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28.回家

作者:十里梦歌更新时间:2017-10-21 16:35:20
  出了西海海面,海蜗牛用自己软软的身体轻轻碰了碰顾靖悦,算作是告别,然后一头扎进海里,转眼没了踪迹。

  顾靖悦望向远处零散的渔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轻轻叹了口气,她瘦削了不少,原本合身的衣裳现在却是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五个月的时间与她而言不过是睡了几觉,可于别人,却是真真正正地过了快半年。

  人鱼族的人鱼告诉她,岸上找她的人在两个多月以前就已经离开了,想必孟老夫人也带着尖子班的学生回了学校,穆兰……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回了落兰城。

  这五个月的日子,穆兰想必早就以为她已经死了吧。只是不知道她出现在穆兰面前的时候,穆兰可否会大吃一惊。

  并没有急着去传送魔法阵那里,顾靖悦费尽脑筋,努力记起吴府的方向,脚步轻提,飞身而去。

  那座宅子还是以前的模样,懒散的家丁在门口的横栏上坐着闲聊,见有人过来,才悠悠闲闲地站起来,正准备开口问话,看清楚眼前的人,却都红了脸。

  面前的女子甚是美貌,黑墨色的头发披下,头后挽一个小髻,其中插着一根海蓝色的簪子,细叶般的弯眉下边,一双大而深邃的黑色眸子含着几分清冷,女子看着他们,有些失了血色的嘴唇轻轻张开,声音轻灵幽远,“不知可否通报一声,顾靖悦前来拜访吴公子吴夫人。”

  “好,好啊。”一位家丁回过了神来,咽了一口口水,赶紧向着院内跑过去。

  另一位也回过了神,讨好地笑着请顾靖悦进院去等。

  “你不怕我是坏人?”顾靖悦看着他殷切的样子,颇觉好笑。

  “不怕,”家丁的嘴像打了蜜,“人都说相由心生,姑娘这么漂亮,怎么会是坏人。”

  顾靖悦讶然,摇头轻轻一笑,跟他走了进去。

  家丁心里还有话没说出口,这位姑娘漂亮是漂亮,可就是看起来病弱极了,这般消瘦,肤色也白的不健康,就算是坏人,凭府上的仆人,就可轻松拿下她了。

  停在前院的庭壁后,顾靖悦轻轻缓了口气,望着湛蓝的天色,心里的归意愈发强烈,今日,她就可以回到落兰城中,她已经决定将自己的一切盘托而出,不管穆兰是否能够接受,她都不想瞒着穆兰了。

  算起来自己也几乎是死了两次,能够如此幸运地重获新生,她不想再顾前顾后,犹豫自哀。

  “请问,阁下是?”听下人说有人拜访,吴公子有些疑惑,他并没有听到有朋友来信说要上门,那来的是谁?

  转身看向他,顾靖悦淡淡笑着,“许久不见了,吴公子。”

  “顾恩公!”吴公子看清她的容貌,先是暗自思索了一会儿,突然就想起了一个本不该再出现的人,蓦地惊喜唤道,“可真的是恩公?”

  “是我。”轻轻点头证实了他的想法。

  吴公子立刻上前两步跪了下来,抬头泪眼朦胧,“恩公还活着,吴某真是欣喜万分,恩公受吴某一拜。”说着就要磕头下去。

  顾靖悦拦住他,又是无奈又是头疼,“别拜我了,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你这不是让我折寿吗?”

  “吴某不是这个意思。”吴公子赶忙摇头,却也看得出顾靖悦心里的无奈,就起身改口道:“既然恩公不受这一拜,就让吴某用别的方法报恩吧,吴某定当万死不辞。”

  “我这次来确实是有事情要拜托,不过,却是对令夫人。”

  “沐沐?”吴公子一愣,见她点了头,便毫不犹豫地道,“沐沐就在大厅,恩公和我去吧。”

  吴夫人在大厅里等待不久,见自己的夫君带了顾靖悦过来,就站起身来,只是温柔地笑着点头,却不见半点吃惊,她吩咐吴公子出去等一会儿,伸手请顾靖悦坐下。

  没有客气,顾靖悦拂衣坐下,看着她的手腕笑道,“吴夫人手上的伤好了?”

  伤?吴夫人愣了一下,想到什么,脸色泛起了红晕,“姑娘不是已经知道我是人鱼了吗,又何必打趣我,那日姑娘问起我,我还以为姑娘看到了纱布下的鳞片,好几日都不敢来见你。”

  “吴夫人知道我是为何来找您吗?”

  “不知,三日前,我只听到族人说顾姑娘还活着,却不知道您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从身上取出一个包裹,顾靖悦略微沉思一下,从贴身的衣服里取出一个红色的绳子,合并一起递给了吴夫人,“包裹是温奶奶给你的,说是可帮你藏匿身形,这个绳子……是温楠和苡阳留下的,她们本让我把海灵珠也给你,可海灵珠被用来救我一命,现在只剩下这个了,你是苡阳的姐姐,留下……做个念想吧。”

  将东西抱进怀里,吴夫人的眼圈红了,她将红绳套在手腕上,哽咽道:“谢谢你。”

  “不必谢。”顾靖悦站起来,“既然东西已经交给你了,那我便不再多留,当初和我一起的那群人,是回落兰城去了吗?”

  “是的。”吴夫人赶紧擦干泪珠,站起来送她,“后面还有一位白姑娘来过,带了好些人,最后也回去了。”

  穆兰……顾靖悦的心脏猛地一跳,“得知我落海了,那位……白姑娘,可还好?”

  “不怎地好,顾姑娘不在的日子里,那位姑娘都没怎么吃过东西,只待在您住过的屋子里,一待就是两个月,直到落兰城里有消息过来,才回去了。”吴夫人摇头,心里有些了然,“她应该是顾姑娘的爱人吧,您这次回去,定是要把她吓一跳的。”

  “是啊……”顾靖悦抬头微微眯起眼睛,心里却是四分喜悦六分忐忑,她就怕在自己失踪的这些日子里,穆兰已经走上了原书中的路。

  告别吴府的人,顾靖悦赶往了传送魔法阵,她踏上了回到落兰城的阵法中,几乎不到一个时辰,睁开眼睛时,眼前已经是熟悉的景象。

  走出魔法院,她几乎克制不住自己的激动,踏上大街的一刻,立即飞身而起,一路飞向那座她在这个世界里最为熟悉的府邸。

  王爷府没有半分的变化,府外的大门紧闭着,顾靖悦落了下去,在台阶上紧张地擦了擦一片冷汗的手掌心,她的伤还没有大好,这一天太过耗力,她有些快吃不消了。

  拉动门环敲了敲门,顾靖悦退了一步,暗自思虑,等会儿见了穆兰,她该如何解释自己还活着的事情呢?她遭了这一番罪,穆兰也陪她受了这几个月的折腾,就算她真要让自己做些什么来补偿,自己也定不会推脱。

  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个小姑娘,手里还拿着扫把,她抬头看向门外的人,嘴里嘟囔,“谁啊,大中午的来扰……”面前女子的容貌的容貌分外熟悉,她仔细一看,手里的扫把“啪”的一声,猛地落了下来。

  “小,小姐……”小姑娘应该是被吓坏了,脸色震惊,腿软地跌倒在地上。

  “莫要怕,我是人。”顾靖悦上前一步扶住她,心里有些奇怪,这里的人都喊她夫人,怎么这个小丫头喊她小姐?啊,对了,这是陪她嫁过来的那个春酒,难怪。

  拉着她站起来,顾靖悦对这个曾经趾高气昂的小丫头也多了些温柔。

  “小姐……您,您还活着?”春酒结结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女子,虽然瘦了许多,但确实是她家的小姐不错,可小姐的死讯已经传遍了整个丰国啊!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是的,我还活着。”顾靖悦淡然笑之,脸色平和,“莫要惊慌,有事咱们进去说吧……穆兰可在?”

  “三王爷,她,她去皇宫了……”春酒的意识还没转回来,怔怔地跟着她往里面走。

  也不知今日是怎么回事,府里竟看不见以前那些闹腾着的小仆们,庭院里安静极了,除了有几声鸟叫伴着风吹动树叶的声响,倒像没一个活人一样。

  顾靖悦心里奇怪着,却也并没有怀疑什么,她满心都是快要见到白穆兰的欣喜,思量着自己该如何去讨她原谅。

  推开青兰园的门,顾靖悦怀念极了地看向院子里,想看看那熟悉的石桌子和那片竹林,却不想,放眼望过去,却是一片荒芜。

  石桌不见了,院里的竹林也不见了,在围墙的角落,一片五颜六色纷杂的花占据了原来竹林的位置。

  未曾想到有这么大的转变,顾靖悦呆愣在了门口。她并不喜欢花,穆兰也不喜欢,那是谁拔掉了那一丛青竹,在土地上种下了各色的花?

  “谁啊,不敲门就进来了,不知道我家小姐在歇息吗?”听的一声怒喝,顾靖悦看见有个粉衣女孩走了出来。看着她们,女孩皱了皱眉头,又喊道,“春酒,你怎么什么人都往这里领,不知道这里是小姐和王爷的院子吗?”

  小姐?顾靖悦很确定自己的陪嫁丫头里没这个女孩,那她口中的小姐是谁?

  春酒的脸色白了白,下意识躲到顾靖悦的身后,心里暗道糟了,她好像忘了把这件事情告诉自家小姐了,这下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