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7章 无名的执念

作者:海上生明月更新时间:2018-11-06 10:52:50
  “瑜弟!”

  裴琇冲了过来,无名面无表情的把裴瑜扔在地上,裴琇连忙冲过去扶住他,又叫了一声,“瑜弟!”

  裴瑜嘴角流着哈喇子,呵呵的冲裴琇傻笑,也不说话。

  裴琇长眉拧紧,凌厉的眼神射向无名,“你对本相的胞弟做了什么?”

  无名连眼尾都没给他一个,走回凤瑾身后。

  “这话正是朕要问裴卿的,你指使裴瑜来做什么?半夜三更,鬼鬼祟祟潜入朕的寝宫,是来行刺朕吗?”

  凤瑾反将一军,令裴琇变了脸色,“陛下这话什么意思?”

  凤瑾冷哼一声,“什么意思?裴卿心里清楚!裴卿就那么想要朕死吗?朕活着碍了裴卿的路吗?”

  行刺谋逆的帽子扣下来,裴琇的脸色变了又变,他看了一眼不停傻笑,一句话也不说的裴瑜,忍着心疼,冷冷的说道,“请陛下把话说清楚!”

  “好,那朕就跟你说清楚!裴瑜说了,是你让他来的,至于来做什么,朕还没问,只是让无名亮了亮剑,他就吓傻了!”

  凤瑾冷冷的盯着裴琇,“裴卿让他来,除了刺杀朕,还能做什么?”

  反正裴瑜已经傻了,少了一缕魂魄,他无法恢复,凤瑾说什么,裴琇也无从查证。

  裴琇大概猜到裴瑜来做什么了,无非是年少气盛,不服气他选的是裴川或者裴炎,想要进宫来讨陛下的欢心,证明自己有资格入宫。

  只是,裴瑜既然是来讨陛下欢心的,为什么会变成这副呆傻的样子?

  当务之急不是和陛下争论,现在也争论不出什么道理,而是带裴瑜看太医。

  裴琇冷冷的盯了无名一眼,带着裴瑜就要离开,却被无名拦住去路。

  “滚开!你不过是陛下身边的一条狗,也敢拦本相的去路!”

  裴琇厉声叱道,无名纹丝不动的站在门口,右手执剑的姿势摆明不放裴琇离开。

  “本相叫你滚开!区区一条狗——”

  “杀了他!”

  凤瑾冷冷的一声令下,无名手中的长剑立即向裴琇刺来,裴琇扶着裴瑜无法应战,只得丢开裴瑜,拔出腰间的软剑与无名缠战在一起。

  自从无名突破之后,裴琇便不再是他的对手,不到三十招便败下阵来。

  “朕说过,无名是朕的人,裴卿若是再说什么猫啊狗啊之类的话……”

  裴琇右手执剑,手腕上一道显目的伤口,鲜血一滴一滴的滴在地毯上,他冷冷的看着凤瑾,“陛下说过,会禅位给江东王,让本相和江东王斗个你死我活!”

  凤瑾勾了勾唇,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那是从前!”

  裴琇心神一凛,“现在呢?”

  凤瑾笑而不语,眼里闪过一道寒凉刺骨的幽光。

  裴琇脸色变了又变,由白而红,由红而紫,由紫而灰,仿佛开了染料房,沉默许久,他忽而勾唇一笑,“陛下长进了许多,胆子也大了!”

  从前说要甩下担子引江东王来对付他,看似潇洒,实则是逃避,如今是要直接面对他了!所以,才会让无名动手!谁在给她壮胆?

  “过奖!”

  两人冷冷的看着对方,四目相对,暗潮汹涌。

  良久,凤瑾移开目光,冷冷道,“这次只是给裴卿一个教训,若下次再让朕听到不该听的话,朕绝不会手下留情,非要断了裴卿一条臂膀不可!”

  裴琇脸色难看得很,他知道无名的剑划破他的手腕,只是个警告,否则,那剑再深一点,他的手腕就废了。

  技不如人,裴琇没什么可说的,他冷哼一声,扶着裴瑜就要离开。

  “慢着!”

  裴琇头也不回,背影极其倨傲,“陛下又有什么事?”

  凤瑾鄙夷的眼神扫过傻笑不已的裴瑜,“裴卿可以走,裴瑜留下!”

  裴琇猛地回头,“为何?”

  “他意图行刺朕!”

  凤瑾看了无名一眼,“行刺皇帝会有什么下场?”

  “五马分尸,株连九族!”

  凤瑾凉凉一笑,“看在裴卿为大周忠心耿耿,鞠躬尽瘁的份上,株连九族就不必了,单单裴瑜一人五马分尸吧!”

  忠心耿耿,鞠躬尽瘁两个词,凤瑾的语气刻意加重,讽刺之意不言而喻。

  裴琇脸色铁青,死死的盯着凤瑾,“裴瑜没有行刺陛下,他只是心仪陛下,想来见一见陛下。”

  “是吗?那你问问他,是这样吗?”

  裴琇的脸唰的沉了下去,裴瑜只知道呵呵傻笑,一个字也不说,怎么问得出来?

  看着凤瑾唇边的那缕气定神闲的微笑,裴琇的心唰唰唰往下沉。

  裴瑜傻得莫名其妙,没办法为自己辩解,是不是意图行刺,话全由女皇陛下说了。

  只凭裴瑜半夜三更偷偷潜入女皇寝宫,就足以让人相信他图谋不轨。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只是这是他的胞弟,再蠢再无能他也要保住他的性命。

  裴琇的手心紧握成拳,又缓缓松开,他深吸一口气,又慢慢的呼出来,“陛下想要什么?”

  杀不杀裴瑜,对陛下没什么影响,陛下之所以咬着裴瑜不放,无外乎是想提条件。

  凤瑾勾了勾唇,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朕不喜欢宫中出现任何裴家人!”

  裴琇眼里寒光一闪,陛下这是要断绝裴家入主中宫的念头吗?

  “无论是裴川,裴炎,还是这个傻了的裴瑜,或是裴卿你自己,朕不喜欢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出现在朕的后宫!”

  裴琇脸色阴沉得滴水,要救裴瑜的命,就得将皇夫的位置让给他人,否则,就得放弃裴瑜。

  他看着痴傻的裴瑜,这个弟弟已经废了,将来再也不能助他一臂之力,不如……

  “裴卿想好了吗?”

  凤瑾凉凉的声音打断了裴琇的思绪,裴琇眸中光芒微微一闪,他慢慢低下头,“臣遵旨!臣多谢陛下开恩,饶了瑜弟一命!”

  裴琇深知,以女皇如今的强硬态度,他想要将裴川或者裴炎塞进宫中,可能性不大,而他自己又不能放弃权臣的位置,入主后宫。

  所以,不如放弃皇夫的位置!

  不过,裴家人不坐那个位置,不等于他的人不坐!没有裴川裴炎,他手里还多的是别的家族的未婚男子!

  只是,别的家族总有私心,要捏紧了不是那么容易。

  看着裴琇带着裴瑜离开,凤瑾眼里的光忽明忽暗,明灭不定,脸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听见宫门沉闷的重新关上,凤瑾白皙如玉的手指轻轻敲着椅子的扶手,陷入了沉思。

  无名站在边上,不敢打扰她。

  良久,凤瑾眼里的光芒微微一闪,“无名,让人去请沈文卿过来!”

  无名吩咐下去,见凤瑾长眉拧紧,神色凝重,不由得问道,“陛下已经解决了裴家的事,为何仍是愁眉不展?”

  “裴琇今天连吃了两个大亏,一定会反击!朕不知道他会做什么,因此……”

  凤瑾叹息一声,无名眸光沉了沉,“不如属下去杀了他!”

  “杀他没有用,他在民间声望极高,杀了他反而会激起民愤,而且,裴琇多年来压制着江东王,他一死,朕担心江东王趁机造反,到时候战火一起,苦的还是天下百姓。”

  凤瑾揉了揉眉心,“此事还得从长计议,得慢慢把裴琇的势力抽空才行,朕如今手里无人,就算把他的人杀光,也找不到人来填补空缺,到时候各州各县政务一乱,就难以收拾了。”

  无名接过凤瑾的手,替她轻柔的按摩着头上的穴位,看着她脸上的疲累,无名心疼不已,又恨自己除了保护她,其他的都做不了,背后也没有势力,不能帮她。

  察觉到无名情绪低落,凤瑾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便知道他的心事了。

  她依偎在他怀中,双手抱住他精壮的腰,喃喃道,“无名,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陪着陛下,保护陛下,一生一世。”

  他低头看向她,“陛下最想要的是什么?”

  “曾经,朕最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可后来却发觉这只是朕的奢望,人心易变,哪有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

  无名怔住了,心中难受得很,就好像被密密麻麻的牛毛针刺入,隐隐作痛,一方面,是为她的过往而心疼,如果不是遭遇极大的伤痛,她又怎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另一方面,是为他来迟一步!

  如果他早点遇见她,如果他和她活在同一个时空,他给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结局会不会不同?

  “陛下如今不想要了吗?”

  凤瑾依偎在他的怀里,脸颊轻轻蹭着他炙热的胸膛,她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继续说道,“朕被囚禁了三百年,在那三百年里,朕心中一直有一个念头,这辈子,再也不要喜欢上任何人,再也不要奢望所谓的一生一世一双人。”

  无名怔住了,身体崩得紧紧的,她从没说过喜欢他,就算上次她差点要说出喜欢的人,最后两个人吻着闹着也不了了之。

  此时此刻,无名的心凉透了。

  可是,心再凉,他也尽力让怀里保持着温暖,冬天的深夜太冷了,阴气重的夜晚,她的身体总是冷得跟冰一样。

  他低头看着她乌黑的发顶,心中有一个执念,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那陛下如今喜欢属下吗?”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