

  黑勃八普心中冷笑,正因为有了有熊家族,你们才会委屈求全,若没有他们,你们这些人族还不知道会将我们当成怎样的一只肥羊!

  两人半真半假地说了一些话,天色渐暮,今天是不能仔细查看商货与交易了,黑勃八普亲自宴请萧家几个长老,至于江宁他们,黑勃八普同样派人送来几只烤羊,还有他们自制的烈酒。

  江宁尝了一口,又辣又涩,几乎不能进嘴,到是烤羊的味道还不错。

  过了许久,萧家几个人回来。

  但他们与江宁坐在帐篷一声不吭。

  沉默良久后,萧布山说:“洪伯,你出去看看。”

  一个老者站了起来,走出帐篷,顺便货车看了一圈回来……看的并不是货车。

  “各位,是有人在监注我们。”

  大伙一起叹了一口气。

  当江宁在巍山堡说出整个计划时,惊艳得让鲁卫将张大嘴巴,半天没合上。

  萧钟两家的人也恍然大悟,原来他们呆在巍山堡一筹莫展时,鲁卫将曾说过,我回历城请一个人过来。然后他将江宁带到巍山堡,两家的人皆没有认为鲁卫将请的是江宁,江宁也不会让鲁卫将用一个请字。

  没想到,鲁卫将请的正是江宁。

  就是这个看起来完美无缺的计划,还没有进黑勃寨,便露出一个大大的马脚!

  “我疏忽了……”江宁迟迟,说了一句。

  这个马脚是江宁的疏忽,以至萧家几个人都有些不满地看着江宁。

  萧布山安慰道:“刀卫参,不是你的错。”

  他表情未必是安慰,萧家其他人表情更是**裸的。

  江宁脸色更阴沉,这句话也得反过来听,不是你的错,就是你的错!大败,是你的错,胜了,惨胜,伤亡重,还是你的错!自己卖弄小聪明,主动一头跳到这个深坑里,正好成了两家几个老家伙的替罪羊。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