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54、回北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更新时间:2018-11-07 05:28:23
  他忍不住又把这家公司在网上搜索了一下,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中国最大的域名注册商?老板,你搞的挺大啊?”

  只是他从来没有听过这家公司。

  李览笑着道,“我这个老板是假的,只是挂名而已,连公司都没有去过,刚好我是学计算机的,我爸就转给我了,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管他呢,就在那放着。”

  白雪峰道,“官网就是个摆设啊。”

  令他好奇的是,打开官网,甚至找不到域名申请的页面。

  李览道,“别搜了,我开始也是好奇,后来才知道,他们只做企业级服务,个人是不能申请的。”

  白雪峰道,“这有什么区别,难道同样一个域名,收个人几十,要收企业几百万吗?不就是一个域名嘛。”

  李览点点头,“具体多少钱,我还真不清楚,大概百十万是有的,域名、dns安全和服务这一块是他们的重点。”

  白雪峰道,“那还差不多。”

  说完,一杯酒又下了肚子。

  李览继续问,“送你域名真的不要?要的话,我现在就能转给你。”

  白雪峰道,“我建垃圾站,要那么好的域名干吗?纯属浪费。如果真有这么好的域名,别的不说,就光域名停靠广告费这一项就能赚发了,还建什么垃圾站。

  行了,你啊,别说了,再说我就真的心动了。”

  他努力的克制自己的贪婪,朋友帮自己是好心,可是要是不知足,贪得无厌,最后的下场就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李览数了数面前的空瓶子,又启开一瓶,“这瓶喝完就是第六瓶了,你怎么说,还能喝吗?”

  既然已经喝开了,他自然不会顾及什么白雪峰的伤病。

  白雪峰紧跟着也用牙齿崩开一瓶,笑着道,“开什么玩笑,这点酒,出出汗也就出没了。开始那箱子只有八瓶,你后来又拎进来一箱,两箱不到,咱俩闭眼也就喝完了。”

  年轻的唯一好处就是体力好,精力足,这意味着在喝酒这件事上,他们可以足够任性。

  两个人一人喝完七瓶之后,一人叼着一根烟,相互勾搭着肩膀往外面的公厕去。

  刚到厕所门口,李览就闻到了一股冲鼻的味道,赶忙后退一步,往鼻腔里深吸了一口烟,好遮盖住则所的这股味。

  苍蝇在里面追逐嬉戏,俨然把这里当做了天堂,憋住气,迫不及待的让膀胱得到了解放。

  拉链都来不及拉,就慌忙的逃了出来。

  李览道,“我就小时候,住的的是胡同里老宅子,也是这样公厕,可没这么臭啊。”

  “胡同?”白雪峰笑着道,“那现在不得几个亿?”

  李览揉揉眼睛道,“那是家里的事情,我不去操心。”

  “哎,以前真是大意了,想不到我的上铺居然是个富二代。”白雪峰一副懊恼的样子。

  李览道,“现在知道不算晚吧?”

  白雪峰道,“已经过了无知无畏的年龄了,可不敢开那个口了。”

  要是在学生时代,他可以仗着所谓的同宿舍兄弟情义,厚着脸皮占点便宜。

  但是,毕业了,受了社会的摧残后,脸皮反而越来越薄了,越是亲近的人,越是不愿意开口。

  单纯的同学情谊,一旦有了利益的牵扯,就不会再单纯了。

  李览拍拍他肩膀,“谢谢。”

  白雪峰道,“不过,今天我还是厚了一回脸皮,我是没办法了。

  不怕人家打我,怎么闹腾我都没事,我不怕,就烂命一条。

  可我害怕闹到警察局,万一我赔不上钱,传给我家里,你知道的,我家里什么情况,这大夏天的,我怕还在脚手架上砌墙呢。”

  再次重重的吐口烟圈,“自己没能耐也就算了,不敢再让老人替我操心。我是父母的儿子,又是弟弟妹妹的哥哥,身上担着责任呢,得让他们为我骄傲。

  如果我出不了头,我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说着说着,眼泪水又出来了,路过的有人有打量他的,他赶忙用肩膀搭着的衣服擦了擦。

  李览道,“行了,我呢,有个注意,既然要创业,我支持你,别急着拒绝,我呢,占份子,就当风险投资了。”

  他有钱,他很肯定。

  他和妹妹一样,都有他老子的通商银行的附属卡,无限额。

  更是和妹妹一样,从来没有动用过,他是不想用,因为他自己有钱,不愿意给他老子找他茬的机会。

  而妹妹,以为是她老子吹牛,干脆不敢用,害怕让他老子破产。

  反正,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老子会给妹妹造成家庭贫困的错觉。

  所以,兄妹俩的卡至今都是扔在家里,从来没用动用过。

  白雪峰道,“拿我当兄弟的话,就别可怜我,我不要你的投资,这样的话,我们的人格还是平等的。”

  李览见他如此坚持,就不再多说。

  回到小屋,俩人继续喝,酒喝完,一人占据了一边床,躺床上都睡着了。

  李览醒来的时候,脑子昏沉沉的,已经是六点多,太阳尚未落下。

  水龙头底下洗了一把脸,瞬间清醒了许多,见白雪峰还在熟睡,就没吵醒他,悄悄的出了屋子,带上门。

  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掂着车钥匙,心想,已经醒酒五个多小时了,应该不算酒驾了吧?

  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自己的车。

  何芳离着老远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问,“又跟同学喝酒了?你这孩子,现在酒瘾挺重的,酒喝点没事,烟可给我少抽。”

  李览正要回话,却看到舅舅何龙从外面进来了,笑着打了声招呼。

  何龙同他点点头,然后对何芳道,“姐,你管的也太宽了,他都多大了,男人嘛,外面都有点应酬,不喝酒不抽烟,那也不可能的。”

  何芳道,“你可给我闭嘴,怎么那都有你的事?哦,对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何龙一缩脖子,想不到当着大外甥的面,姐姐还这么不给面子,讪笑道,“我又哪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