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81章 贪婪(下)

作者:午后方晴更新时间:2019-02-27 04:02:07
  要先说到地价。

  说地价要说到这世界的历史。

  据传在很古以前,有一个神话时代,那时有真正的仙人,这些人才真正拥有排山倒海的能力。

  因此在红森原里,江宁想到了这个世界的神话。

  这只是传说,谁也没有见过真正的仙人。然后到人族的历史,同样是一段久远的历史,有记载的就达到了几十万年。

  虽然这世界广大无比,可是几十万年下来,各个修士的修炼战斗,普通人的生活必需,再多的资源也消耗了。

  于是逼得许多人想办法,例如元石矿,只开采不维护,早完得开采完。于是有人寻找到灵脉,不是三山门与青渭街的灵脉,是真正中大型的灵脉。然后将它们看护起来,再布上法阵,久而久之,在灵气的滋润与法阵维护下,便会诞生出新的元石矿。

  唐国时,江家也有十几处元石矿,有几处还是特大型元石矿,就不知道它们现在被哪家势力瓜分了。

  对各种精铁精铜的回收重炼……在这上面,也不能做到尽善尽美,各种矿藏越来越紧张,有的矿藏都挖到地下千丈深处。早晚有一天,所产不足所用,不过那还遥远着,不知几万年还是几十万年,也没有人考虑。

  各种灵植灵殖,植是种植,殖是养殖。

  就像历城特产之一血鹿,它的血液有滋补血气、壮阳强身之功效,它对体修有着很重要的帮助作用,也是许多丹药的主要药材,至于价格不用说了,很贵很贵。

  养殖血鹿,就必须种植阳芝草,提供普通的草料也行,但那样,其血液就没有什么功效了。然而阳芝草种植麻烦不说,产量也很低,想养好一只血鹿,得用一百多亩良原来种阳芝草。

  当然,这不是人族有着长远的眼光,而是相关的资源越来越少,因为利益所带来的各种新产业。

  西北人烟比较少,可不代表着地价贱到不要钱的地步。

  如历城,安全的活动范围是在历城城内,以及城池周边不足百里的方圆。这些地方有房舍,不宜种植养殖的山峦旱原地带,也有各种灵植与灵殖,占用的良地面积还不小,如历城外的萧家堡,一半地被萧家用来种阳芝草饲养血鹿。

  余下的地方,才是提供历城十几万户百姓粮食麻藤、瓜果蔬菜的农田区。

  虽然还是不紧张,可这是现在的,刚刚结束千年战乱,未来,即便没有匹配令,人烟也越来越多,田地也越来越紧张。

  历城也有一些品家,然而放在平渭府、垄州,他们也没有什么话语权,特别是商业上的话语权,因此就是萧家钟家,也喜欢置办地产,其实不仅萧家与钟家,那些一品家族都喜欢置办地产。可能收益小一点,但它收益很稳,子子孙孙都能受益的。

  再看十六原,提起十六原,都会想到一个词:水草丰美。这个水草丰美不仅是水源充沛,土地肥沃,还分布着许多小灵脉,都不能称为灵脉,它们比刀承保找到的那个小灵脉还要细微几千倍,根本不指望用它们来修炼,但可以灵植!

  所以春天到来,十六原是一副草长莺飞的美丽景象。即便以黑勃族那种粗犷的定牧方式,一亩草场也能养起来两三头羊,一头肥羊就值近两十个响币了。若是换成萧家来养殖呢?即便老老实实地交纳十税抽一的农牧税,善待下人,一亩草场一年也最少给他们带来二十个以上的响币净收入。

  还有收益更高的牛、马、战马,以两家的技术,也能养殖经济价值更高的血鹿、香狍、长毛貂、花斑獐等名贵牲畜,那么一亩草场又能带给他们多少收益?

  况且这是年年有的。

  即便刀家堡外那块贫瘠的草场,没有两百响币一亩的价格也拿不下来。

  这是直接的收益,控制了十六原与黑勃寨,石梁山交给了三山门,可是两家还能获得一部分利润。十六原东面与东南方向,也有大片的湖泊、河流,虽不如十六原,但比刀家堡外的情况要好得多,这里生活着大大小小两百多个五六万户荒族,控制了黑勃寨,等于隐形地控制了这两百多个荒部的商贸。

  它们都是明显的帐,不提在座的,即便一个稍有见识的小兵也能算得出来。

  江宁早有预料,可在心里忍不住念了几声,太心黑了,太心黑了。

  钟家家主小声地补充一句:“哪里位于石梁山下,很危险。”

  有的没有反应过来,心想,现在还危险?

  若是原先不好说,现在大半个石梁山的荒匪都被清剿,周边各个荒部看到城主府的使者,浑身发抖,省怕历城卫的屠刀又向他们落去。未来还有三山门入驻,边上又有两个兵堡,这样都叫危险,乖乖待在城里吧。

  江宁眉头却皱了一下,钟家家主说的危险可不是这个危险,他话外之音,那就是,除了我们两家,其他家族有力量将十六原开发出来并且能守得住吗?

  没有,一家也没有,无论符家牛家,还是申家马家。

  萧家家主插了一句:“城主大人,我们两家是有功的,可那些战利品,我们一个也没有要……”

  战利品不仅是战俘与十六原,还缴获了大量财货。

  不仅有钱票与元石这些现钱,还有货。

  货也不仅是牲畜,粮草衣帛,以及一些奢侈的生活用品与首饰,还有许多兵器。

  这些还不算贵的,除了这些外,还有许多珍稀的矿石,符箓,法器,灵药,丹药,特别是在剿灭黑骷军老巢时,所得到的收获,几乎相当于黑勃寨里一半的财货价值。

  除了黑勃寨与黑骷军外,这段时间历城各方势力还清剿了二十几伙石梁山的荒匪,有一半人是挂在历城悬赏榜上的。沾到这些修炼的东西,不论那一样都很昂贵,有几样,能与当初江宁在有熊家偷来的那株地龙参相比。

  它们累积起来,即便处理价出手,也是一个吓人的天文数字。

  但账不是这样算的,萧家要按战功算,那么看两家的战功。

  先是首倡之功,可是现在,即便刀寒青也感到,当初两家挑唆鲁卫将向黑勃寨发起进攻,是不安好心的。

  叶晨未找他们算账就是好事了,还敢提首倡之功?

  再到谋划之功,这次能大捷,也不完全是江宁的谋划之功,萧布山三人同样有着功劳,并且为了逗留黑勃寨,弄出了那笔大订单,两家经济上多少也有些损失,其他人也有着补漏拾遗的功劳。

  然而再怎么算,两家也没有江宁的功劳大。

  再到战斗功劳,得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便是从巍山堡出发的那批人,他们的战功最大。第二部分是后来两家家主几乎将全城所有先天以上的修士,都调派出去的战斗,也有功劳。若不是这批人也跟了过去,不要说清剿了几十个荒匪团伙,即便当天晚上黑勃寨中的许多敌人,都能平安地逃出去。但后一批人,明显没有前一批人的功劳大。

  两家的高手是倾巢而出了,因为有熊家盯着,第一批人当中,两家的高手并不多,严格说,只论战斗功劳,两家还远不及历城卫,也不及三山门。若是公平评功的话,江宁能相当于他们两家五分之一的功劳。

  十六原想要出售,必须在价格上做让步,但再怎么让步,一亩草场也要卖三百多响币吧,还有黑勃寨与十六原本身的地理价值呢。难道他们的战功,价值十几亿响币?那得分给江宁多少响币,三亿,四亿?江宁敢要吗?两者身份不一样,再扣掉四分之三吧,分给江宁一亿响币,江宁敢要吗?

  战功也要估值的,可是两家将它们估得太高。

  况且后面还有,十六原与各部荒匪的战利品与第二批参加战斗的人无关,第二批人的战功赏赐是后面那批更大的土地!

  两家还要瓜分。

  扈南城丞活活气乐了。

  叶晨依然很平静,说:“萧曹主、钟曹主,你们说的有道理。你们两家不仅有功劳,现在也成了历城最重要的力量。而十六原位于石梁山下,尽管剿灭了许多荒匪,不代表着以后没有荒匪潜入进来。再说,还有一个更厉害的血刀军,你们成了历城最重要的力量,本官也不想你们两家再有损失。因此本官打算安排一营历城卫入驻,再与三山门联手,将十六原招租给一些熟荒。”

  刀寒青心想,这主意好。

  十六原哪里,除了萧钟两家外,别的家族还真不敢去。

  三山门是过去了,可事前说好的,他们要的是山,而不是原。

  然而城主府若出面,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况且有了两个兵堡,后面还有一个与城主府关系密切的三山门。

  萧家另一个长老急了:“城主大人,我们说好的,而且我们萧家三长老他们也牺牲了。”

  “是你们想打黑勃寨,还是本官想打黑勃寨?你们萧家死了人,历城卫又死了多少人,其他家族又死了多少人!”

  “洪伯是真玄期。”

  “洪长老是真玄期不错,然而为什么几个小兵都活了下来,他们活不下来!自己掉以轻心,与本官有何关系?”

  “我们与鲁卫将说好的……”

  “你们是怎么对我说的!”鲁卫将怒了:“是以公道的价格将十六原与黑勃寨收购下来,五千万响币,五万块中品元石,就将那么一大片地方拿下来,你们以为十六原是寸草不生的沙碛啊!你们口口声声说,某个家族作恶多端,至少他们还不敢打城主府的主意。我看你们两家,才是想反了天!”

  钟家家主连忙圆场:“城主大人,卫将大人,非是我们两家想为难,哪里确实位于石梁山下,许多下人对哪边都有畏惧感,雇佣他们去,除非出高薪。以前又是黑勃族经营的,经营方式很粗糙,轮到我们经营,我们还要出许多人力物力去完善……”

  “这么多难处,你们就不要经营呗,何必废口舌。”

  “我们是有功的。”

  “功有多大,要不要我写奏,恳求陛下赐你们二人一个担任大司刑,一个担任大司工。”

  萧家家主担任历城刑曹曹主,钟家家主担任着历城工曹曹主,但与大司刑、大司工不知差了多少级别。

  这个笑话太冷。

  “就这样吧,一起回去。”

  叶晨让衙役将所有人轰了出去。

  “二弟,萧家怎么会这样?”刀寒青说。

  “是人,都有贪婪之心。他们有,你有,我有。”

  “我们有……?”

  “若没有,为什么当初我敢潜入到有熊家偷地龙参?”江宁小声说。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