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四月,C市因她而沸腾

作者:云檀更新时间:2019-10-09 23:18:25
  2008年才迈进四月下旬,但一个叫萧潇的年轻女人,却携带着三个身份席卷了整个C市。

  她是首富傅寒声的太太;她是唐氏最年轻的董事长;她是C大金融系研究生。

  她在三月初,以一张张不雅照轰动了各行各业,却在数日后,被融信董事长漂白不堪,自此女性拥护群体翻涨数百倍。

  她在四月初,以新任董事长的身份入主唐氏,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话用在萧潇身上可谓是再合适不过了。

  萧潇点燃的第一把火,是低调收购互联网企业,并在重组之后,进行严密运行,只待上市。为唐氏引进互联网产业链,是她就任以来的第一把火煎。

  第二把火,与其说是萧潇点燃的,还不如说是唐氏董事会点燃的。萧潇的收购计划,遭遇了唐氏董事会的阻力和大规模反对,甚至为了表明心志,高层会议上,共计有72名中高层成员集体辞职逼迫。

  听说萧潇全部批准,引来唐氏上下一片哗然戒。

  唐二爷当天闯进萧潇办公室时,萧潇正在慢条斯理的写书法。

  “你是认真的?”唐二爷定定地看着萧潇,那目光似是恨不得把她给吃了。

  萧潇头未抬,出言驳斥:“言而无信,何以服人?”

  唐二爷实在是太恨了,以至于出口之声近乎咆哮:“唐妫,唐氏迟早有一天会败在你的手里。”

  “你错了,我是在救唐氏。”

  在那间足够明亮的办公室里,萧潇放下笔,白纸上赫然出现了四个大字:慈不掌兵。

  笔锋遒劲有力。

  这四个字,萧潇曾被外公告诫过,也曾被傅寒声通晓过,这四个字在当天写完,在隔天正式的悬挂在了办公室的墙上,直对办公桌。

  那72名集体被辞的员工当天就上了报。试想一下,72名穿着职业套装的男女,一个个抱着大箱子走出唐氏,那该是怎样一幕景。

  这事曝光,不仅是媒体圈,就连商界也在频频讨论此事,不乏商人私下感叹:“这丫头实在是太狠了,这般破釜沉舟,想必是心里比谁都通透,她这是挖了一个坑,故意引老唐往坑里跳,做事这般雷厉风行,比她母亲可是难对付多了。”

  萧潇点燃的第三把火,是在4月22日,她在董事会议上,陈述唐氏管理制度存在弊端,决议推翻重来,她在会议上讲了一系列新政策实施,讲到董事会“纳才核亲”时,气得唐二爷差点破口大骂。

  所谓纳才核亲,是指董事会应该注入新得血液,而不是墨守成规,惟亲才用。亲人在一起,顾虑重重,凡事打亲情牌,也容易抱团,包庇彼此失误,长此以往,除了不利于唐氏未来发展,更会留下一系列祸端。

  萧潇主张对唐氏成员进行考核制度,若是无才,便该回炉重造,把机会留给唐姓以外的有才之人。

  这样的决议,无疑激起了唐氏成员的极力斥责。

  舍弃自家人,选用高端人才持股,简直是缪谈。

  唐二爷冷冷地笑:“我也是唐家人,依你的意思,我为了坐稳董事会,是不是也应该被你考核?”

  萧潇看着唐二爷,这时谢雯敲门,送了一份文件进来,平摊在萧潇面前。萧潇大概翻了几页,拿着钢笔在文件上勾画着,她用左手写字,动作异常熟练,不过几笔,文件漏洞已被她精准的标示了出来。

  “重新做。”

  萧潇把文件递给谢雯,谢雯道了声“是”,转身离开。

  谢雯的到来,只是会议中的一个小插曲,签完字的萧潇,并没有放下她手中的钢笔,而是放在指间把玩着,唐二爷还在等她的回复,有关于这一点她心里清楚,所以也回复了,萧潇说:“如果二爷能够以身作则,那是再好不过了。”

  这次不等唐二爷发怒,唐婉已然是怒了,“啪”的一声拍案而起,怒气铮铮地瞪着萧潇:“唐妫,你简直是欺人太甚。”

  “为了唐氏未来发展,这叫欺人太甚?”萧潇似是也动了怒,只听一声脆响,她已将手中的钢笔扔在了会议桌上:“董事会是为增值利益而生,一个不会创造利益的董事会,本身就是一个病态的整体。别跟我提‘欺人太甚’四个字,我欺人,但有度。我不是唐奎仁,也不是唐瑛,在唐氏别拿亲情来说事儿。唐氏如果想建立成不可撼动的财富帝国,就必须先治病。”

  她这么一段话说出口,别说是唐婉无力反驳了,就连唐二爷也寒着一张脸,郁结难舒。

  董事会无权驳斥萧潇,按照规定,她身为董事长,在董事会里握有66%的股权,这66%的股权决定着她在董事会的说话权和决策权,基于这种规定,哪怕是他们说天说地,都抵不住她的一句话。

  唐氏在萧潇继任董事长之后,打破了陈旧的老规矩,人才持股,借此笼络人才和挽留人才,更在无形中警示唐氏成员存有竞争忧患意识;对亲眷采取淘汰制,新得管理制度一露面,所有人都震惊了。

  人人都在讨

  论萧潇。

  那日,傅寒声应邀前去邻市一位商界大佬家做客,他在那里呆了半天,席间吃过什么,喝过什么,他通通没有印象,唯一有印象的,是商界老前辈的一句话:“履善,你太太今年只有22岁吧?能有这般魄力和胆识,迫于压力,敢于创新,实在是不简单。”

  能被老前辈认可,傅寒声心里是很欢喜的,这份欢喜在于夫妻荣辱与共。他早说过,她天生就是吃金融这碗饭的人,更是一位经商天才。她有才,却不显山不露水,蛰伏南京多年,却依然无法阻挡她与生俱来的光芒。

  这就是她,不露才则已,一旦露才,必定一鸣惊人。

  但同时,傅寒声也心存忧虑,太出色,势必会成为他人的眼中钉。好在高彦带人每日都在暗处守着她,只要能护住安全,其他事都好说。

  4月24日,以萧潇为蓝本制作的纳才广告图,几乎遍布C市大街小巷,巨幅海报里:背影是会议室,萧潇面带微笑和一位老人握手,那位老人可以说是金融界的泰斗人物,白发整齐的向后梳理,和萧潇握手时,虽威严,但和蔼。

  没有宣传语,只这么一幅海报,却激励振奋了数不清的金融求职者。

  4月25日,有关于萧潇接受江安琪的采访被电视台播出。

  镜头里,江安琪敬业,萧潇谈吐不凡,气质沉静,嘴角微扬,表情拿捏到位,风情无双。

  4月27日,唐氏内部召开晚宴,这是一场姗姗来迟的继任晚宴。隔日C市各大媒体广告墙上,全都出现了这么一幅画面。

  萧潇穿着中式棉麻开襟服装,洒脱随性,基于唐奎仁是一位二胡高手,所以萧潇深受外公熏陶,拉得一手好二胡——

  街头,周毅开车,傅寒声看着媒体屏幕,看着屏幕里面的人:宴会厅灯光璀璨,萧潇坐在暖灯之下,整个人像是一个发光体。

  二胡支在她的腿上,她搭弓拉二胡,下巴线条优美,锁骨清晰,微微含笑时怎么看都是妩媚色。

  周毅把车停在了广场前,二胡音符欢快激烈,镜头里女子手指动作极快,看得人眼花缭乱,音乐更是听得人热血沸腾。

  尤其是到了最后,萧潇通过二胡演绎的马儿嘶鸣,可谓是惟妙惟肖,周毅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后知后觉的看向老板,却见他蹙着眉。

  周毅猜测老板可能是在国外呆久了,国内有些名曲他大概没听过,所以开口道:“傅先生,这首曲子叫《赛马》,是……”

  话音未落,就被老板一个眼神射过来,周毅立马就止了话,不敢说了,好端端的,怎么就生气了呢?自家太太这么长脸,换成是他,早就哈哈大笑了,怎么老板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4月28日黄昏,傅寒声请妻子吃饭,要提前预约,地点选在了唐氏附近,因为她说她很忙。

  好吧,可以理解,傅寒声忍着脾气在餐厅里等了大半个小时,女主角终于姗姗来迟。

  是二楼落地玻璃窗,傅寒声坐在窗前,可以一眼就看到楼下街景。他的妻子左手撑着一把伞,右手插在长裤口袋里,长发侧编,素色淡雅的令周遭过路女人黯然失色。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动,但身体却已经开始动了,他在起身走了几步之后,又咬咬牙坐了回去,不能惯着她。

  萧潇收伞走进餐厅,有点意外,竟听到《赛马》二胡独奏,在侍者的引领下走向就餐位,看到脸色不善的傅寒声,竟是忍不住笑了笑。

  她原本还有些奇怪,他怎么会叫自己出来吃饭,现在明白了,二月春,他和她某晚外出,路过琴行时,说起她会钢琴和二胡这件事,他当时还好兴致的让她进去试试音,却被她拒绝了。

  如今——

  如今,这人怕是来兴师问罪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