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四十六章斩邪修

作者:八景宫灯更新时间:2017-08-09 16:25:15
  “报!”这时,营帐外突然传来一道声音,紧接着,一名身着皮甲的兵卒跑了进来,禀报道:“启禀少将军,营外有山贼叫阵!”

  “山贼叫阵?”没等青年说话,魁梧男子一怒,“那群山贼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成,胆敢和我们叫阵,真是不知死活!”

  “二弟!”青年摆了摆手,示意他别说话,对着那兵卒问道:“山贼有多少人?是谁领军?”

  “禀少将军,山贼两千人左右,乃是风神寨的大当家韩恶虎亲自领军。”兵卒回禀道。

  “哦?看来他们已经走投无路了!”听到这个消息,青年嘴角一弯,看来这次剿匪事宜要结束了,想到这里,他脸色一整,喝道:“来人,升帐!”

  一刻钟之后,风神山下,两军对垒。

  说是两军对垒有些不合适。因为一方甲胄明亮,刀锋锐利,仅仅两千人,却有数万大军的气势。而他们的对手,却是一群乌合之众,手中兵器杂乱,就连衣衫的颜色都是杂七杂八。这副场景,几乎不用想就知道胜负。

  “某乃风神寨大当家韩恶虎,还请少将军出来答话!”

  山贼一方有一人驾马而出,此人身材魁梧,燕颔虎须,豹头环眼,身着黑色甲胄,双手持两柄铜锤。一出来之后,便朝着朝廷军马喊道。

  “哼!”听到对方的喊话,魁梧男子冷哼一声,然后对着身旁的青年言道:“大哥,你身份尊贵就让我去吧!”

  “不用!”青年手持长枪一横,止住了魁梧男子的身形,然后自己驾马而出。

  当离韩恶虎十丈左右的时候,青年才勒马停了下来,盯着韩恶虎,言道:“韩大当家,你是准备归降了吗?”

  青年来风神山近月可不是什么都没做。经过他的各种手段计谋,原本有上万人的风神寨,此刻仅有三千人,而且其中还有一千老弱。这种情况下,对方除了归降,只有毁灭一途。他相信,韩恶虎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少将军手段高明,神机妙算。今日,韩某确实是来归降的。”韩恶虎也不气恼,坦言的应承下来,不过,接下来话语一转,言道:“不过,韩某有一个条件,少将军需要与韩某在战场上比试一番。”

  说到这里,韩恶虎害怕对方不答应,又加了一句:“不管输赢,韩某都会率众归降。”

  “一言既出!”青年眼睛一亮,喊道。

  “驷马难追!”韩恶虎肯定的点头道。

  其实,青年与韩恶虎都明白彼此的打算。

  韩恶虎的想法是,如果能够阵斩对方,那他便可率众击破对方阵营。这样一来,所有的劣势全部消失,自己便瓦解了这次剿匪之事。

  青年的想法是,只要将韩恶虎战败,便可收其心。这样一来,此次任务便能圆满完成。

  实际上,这次剿匪本来就是对青年的一次考验。如果能够圆满完成,那他就能进入南方营诸位统兵将领的眼中,这对于他能否在南方营站稳脚跟极其重要。

  商定之后,两人很默契的驾马退了数丈。

  此时,一阵风起,一股肃杀之感在战场众人心中升起。

  青年与韩恶虎相对而立,浑身气势渐渐散发出来。双方紧了紧手中的兵器,警惕的看着对方。韩恶虎入先天数年,身为山贼,浑身上下都有一股暴掠之气。而这青年也已经入了先天,气息内敛,有一股儒将风采。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一场龙争虎斗,即将开始!

  然而,事情总有意外,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三道剑光。

  三道剑光的速度极快,由远及近,不过是短短数息时间。

  青年抬头定眼一瞧,但见这三道剑光乃是一人逃窜,两人追杀。为首之人身着黑衣,面色慌张,还断了一臂。后面一人神色冷厉,身着白袍,眼睛死死盯着前方那人,完全有一种不杀不罢休的架势。

  看到这两人,青年心头虽然震惊,但也只是看戏的态度。修行之人与世俗之人是两个世界的人,修行者实力虽然强大无比,但是不会无缘无故的擅杀世俗之人。

  然而,当青年眼睛看到最后那位老者的时候,神情突然一凝。

  只是犹豫片刻,便直接伸手取下挂在战马上的弓箭,身形一动,瞬间便稳稳的站在战马身上。然后,在很多人不解的眼神中,弯弓朝着前面逃窜之人一箭射去。

  啾!

  江源正在急速逃窜,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破空声。听到这声音,他脸色大变,几乎是想都没想,身形猛然一顿。

  而就在这时,一道箭矢自下而上的从他前面穿射而过。如果不是他突然停下来,肯定会被这箭矢直接给射杀了。

  “该死!该死!”

  趁着停住的空档,低头看了下方手执弓箭的小子,江源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然而,此刻逃命才是最重要的,箭矢掠过之后,他立马就想继续御剑逃窜。

  不过,已经晚了。就在他停下的这短短空档之间,萧清封与老者已经双双赶到。

  “我说过,你一定会死!”站在宝剑之上,萧清封冷声道。

  “哼!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江源冷哼反驳道,说话的同时,他也在左顾右盼,想要找机会逃出去。只可惜,萧清封与老者一前一后将他围困起来,别说他受了重伤,即便是没有受伤也不一定能够逃出去。

  “多说无益,受死吧!”

  动手之时,绝不废话,这是萧清封一直以来的行事态度。言毕,但见他脚下宝剑一闪,落入手中。而在这时,他自己也施展云从龙,踏空而行朝着江源一剑斩去。

  “哈哈哈!你这个白痴,就你这样还想杀我?”看着萧清封的动作,原本已经绝望的江源哈哈大笑。

  筑基修士并不能临空而立,即便修行了高深轻身之术,也只能短暂的踏空而行。而现在萧清封放弃了御剑而行,即便他轻身之术再厉害,也不可能有数击之力。所以,只要躲过这一击,他便可以继续逃窜。

  悟真派老者看着萧清封的动作,本想提醒,不过想到对方的身份,觉得他应该有后手,便没有多言,只是老实的拦住了江源身后的去路。

  对于江源的嘲笑,萧清封没有理会,直接一剑斩了过去。

  江源虽然在嘲笑,但是也没有放松警惕,在萧清封斩来的瞬间,脚下匕首一动,拖着他的身体往旁边一闪,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萧清封这一剑。

  就在江源以为自己要解脱了,对方要掉下去的时候,一声鹰鸣响起。紧接着,一头黑鹰飞来,直接将萧清封的身体拖住,又拦下了江源的去路。

  看到黑鹰,江源脸色大变。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爱管闲事的小子竟然还有飞行灵兽。对方有了飞行灵兽,自己在空中简直就是活靶子,只是稍稍犹豫,江源便直接御剑朝着下方战场落去。

  “哪里逃!”萧清封不杀了对方决不罢休,驾驭着黑鹰朝着江源追去。

  地面上的青年看到江源降落下来,脸色大变,立马举弓搭箭朝着江源射去。与此同时,那位魁梧男子也取出弓箭,学着青年的样子朝着江源射箭。

  “该死!该死!你们都该死!”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现在的江源,就是最真实的写照。因为断了一臂,又逃了一路,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好。如果是平时,躲避这些箭矢不费吹灰之力,可是现在却异常艰难。

  后有追兵,前有强敌,这种情况,让江源生出一股绝望之感。

  身在黑鹰背上的萧清封,看到下方有两人朝着江源射箭矢,眼睛一亮,右手持剑,左手迅速掐诀,片刻后朝着空中的江源一点,低声喝道:“定!”

  就在萧清封说定的时候,原本要躲闪箭矢的江源突然一顿。就在这一顿的瞬间,两根箭矢噗嗤入体。中箭之后,江源体内气息一乱,脚下一个踉跄,直接从空中掉了下去。

  见到这难得的机会,萧清封眼中寒芒一闪,脚下一动,直接从黑鹰背上跃了下去。人还在空中,宝剑就已经出手,他直接将元阳剑当做飞刀一样射了出去。

  唰!

  剑光一闪,江源的头颅冲天而去。

  自此,一代筑基修士,陨落!

  将江源斩杀之后,萧清封双脚互点,片刻之后,便稳稳的落地。就在这时,悟真派老者也御剑飞了下来。

  “晚辈冯龙,见过庆云前辈!”见到老者下来,青年翻身下马,走到老者面拜见道。

  “晚辈冯虎,见过庆云前辈!”这时,那魁梧男子也跑过来拜见道。

  看到冯龙与冯虎兄弟,老者捋了捋鄂下的胡须,笑道:“原来是你们兄弟。不错!不错!”

  “前辈谬赞了!”冯龙兄弟俩齐声谦虚道。

  冯龙?冯虎?

  将元阳剑收回来的萧清封听到这两个名字,眼中精光微闪,上下打量了一下两人。见他们兄弟俩的面容,与自己印象中的那人极其相似,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