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718章 夜云

作者:不信邪更新时间:2018-07-02 04:27:56
  姜轩看似随意回身一抓,但事实上这一抓下,却是凝结扭曲了数百层的空间,这其中有空间断层,有空间屏障,乃是空间术法的大奥义。

  擎天的巨手尚未接近,就被扭曲的空间大幅削弱力量,最后砰的一声,如水月镜花般崩溃了!

  姜轩巧妙的借用空间之势,把准帝的随手一击给云淡风轻的挡下。

  扭曲的空间恢复正常,众人的视线又看得清了,只见姜轩站在那里,与天空中的准帝四目相对。

  “力量倒是借用得巧妙,看来你深谙空间变化之道。”

  不知名的准帝不咸不淡道,并未因姜轩拦下了他的攻击而有什么情绪波动。

  “你是来主持公道还是来找我麻烦?”

  姜轩目光沉静的道。

  与准帝说话,他语气不卑不亢,没有丝毫惧意。

  以准帝的能力,早该察觉到这里的动静了,可他却这个时候露脸,不在事情不可收拾前出现。

  一入城就被人泼脏水,连负责维持圣城秩序的修士都被人给收买,他觉得这与准帝的不作为大有关系。

  甚至他心中生起阴谋论,说不得凛冬二老敢这般放肆,未尝没有准帝的授意在。

  “自然是主持公道。”

  那准帝神色阴沉,姜轩的态度和语气令他心中不悦,平日里可没有几个人敢这般和他说话。

  “既然是要主持公道,那你可清楚了事情来龙去脉?”

  姜轩说道。

  “我刚刚到达,略有耳闻。”

  准帝冷声道。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等等。”

  姜轩说着,重新走向凛冬二老。

  “住手!”

  见姜轩一副又要出手的样子,那准帝当即就怒了,无形的威势镇压而下,仿若一座太古巨山,压得许多修士心头沉甸甸的。

  不过姜轩连古皇的威压都感受过,何况是准帝这种最多算是伪帝的层次。

  他丝毫不受影响,一手并指成刀,冷冽的目光牢牢锁定凛冬二老。

  因为神眸的镇压,加上准帝也在场,凛冬二老没有逃走,只是怨毒的看着姜轩。

  “在我面前你也敢藐视圣城法纪?”

  高空中传来的声音透着寒意了。

  “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对这二人搜魂,一旦搜魂,一切真相都会大白。”

  姜轩说道,周围人听闻他的话,眼中恍然大悟,但又觉得十分无言。

  若真让姜轩给搜魂了,恐怕这凛冬二老也活不了多久了吧?

  “事情经过我自然会查明,你给我住手,若是再上前,就当你是要杀人灭口了。”

  准帝双眸眯起道。

  “姜道友,就按照他说的办,不要把事情进一步闹大了。”

  关斗罗、姬望枭等人,在这时纷纷向姜轩传音,好心提醒道。

  姜轩看了看和自己一道的东域联盟修士,略微沉吟,伸出的手放了下来,眉间竖眼慢慢阖上。

  也罢,就让这不知底细的准帝裁决看看,若他有所偏颇,到时再说。

  姜轩本也不想树敌太多,只是觉得直接对凛冬二老搜魂最为干脆。

  “还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姜轩看向准帝,言语间以同辈相称。

  准帝虽非真的帝皇,严格意义上来说处于造化境和通天境的过渡,但一般圣人就是大圣,见到也都会称呼一声前辈。

  不过鉴于刚刚的小小冲突,姜轩只是平辈相称。

  “夜姓,单名云。”

  准帝冷声开口,话语落下,城中不少圣人却是沸腾起来。

  “夜云!难不成是四千年前从西域到大魂王朝,一剑西来天下震惊的天骄?”

  “当年那位天骄踏大魂,入妖神域,打得同辈高手黯然失色,曾经是整个时代不可遗忘的烙印!”

  “传闻夜云冲击圣人王境界的时候失败陨落了,原来竟没死吗?”

  圣人们沸腾了,这是一个曾经的天骄的名字,当年名气之大,比较现在的姜轩也就差了一点。

  不过这位天骄的人生很戏剧化,在如日中天的时候突然传言陨落,再没有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准帝这等境界的高手,大多隐世,有幸见到真容的修士少之又少。这一次圣域开启,绝大多数人都对召开聚会的准帝没有清楚的认识。

  谁想得到,眼下出现的准帝,竟是历史上曾经赫赫有名,众人都以为陨落了的天骄!

  “夜前辈,当年你为何隐退?你可是我西域剑修的骄傲!”

  有来自西域的圣人好奇问道,这么多年来音讯全无以为死了的前辈高人突然出现,令人激动莫名。

  “虚名权势害人不浅,当我发现世人的眼光使我的剑变钝了,便决定避世。”

  夜云简单回答,他已很久没有在人前露

  脸,即便这一次召开聚会,他本也打算藏于人后的。

  若不是姜轩实在把事情闹大了,眼下这城中又只有他一人镇场,其他人还未过来,他才懒得处理这些事情。

  “剑修吗?”

  姜轩眼睛稍稍一亮,听周围人所说,此人的剑法看来极强。

  准帝级别的剑修,不知道剑法到了什么样的层次,与其相比,当初的求败前辈只能算是一个有潜力的后辈。

  “请诸位把事情经过和我说一遍,我自会秉公处理一切。”

  夜云朗朗开口。

  于是有一些修士纷纷传音,把自己所见所闻如实告知,夜云听着,神色没有人看得到。

  这其中,绝大部分的言论都是不利于姜轩的。

  “夜前辈!你一定要为我们主持公道啊!”

  突然间,残桓断壁中,满身是血的候当站起,委屈的走了过来,一张脸变形扭曲得爹娘都不认识了。

  他先前被吴良偷袭击飞出去,陷入昏迷,眼下清醒过来,见到有准帝出面干预,自然是立即来叫屈。

  他很清楚,他算是与姜轩乃至东域联盟结下大仇,与冰岚族绑在同一艘船上了,今天若不整死姜轩等人,死的人就是他。

  “那家伙竟然没死!”

  吴良见到对方怒火就来了,真想上前再狠狠教训一顿,可是却被断德拉住了。

  姜轩见到对方站出来,目光一冷,什么都没说。

  “你是?”

  夜云语带疑惑,并不识得此人。

  “禀告夜前辈,晚辈是受姚以朋姚前辈征召,自愿维持圣城秩序的候当。这姜轩和其下属胡作非为,不但恶意在城中杀人,刚刚还差点把我杀了!”

  候当义愤填膺的道,他口才着实犀利,三言两语就把姜轩一伙人描述成无恶不作的混账。

  “不错,候道友所说属实,我们可以作证。刚刚那姜轩,甚至把只是多说了几句的无辜道友给杀了!”

  一些修士纷纷附言,整个风向对姜轩极为不利。

  “看来事情的来龙去脉很明显了。”

  夜云听完众人所说,冷冷道。

  他本就懒得处理这种俗事,姜轩刚刚对他不敬,就更加令他懒得仔细调查了。

  “很明显?你就听信这群人一家之言?”

  姜轩听得好笑,他本来还指望对方秉公处理,没想他只是人云亦云。

  “夜前辈,先别急着下定论,请听我一言!”

  关斗罗站了出来,为姜轩说话。

  “说吧。”

  夜云平淡道。

  关斗罗于是把自己所见所闻全盘托出,直指这是一场阴谋,是由冰岚族特意设计的。

  许多晚来的修士之前并未听闻过他为姜轩的辩解,此刻听了后,都是纷纷露出沉思之色。

  他们并非愚蠢之辈,都思索着这话的可能性。

  “他们是一伙的,自然为他说话,说不得杀害云岚宗修士的人中,也有他一份。”

  冰岚族族长在这时高声道,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先前被精神控制自扇巴掌,令他脸肿胀淤青。

  “你与他同道而行,众人亲眼所见,所说的话可没有说服力。”

  夜云摇了摇头。

  “夜前辈,姜道友是与我们一起入城的,我要为他说两句!”

  虎狩定在这时大步迈出,高声道。

  虎狩定是个聪明人,知道眼下是个对他而言十分重要的时机。

  他本与姜轩萍水相逢,眼下他受众人误解,四面楚歌,倘若他在此时为他说话,将迎来一个强大的朋友。

  更重要的,倘若冰岚族的阴谋败露,凛冬二老命丧于此,对他虎狩家在北域的统治大有好处。

  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说,眼下他都值得冒险为姜轩谏言。

  虎狩定并非与姜轩同伙,甚至两人向来没有传出多少交情,因此他一发话,众人都认真的聆听起来。

  虎狩定一一道来,把他们入城遇到候当的事情说了一下,言语中直指候当绝对有问题。

  “试问诸位,姜道友到达圣城不到一天时间,怎么就会闯下这么大的事情?这一切,大家不觉得都太过巧合了吗?”

  他的话让原本口诛笔伐的各方修士都静了下来,这事情听着确实有些奇怪。

  “你是血口喷人!虎狩定!你是想为你虎狩家谋福祉才这么说吧!”

  候当眼看自己被拆穿,怒声指责道。

  “你虎狩家与冰岚族有利益冲突,说的话没有说服力!”

  他的话不无道理,诸多圣人都皱起眉头。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恐怕只有当事人,才能清楚知道这其中是非曲直。

  “我相信姜道友不会做此等事情。”

  姬望枭适时的开口,许多中立的修士受影响纷纷点头附

  和。

  众人最终看向了准帝夜云,事情如何裁定,最终还是要看他如何认定。

  倘若准帝说了姜轩有罪,那么他今天恐怕插翅难飞。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