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719章 臣服

作者:归心更新时间:2019-06-12 16:17:14
  天帝本纪记载:“正元二十一年,冬。

  天帝入宫,百官惊惧跪伏,孔戊己傲然立,帝赐之死,于午门外斩首。”

  “至此,儒门群生,不敢置喙国法,礼教轰然而落。”

  堂堂一代大儒,就这样死了。

  场中的所有人,都是心中畏惧忐忑不安。

  李图杀起人来,根本不在乎对方是什么身份,有多么大的威望。

  这对于儒门来说,也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这也正是李图的目的所在。

  他深深的明白,封建之毒,毒在何处。

  不在于大土豪大地主对百姓的压迫。

  不在于皇帝高高在上凌掠众生。

  也不在于男尊女卑礼教大防。

  而是在于制度!封建所依靠的本质!这些东西都只是这个制度的一个部分,一个组成。

  不把核心的制度打倒,天下贪官那么多,土豪那么多,几时能够杀得完?

  唯有从根本之上,将这种礼法斩草除根。

  才有可能建立起新的世界。

  而孔戊己,正是当今礼法最大的一面旗帜。

  就算他不主动出来跳,李图也会找上他,把这面大旗砍盗。

  既然他还主动找死,李图便不会吝于赐予他死亡!屠夫?

  刽子手?

  李图丝毫不在乎!——如果太在乎世人或者史官的评价,不过会变成这种评价和史官之笔的奴隶罢了,又做得了什么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呢?

  这只是一个线头,一个开始。

  从今天开始,逐步将这狗臭屁一般的礼法,彻底打倒!这是李图必须去做的事情。

  百官都肃然,每个人都恭敬到了极点,此刻再也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臣等,恭请圣上择日即位,以慰民心。”

  此刻,李隼又是一声高呼!臣等,恭请圣上择日即位,以慰民心。”

  臣等,恭请圣上择日即位,以慰民心。”

  臣等,恭请圣上择日即位,以慰民心。”

  ……百官轰然开口。

  无论他们怎么想,是真情还是假意。

  现在都只能拥立云熙为帝。

  否则只有死路一条!云熙深深呼吸了一口,她转而看向了自己的老师李图。

  李图微微一笑,道:“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便是黄道吉日,今日就可以登基!”

  今日登基!瞬间四野林立的西南将士,骤然举起了手中的武器,高声呼喊!“登基!”

  “登基!”

  “登基!”

  ……声音宛如雷震!皇宫都随之震动。

  在所有人的目光和充满热情的声音之中,云熙也感觉到一股热血缓缓流动,让她充满了一种使命感。

  登基!云熙点点头,深呼吸了一口。

  李图缓缓抬起手,轻轻一压,周围雷震般的声音随即消失,全场都安静了下来。

  云熙当即开口,道:“今日登基!”

  她充满了自信!场中肃然!“二殿下云锐,骠骑将军易秋柏到!”

  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高呼。

  顿时,所有人心中都是一动。

  他们现在来做什么?

  大皇子云壑、四皇子云安都已经死了。

  如果说还有谁能够有资格与云熙争夺皇位的话,那就只有云锐了!而且,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是一个男子,而且战功赫赫,或许很多人都会拥戴他。

  比如骠骑将军易秋柏,就一直都是二皇子的心腹。

  如今京城之中,易秋柏一声令下,加上云锐的号召力,未必不能与云熙一争高低!众人的脸上都是凝重非常,转头朝着声源方向看了过去。

  李图和云熙也转头看了过去。

  众人目光所及之处,只见一个中年人和一个青年并肩而来。

  中年人一身黑色的礼袍,隆重而肃穆,他的嘴角也带着一抹微笑,仿佛是去参加一场盛大的宴会一般。

  而青年男子也同样如此,一身明黄色的袍子,非常华贵隆重,就像是参加一场重要的宴会。

  这两人正是骠骑将军易秋柏,以及二皇子云锐!他们没有带一兵一卒,也没有带武器,连甲胄都没有穿。

  从染满了鲜血的台阶上一步步走来,却显得平和非常。

  场中众人都是愕然了。

  看这情况,两人根本不像是为了争夺皇位而来啊。

  李图嘴角微微一笑,道:“二殿下、易将军,满面春风,神色潇洒,如此轻松,真是令人佩服。”

  易秋柏已经走近,也是一笑,道:“天下定于一尊,大世将开,云熙殿下即位,苍生有福,我易秋柏,也终于完成了先帝的遗命,如释重负,安能不轻松?

  哈哈,哈哈哈!”

  他大笑了起来。

  而云锐也走到了云熙的面前,他又惊又喜,看着云熙,道:“五……五妹,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公主,可怜二哥这么多年,居然一无所知……不过不管你是男是女,我相信你都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皇帝的。”

  他由衷而发,话语中充满了高兴和欣慰。

  闻言,场中众人都是脸色微微一变。

  易秋柏和云锐的话,充分表明,他们根本无心争夺皇位。

  皇位乃是至尊,谁会没有一些欲望?

  实际上,云锐的确也曾动过心思,想要进入这场角逐之中。

  但幸好的是,易秋柏一直很了解他。

  在易秋柏的引导之下,他也逐渐认清了自己。

  是啊,自己并不适合在那金銮殿中去处理朝廷上的勾心斗角,去为那错综复杂的利益权衡伤神。

  他喜欢的是纵马驰骋,沙场执戟,向往的是西风凛冽的那种畅快。

  所以,何必去拘束自己呢?

  他释然了。

  当释然之后,他甚至还觉得十分幸运,毕竟比起云壑和云安,他的确算是很幸福。

  而且,他自幼与五皇子的感情便是最好,他最希望的,也是云熙当皇帝,现在云熙即将即位,自然没有丝毫的芥蒂。

  云熙点点头,也露出了笑容。

  易秋柏也看向云熙,深深行了一礼,道:“古天舒将军于我有厚恩,如今您能即位,古将军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他十分真诚。

  实际上,他们那一代的军伍中人,对古天舒都即位崇敬。

  毕竟,那是一个战神般的存在,唯有他,能够将匈奴杀到落花流水。

  “将军请起。

  辛苦了。”

  云熙开口,易秋柏这才站了起来,他环顾场中,道:“正好云安废帝建造了礼台,正好为新帝所用,不如百官移步,前往礼台,即日便行登基大典!”

  百官欣然同意。

  李图却是一笑,道:“百官且随我一起,前往慈宁宫恭迎太后主持大典。”

  他话音刚落,金銮殿中,一个老妇人带着一群宫女,却就已经走了出来,笑道:“不用恭迎了,哀家已经来了。”

  太后来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