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千零五十五章 是我杀的

作者:小知了更新时间:2019-05-31 19:10:27
  “这终究只是你们邪能之握的一面之词,难道就凭这个就要断定秦公子之罪,那可真是笑话!”林怡雪冷喝道。手机端https://m..la

  “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吧,杀死司空猫,这可是何等严重的指控,我相信邪能之握的诸位也不会胡乱攀咬!”

  是林翰伺机开口道,声音阴冷无比。

  “毕竟若是凶手不是秦齐,那他日真的凶手出现,邪能之握到底是报这个仇还是不报这个仇呢?”

  “说的也是,以邪能之握之尊贵,还不至于为了区区秦齐扣上这么一个天大帽子,我看司空猫就是秦齐所杀!”林金郡大喝一声!

  “哼,这道理傻子都懂,他千水城堡会不懂?我看,分明就是蓄意包庇!”林九狂冷冷道。

  这话,毫无疑问是诛心之言!

  这已经在往千水城堡身上扣帽子了!

  林准杰等人都是神色一变,忍不住咬牙。

  如此情况下,许多人都是免不了去相信这件事。

  可若真的是秦齐做的,那他到底如何做到!不过眼下这局面,真相如何却还真不好说,当然对于这些宾客而言,他们只不过是看热闹的,而今日的好戏没想到一波接着一波,他们自然乐得在一旁观看,期待还有其

  他的好戏上演。

  “诸位商贾天下的朋友放心,这秦齐杀死时空猫,罪该万死,这千水城堡有包庇之嫌,我商贾天下也必定清理门户!”

  却是这时,一人高声大喝,宛如一道流光,落入演武场中。

  他身上包裹着苍白色的火焰,气息十分的强大!

  林辰溪!

  不少人都是惊呼一声,因为这人正是林辰溪,在商贾天下之中也算是杰出的传人了!

  而且他身上的火焰如此惊人,竟是传说中的苍白之火,许多人都是忍不住惊叹!

  而且,最关键的是林辰溪的态度!

  他的出现,让当下的局势顿时有了改变,天平的一侧完全偏向了邪能之握那一边。

  毫无疑问,这林辰溪此来就是针对千水城堡的!

  他要置千水城堡于死地!

  在这之前,林辰溪打算通过那四脉将祝融仙道石变成无主之物,然后他再进行融合。

  只可惜一切都失算了。

  林彤等人更是被林怡雪直接秒杀,甚至于林辰溪所给予的底牌都没有来得及施展。

  这无疑断绝了林辰溪收取祝融仙道石的先决条件。

  但那又如何!

  他林辰溪想要的东西,那就必须得到手中,不管是谁,都别想阻止他!

  即便这祝融仙道石已经被林怡雪完美融合,他依旧要出手抢夺!

  所以在林彤他们失败之后,林辰溪就飞速赶往千水城堡,他大不了亲自动手!

  只是让他也没想到,这件事竟然另有转机。

  那个该死的秦齐,他竟然是杀死时空猫的凶手,这种情况是他林辰溪也万万没有想到的!

  恐怕这世间也没有谁会预料到这种事情!

  但不管怎么样,这对于林辰溪而言都是一件好事,那秦齐杀死司空猫,管他是真是假,林辰溪就替商贾天下承认了这件事!

  他这样做的结果,秦齐必死无疑,而千水城堡包庇秦齐,同样逃不开。

  在他和邪能之握双重压力之下,毁灭不过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而这局面越是混乱,那么他得到祝融仙道石的可能性就越大!

  所以今日之局他当然要插一脚,现在他就是来表明态度的!

  “林辰溪,你到底是商贾天下的人,还是邪能之握派来的奸细,你还要脸吗?”林怡雪忍不住怒道。

  “林怡雪,你这是打算执迷不悟吗,你们现在做的,才是要将商贾天下推入险境!”

  “既如此,我自然要及时止损,陪上你一个千水城堡又有何妨,若是可以化解此事,那么对于商贾天下而言,也是有益的!”

  林辰溪冷哼道。

  “林辰溪,在事情还没有定论之前,商贾天下态度还由不得你来发表!”林怡雪冷冷道。

  “难道要看着你们继续包庇这大罪人不成?你们可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林辰溪冷笑两声。

  林辰溪显然不会管那么许多,既然有这个说法,那就认定秦齐有罪!

  至于真假,他才不管!

  “林辰溪,我们商贾天下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这件事总不能他们邪能之握说什么就是什么!”却是王聂出面,淡漠的开口。

  如果林辰溪所代表的是他背后的林左近,那么此刻王聂出面,代表的就是他背后的林望南!

  这可是两大地域负责人之间的交锋!

  如此局面,道场宾客都是选择了闭嘴,他们可不想掺和进去。

  而司空涧,只是狞笑,“真是可笑,我邪能之握的血脉感应已经指向了他,还需要给你们什么证据!又需要给你们什么证据!”

  “我邪能之握报仇,难不成还有你们商贾天下先同意不成!”

  司空涧目光阴冷的看向众人,商贾天下的态度根本不用在意,他们要报仇那是天经地义之事,谁也阻止不了!

  至于证据之类,只需要他们自己认可就够了!

  “何必这样争吵呢,就问问这当事人怎么说如何?”却是年轻人呵呵一笑。

  他自然知道自己的感应没有错,杀死时空猫的就是秦齐,而只要确定这一点,那他秦齐就已经不可能有任何的机会逃脱。

  “秦齐,我也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杀了司空猫的,不如说说如何?”年轻人微微一笑。

  “哦,对了,还是得先问问,究竟是不是你杀了司空猫?”

  年轻人有些玩味的看向秦齐,他倒也不奢望秦齐直接承认这件事。

  只不过,秦齐承不承认,结果都是一样。

  “你是问我有没有杀死司空猫?”秦齐反问一声。

  “不错,就是司空猫,也就是人称的猫屠,是你杀的吗?”年轻人笑道。

  只是这样的问题不少人都是忍不住无语,感觉有些好笑。

  他秦齐又不是白痴,不管这件事是不是他做的,难不成还会自己承认不成,这不是将自己完全置于死地了吗?

  只是秦齐却是点了点头,道“如果是这件事的话,那你们还真找对人了,的确是我杀的。”

  秦齐十分坦然的回答道。

  此话一出,全场都是安静的下来,不少人以为自己根本就是听错了!

  甚至是那四脉的高手以及司空涧,这一下都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秦齐,竟然就这样承认了?

  承认自己杀死了司空猫,杀死了邪能之握的传人?

  这感觉也太魔幻了吧!

  怎么可能会有人承认这种事!

  甚至有人怀疑,这秦齐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是不是在他的理解之中,司空猫是另外的人?

  否则怎么会傻到自己承认!

  要知道那千水城堡以及那林望南可都还在为他周旋着呢!

  年轻人也是有些呆滞,他想了想,又问了一句“司空猫可是我邪能之握最强的传人,死在五年之前,当真是你杀了他?”

  秦齐有些无语,摇摇头道“直接说了吧,的确是我杀了他,五年前是我一剑把他宰了。”“这事,就有这么让人难以相信吗?难道他司空猫很难杀?”秦齐疑惑道。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