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00章 觐见太后

作者:金绾绾更新时间:2018-08-31 05:22:21
  夜深人静,远处黑黢黢的富丽宫殿,仿若死去的巨兽。ww

  云听若跟着卫嬷嬷,穿花拂柳,随后来到紫宸殿。

  这一路拐了十九道弯,十二次台阶,六个拱门,以及七个长廊。

  全在云听若的记忆里。

  “四小姐,今晚你先歇着,明早奴婢在随四小姐去向太后请安。”

  卫嬷嬷说完话,她身后的宫女便忙碌了起来。

  轻纱飘渺间,女子的香气十足,云听若皱起小巧的鼻子。

  抬脚走向窗台处,凉凉的风吹过,消散了鼻尖那浓密的胭脂味。

  亭亭玉立的宫女前“四小姐,热水已备好。”

  冬儿抬眸望过去,层层纱帷迎风轻舞飞扬,宁静幽雅,四扇鸾凤合鸣玉屏后,以千年桐木制成的浴桶,此时冒着如梦白烟。

  “你们都下去吧,小姐有我照顾。”

  小姐沐浴时,不喜欢人伺候,连她也不得近身伺候。

  “这。”一个圆脸的宫女有些犹豫。

  不过见到冬儿一脸坚持,只能退出宫殿。

  关宫门后,云听若回眸,神色之间,仍是一贯的镇定自若,一步一步来到浴桶边。

  冬儿立马退下,去忙着收拾自己的床榻。

  主仆两各自忙着各自的事。

  但听耳畔声音幽邃,仿佛从天边传来,魅惑飘渺“冬儿。”

  正拍着被褥的冬儿立马转身前“小姐。”

  “近一点。”云听若的语气,让冬儿疑惑。

  小姐这是怎么了,平常沐浴时都不让她靠近。

  内心里隐隐深出不安了,好像察觉到什么。

  冬儿走到云听若背后,眼前柔滑乌发披散在稚嫩的肩膀,肌肤白得耀眼生花。

  隐隐约约间,冬儿好似瞧见云听若后背一缕花纹,她刚想看清楚。

  只听得轻轻叹息,从虚无传来。

  冬儿立刻垂下头,不胜惶惶地连退三步,忐忑不安的揪着手指“小姐,我---!”

  “你既是知道,为何不继续说下去。”云听若勾的语气很是严厉,却音调大小有度,出沁心的冰凉。

  “小姐。”冬儿扑通的下跪在浴桶前,发间珠玉流苏叮当悦耳,头低低的很低。

  在大将军府门口,小姐对她做的手势,其实她看见了。

  小姐是要让她留下给云麟传信。

  可她担心小姐,第一次违背了小姐的命令。

  “冬儿,无论在什么场合,发生了什么,你的大脑必须要全面考虑,而不是单单考虑一点。”

  云听若这次口吻,以往来得都要冷锐。

  她和冬儿都进了宫,大宅院的孩子怎么办,云麟也不知道,更何况连她都不知道,自己要在宫里待多久。

  云啸若是回来,找不到她岂不焦急。

  若是以后在发生这样的事,那该置杀手天下怎么办。

  “小姐,是冬儿考虑不周。”

  冬儿垂着头,眼神里涌起了懊恼。

  她自以为现在改变了很多,可其实她的脑子还是那么笨。

  这些她当时都没想过,一心担忧小姐。

  “冬儿,你的担忧过于泛滥,这严重影响你的思考。“

  云听若揉揉眉心,知道冬儿是担心她,可她现在更不能心软。

  这会对冬儿以后的判断,产生严重的错误。

  杀手天下成立后,冬儿虽说不对当什么,但她是她身边之人,同样也会面对各种危险,各种生死,或者是被迫离开。

  那时候的她,必须有一颗明确的心。

  云听若这番话,让冬儿后悔不已,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她做出失误的决定,那必然要受到惩罚,以及累积经验。

  争取以后永远都不会在发生。

  “今夜,你倒吊睡床。”

  “是。”冬儿回答的斩钉截铁。

  宫殿里一晚,只有啪嗒啪嗒的声音,那是有东西掉下又爬起的响动。

  冬儿都不知道一晚掉了有几次。

  她只知道,现在她的膝盖弯曲处都红肿了不少。

  还未到凌晨,宫殿外有了轻微的动静。

  冬儿从床艰难的落到地。

  身子一个晃悠,腿部的酸痛涨的厉害。

  不过她还是咬着牙齿,双手扶着墙壁慢慢挪了出去。

  殿外的空地,一个小身影正做着怪的动作。

  冬儿不吃惊。

  这是小姐常做的,叫做体操。

  没过多久,卫嬷嬷带着宫女来到紫宸殿,她从正宫门而进,自然是没有看见宫苑后云听若。

  “人呢。”

  卫嬷嬷见宫殿里干干净净,一个人都没有。

  “回卫嬷嬷,四小姐一早在宫殿后,说去锻炼身体。”

  一直守着紫宸殿的宫女乖巧的回答,四小姐身边的丫鬟有过吩咐,卫嬷嬷问起,这样回答。

  “锻炼身体。”

  这词语好怪异,卫嬷嬷瞳孔缩紧了一下。

  这四小姐,不会是进宫犯傻了吧。

  居然一大早跑去锻炼什么身体,可别耽误了觐见太后的时辰。

  “快,前面带路。”

  “是。”

  宫女见卫嬷嬷面色不好,赶紧的带着卫嬷嬷去了宫苑。

  宫苑深深,青瓦配青石板,玲珑迂回的长廊,除了能赏花,还能看见池塘里五色锦鲤欢快的游来游去。

  两边种了不少桃树,粉色的花骨朵含苞待放,莺呖婉转,说不尽旖旎温柔。

  冬儿扭动着双腿,咬牙坚持下来,到觉得双腿没有那么痛了。

  “小姐,我们在宫里做这事,怕不太好吧?”

  犹豫了再三,冬儿还是开口说道。

  “没事。”云听若摇摇头,她本来有小傻子的称呼,做这种惊讶的事到让人不觉得有什么。

  若是她安安静静的,到有些显眼。

  “小姐,你说这太后会让你在宫里住几天。”

  冬儿倒吊了一晚,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

  “多则几天,慢则半个月。”

  云听若还没有见到太后,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她继续压腿,做完这动作后,又伸了伸懒腰,深呼吸一口气,空气好的没话说,没污染是对身体好。

  “啊。”冬儿苦恼了,几天还行,这要是住太久,可不是要急坏云麟,还有这大宅院的孩子们怎么办。

  “小姐,都怪奴婢不好。”冬儿再一次发出懊悔声。

  “新的一天,不谈过去之事。”

  云听若倒没有冬儿那么紧张,既来之安之,算是急也没有什么用。

  倒不如用脑想办法。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