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十章 金风玉露相逢

作者:炎楠更新时间:2019-03-15 02:32:54
  想要找一个人,最好的方法不是苦苦寻觅,而是杀人。只要杀了小的,老的早晚会来找你。

  柳清风的步伐很优雅,边走边用一块白布,擦着手上的血迹,像是刚进行过一些屠宰类的活计。

  他的长相很儒雅,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不过,他的脸上似乎总笼罩着一层寒霜,令人有些不敢靠近。事实上,他的外号就叫冰山风,因为他那张脸,永远和冰山一样没有变化。

  没有人知道他笑起来是什么样子,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从出生开始,到底有没有笑过。在太行山盗匪的印象中,从他出现在太行山那一刻起,就没有露出过笑脸。

  柳清风没有理会白雪岩的叫嚣,径直来到壮汉的尸体前,突然蹲下,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三两下划开了壮汉的尸体。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就把壮汉干瘪瘪的尸体切成了碎块。

  没有人敢说话打扰他,人的名树的影,太行山绿道盟总盟主的位置,可不是靠运气就能得到的。

  自从柳清风出现后,所有人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王屠等人更是夸张的心跳加速,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当然,现场唯一不惧怕柳清风的,自然是白雪岩。拳头有多大,底气就有多壮。可不知道为什么,柳清风的出现,令白雪岩的内心,突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感。这种感觉他以前从未有过,以后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总之,他的杀意大减,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柳清风切割尸体。

  或许,人与人之间真的存在缘分这种东西,明明互不相识的人,却能一见面就生死相许。明明相识了一辈子的人,却从未曾真正了解过对方。白雪岩有一种直觉,柳清风和他是一类人。

  研究了良久,柳清风站起身,掏出白布擦了擦手道:“就是你杀了我表哥?”

  白雪岩点了点头,柳清风面无表情道:“不错,杀得好。”

  白雪岩不明白柳清风为什么要这么说,事实上,他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要回粮食,因为他怀里没有银子了。

  柳清风安排属下把尸体拖出去埋了,然后冲白雪岩道:“喜欢喝酒吗?”

  “不喜欢。”

  “那进来吧。”

  柳清风不急不慢的向书房走去,白雪岩愣了愣,随即紧紧跟在身后。王屠等人想要跟上,却被人拦下,只能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茶水盛在碗里有点凉,却可以很好的解渴。白雪岩倒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后,拿起桌上的点心就往口里塞。

  柳清风和白雪岩都不是爱说话的人,白雪岩狼吞虎咽,柳清风则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直到白雪岩吃完后,柳清风才问道:“味道还可以吗,用不用再来一盘。”

  白雪岩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吃饱了。柳清风突然笑了笑道:“你杀了我表哥,还杀了我的手下,你需要给我一个交代。”

  柳清风竟然笑了,这要是被太行山的众匪看到了,一定会以为自己眼花了。其实,柳清风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笑。他只是觉得白雪岩和他很像,非常像。事实上,柳清风的年纪并不大,充其量十**岁,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年轻人是怎么成为绿道盟盟主的。

  “怎么交代?”白雪岩问道。

  “向我臣服。”

  “我拒绝。”

  “为什么?”

  两人的对话有些惜字如金,却话里有话。白雪岩杀了官府的人,势必会受到通缉。或许,投靠柳清风是他最好的选择。

  “我已经发誓,此生再不向任何人低头。”

  “哦,这种誓言我也发过。可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我是太行山绿道盟总盟主,只要你在太行山就必须尊我为王。”

  “如果不呢?我其实还有一个选择,杀了你自己当王。”

  “你确定?五年前,我是太医院最年轻的药师,锋芒毕露前途无量。只因遭人陷害,沦落成了囚犯。我曾遭人鞭挞侮辱,和货物一样买卖。我也曾被人当作畜生一样对待,和狗抢食吃,只是为了活命。可我从没放弃过反抗。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有信仰,我不信神不信鬼,但我相信自己。我相信人活着就没有不幸,任何人欠我的,我都会十倍拿回来。”

  “那你拿回来了吗?”

  柳清风哑然,他怎么都想不到,白雪岩会问这个问题。他沉默片刻道:“没有,我只拿回了血债,却永远拿不回失去的人生。”

  复仇是一条不归路,怎么算也不可能算的清。这一点白雪岩虽然小,却已经深有体会。或许正是因为有近似的经历,才让两人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一壶茶喝完,白雪岩放下茶碗道:“还有茶水吗?”

  柳清风摇了摇头,白雪岩站起身道:“那我要走了,把我的粮食准备好。”

  “不送了,我们会再见面的。”

  柳清风并没有阻拦白雪岩离开,亦没有再说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他原想和白雪岩一决高下,但看到那具干尸后,彻底改变了主意。

  清风寨在许多地方都有眼线,绩宁县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知道自己表哥临死前,把最看重的玉佩送给了白雪岩,这让他一度很惊讶,因为他太了解自己表哥的为人了。

  可当他看到白雪岩轻松使出魔龙无相诀后,他已经明白了表哥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传承有时候比生命更加重要。

  回家的路,总让人开心又期待。王屠说不上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要回了粮食酒肉,他自然高兴。可请神容易送神难,山寨里多了这么个小祖宗,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他下意识的和白雪岩保持了一定距离,似是生怕白雪岩会兽性大发,把他也吸成人干。

  至于白雪岩和柳清风谈过什么,他实在没兴趣知道两个恶魔如何交谈。在他眼里,无论是柳清风还是白雪岩,都是恶魔的代言人。

  据说两年前,柳清风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郎中,连个健壮妇人都打不过。可不知为什么,仅仅过了一年的时间,柳清风就变成了一个超级高手。

  许多人都觉得难以置信,开始有人认为柳清风一定是得到了什么上古传承。直到有一天,有人无意撞见柳清风在切割活人,把一个大活人一点点的切开,似是在观察什么,才知道了真相。

  练武需要根骨,修道需要灵根,可不管是根骨还是灵根,说白了都是人身体的差异。柳清风能在弱冠之年就成为太医院最年轻的药师,自是医道上天资纵横的人物。

  他不相信什么所谓的根骨灵根,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坚信人的经脉一定是因为某些构造不同,所以才造成有的人苦练十年,不如别人顿悟一年。

  其实在他之前,不是没有人想到过这点。只是想到又能如何,不是每个人都在医道上天资纵横,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冒险切开自己做实验。只有不要命的疯子,豁出一切的人,才会做这种事情。柳清风很幸运,却又很不幸。幸运是因为他成功了,不幸则是因为支持他成功的力量是仇恨。

  白雪岩回到黑虎寨,刚进厢房就看到秦岚坐在凳子上。这让他有些开心,又有些不知所措。

  秦岚的面色有些苍白,有气无力道:“我这是在哪里?发生了什么?”

  “没事了,你现在很安全。”

  白雪岩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有些搞不清自己和秦岚的关系。事实上,他还没到对女人感兴趣的年纪。他只是觉得和秦岚呆在一起很暖,仅此而已。

  人在不同的年纪,感觉也是不同的。成年人的感觉中包含了太多的目的性和私欲,而一个孩子的感觉不会骗人。

  白雪岩并没有告诉秦岚,为了救她杀了多少人,因为白雪岩知道,秦岚心太软,宁可自己死,也不想让那么多人为她送命。

  白雪岩让人给秦岚熬了些粥,重新找了一间厢房住下。秦岚已经醒了,不需要他再照顾,孤男寡女呆在一起不合适。

  夜已深,窗外寒风呼啸。白雪岩吹灭了蜡烛,突然从窗户钻了出去,来到了王屠的住处。

  王屠刚搂着个婆娘上下其手,看到白雪岩闯进来后,惊得从床上蹦了下来。他在清风寨的时候,已经听人说过,白雪岩几乎杀光了绩溪县的居民,连柳清风的表哥都宰了,简直凶焰滔天,他可惹不起这种凶人。

  他让床上的婆娘出去,然后满脸堆笑道:“不知小英雄这么晚来找洒家有何指教。”

  “黑虎帮听说过吗?”

  王屠点了点头,黑虎寨和黑虎帮,虽只有一字之差,可却有天壤之别。他混绿林这么久,当然不会不知道黑虎帮。

  “那就好,你想不想发财?”

  王屠的眼睛亮了,呼吸明显加快,显然极为心动。别人不知道黑虎帮有多少金银财宝,他在绿林穷了这么多年,怎么会不清楚。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没有穷过的人,永远体会不到穷困是一种多么可怕的酷刑。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