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983、治病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更新时间:2018-04-17 13:22:00
  老四想的主意,却是自己撂了挑子走人,留下李和及其家里人在那挠头。

  “我还好奇呢,怎么这一趟回来转性了,也不去镇上和县里溜达,除了打个小牌,就是窝家里。”李隆忍不住笑了,对他老子,他实在是说不出什么。

  反正从小到大,关于他老子的笑料,他是没少见,此刻是见怪不怪。

  “不能真给往大街上绑吧?”杨学文也忍不住要笑,可是看到李梅送过来的白眼,还是憋回去了。

  “亏你想的出来,不会说话,就一边去。”李梅没好气的道,“他什么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真惹恼他了,别说去香港,就是家里都不会愿意呆着,抬脚就让你摸不到边稍。”

  “除非啊,把他的钱给摸掉。”

  一直唉声叹气,而不肯说话的王玉兰终于说话了。

  她把锅里的最后几个碗筷刷完,也没找抹布,湿漉漉的手往外套上一擦,继续道,“谁晓得他钱放哪呢,存折还有密码呢。”

  “他怕车,怎么还敢乱跑?”段梅最是不解。

  不是说有什么病嘛?

  既然怕车就走不远,没车,他还能去哪里?

  而且,从香港回来这一段路,又是坐汽车,又是坐火车,也没见怕车的迹象啊!

  “就怕他一阵气,他这人要是有口气,啥都做得来,要是没那口气,就是个小老鼠。”李梅是家里老大,她不像王玉兰那样,什么都哄着她老子,所以抛开对她老子的感情因素,她更是了解她老子。

  李兆坤胆小如鼠的时候不如王老鼠,要是执拗和混账起来,就强过王老鼠,是个傻大胆,谁的话都不会听!

  不是控制他的钱,就能控制住他的人!

  留住他的钱,也留不住他的心!

  想当年,口袋身无分文,认人批斗,冒着投机倒把,他也是敢背着个褪了色的木箱子闯荡江湖的人!

  小时候,父亲一言不合就是走,沿着淮河的河堤,他走得很快,她想追,渐渐的跟不上他,看见他的背影在河坡的远处,乃至慢慢的矮下去,矮下去,完全消失。

  有时候,她能看见父亲在起伏的草稞子里面抽烟。

  四下里看不到什么,只能看见卷烟的火星子和星星点点尚未融化的积雪,听见呼啸的北风。

  但是她仍然能想到,她愿意让父亲亲一口的话,他就让她骑在他肩膀上走一段。

  她偶尔蒙住他的眼,他也不会气恼,嘿嘿的笑着,装作醉酒一般,跌跌撞撞的在路上扭着秧歌。

  只会威胁道,“再不放手,老子就把你扔河里了。”

  淮河结着冰渣,那是彻底的寒冷。

  “二流子!”远处有人朝着他喊。

  他一辈子都背着一个令人羞耻的名声。

  她骑在他的肩膀上,能感觉到他明显哆嗦了一下。

  “大早上的不出工,往哪里死啊!”

  村里人不屑于同他一般见识。

  “我去看看朋友。”

  他说话了,脑子里有的是说不完的瞎话,张口就来。

  听他这么胡说,好像他真有朋友似得。

  “有烟没有?”人家继续问。

  “这呢。”父亲赶紧从衣兜里掏出火柴和烟盒,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