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87章 帮你解决问题

作者:忘忧森林更新时间:2019-07-12 03:59:33
  柳智慧悠悠的说:“可以说得详细一点吗?”

  我就把详细的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也说了我以为凭着我自己和她们的交情,她们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结果却是这样子。

  柳智慧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薛羽眉,我很早就听过她的事。薛羽眉,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你要做一个合格的心理学辅导师,更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

  我喃喃自语:“透过现象看本质?你是说,薛羽眉,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薛羽眉这么野蛮不讲理的干,完全是因为她有其他想法,想要实现她自己的某些计划想法?”

  柳智慧看向我,美目半闭,然后微微睁开,说:“这要你自己去查,去问,我也不会知道。”

  我愣了一下,柳智慧说的是啊,她如果不这么说,我还没往其他的想,平时,薛羽眉就是一个比较大方,大气的人,否则她身边不会围了那么多人,你看,丁琼她们受欺负,她都是跳起来第一个反抗骆宜嘉的,哪怕是没有帮手的情况下。

  而她这么一个人,又怎么会去欺负别人呢,又怎么如此不讲理,在冰冰的再三退让之下还得寸进尺步步紧逼,一定要折腾掉对方为止,这也太不像薛羽眉的风格了。

  刚才冰冰和我这么一说,我愤怒了激动了,大脑就没理性的去思考,薛羽眉是怎么样的人,我比很多人都应该了解,薛羽眉,如果不会有苦衷,不会这么对冰冰斩尽杀绝,况且冰冰也是个好人,再说了也不可能只是为了安排做清洁这么点破事和别人干架吧。

  据我所知,薛羽眉之前做监室长,虽然不太做清洁工作,但是身边人只要有什么,她都很乐意帮忙,哪怕是照顾陌生的生病的女犯。

  她这样的人,会因为这么点事情和别人干架?

  我问柳智慧说:“你的意思说,薛羽眉是有苦衷的?”

  柳智慧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认为,她不会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大动干戈,让那么多人陪着她犯了监狱规章制度,打群架。她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也知道处罚结果很严重。她是一个善良的人。”

  我说:“你又怎么知道她是个善良的人?”

  柳智慧又看着我,说:“直觉。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还有对她平时做事的判断。”

  我点点头,说:“也许你说的是,但是人心隔肚皮,说不准人家这次真的有什么企图也不一定。”

  柳智慧说:“这要你自己去查了。可你和她有说不得的关系,她难道不会告诉你她这么做的真实原因吗。”

  我坐在了放风场的长凳上,说:“这样都被你看得出来了,你怎么那么厉害,你怎么看得出来的?”

  柳智慧也坐了下来,说:“你的眼神,动作,微表情,当你提到她的名字,让我知道了,她和你,有很深刻的交往。我指的什么程度的交往,你知道的。”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啊。是啊,我的确和她有过很深刻的交往,救过她,她也和我发生了一些说不得的关系。然后呢,我以为凭着这样子的关系和交情,她应该会听我的,结果她不听我的就算了,还一直说一定要打架。我说,我刚当上队长,领导派我来调解,将来若是还是出事,那么,背黑锅的会是我,结果她却说,正好,你被处分离开了这个地方更好。”

  我看看柳智慧。

  聪明的柳智慧说:“她不喜欢你在这里,她喜欢你,她为你着想,她,想你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怕你留在这里,会给自己带来灾难。”

  她说这话,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我盯着柳智慧,说:“你又没见过薛羽眉,你怎么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我是在吃惊。

  柳智慧也看着我,说:“因为,我也这么想,你这么傻这么善良的人,留在这里,迟早会给自己招来灾难。”

  我开她玩笑道:“嘿嘿,你难道也为我着想?你喜欢我?”

  柳智慧轻轻笑了一下,说:“盲目的自恋,就成了愚蠢的自大。”

  我靠这是在拐弯抹角的骂我呢。

  我说:“也别这么说好吧。好吧我们说重点,话说,在你眼中,我很蠢?你说我傻,其实就是说我蠢,说我傻还算是对得起我了。觉得我不适应这里,对吗?”

  柳智慧说:“你也不傻,是太善良,善良的人,不适合留在这里,因为这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太过于心软,善良的人不配在战场上生存。”

  我不甘心,也不服气,我说:“你难道就一定觉得我会在这里遭到灾祸?我一直觉得我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会被人设计陷害?”

  柳智慧说:“越聪明的人,往往越认为自己是愚蠢的,说话做事,都会小心翼翼的,看百步,走一步。真正愚蠢的人,总是以为自己是最聪明的,那是真正的愚蠢,他们会不看路,直往前闯,到了陷阱里面还不知道自己身处陷阱。”

  她又是拐弯抹角在骂我,说我愚蠢。

  但是她说的不无道理。

  我问柳智慧:“你觉得,哪些人要致我于死地?哪些人会陷害我?”

  柳智慧说道:“我不知道,不谈论这些,谈论这些我已经得罪很多人。”

  她怕谈下去,被人知道,会有人对她不满,招来怨恨。

  我叹气说:“我来找你,其实是想找你帮我解决问题,现在呢,虽然问题没得解决,但是我依旧谢谢你。”

  她站了起来,不回我的话,继续做起了运动。

  我也站起来:“我走了,谢谢你,再见。”

  她做着伸展运动,一如既往,身形迷人且优雅。

  我舔了舔嘴唇,走了。

  天生靓丽难自弃。

  她站在哪里,哪里都是一道风景。

  我在想象,柳智慧曾经在外面,是过多么潇洒的生活呢?

  有钱,有背景,留学,有教养,她一定是个大家闺秀,家里肯定很多钱,而且,名车别墅,从小就奢侈品绕着,也许,也许,她过的生活,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只能从网上刷图片刷出来,这辈子,却从不会亲眼见到过。

  薛羽眉,或者是顶级智商的柳智慧,都说我不适合在这个危险的地方混下去。

  而且薛羽眉是百分百肯定我要被害。

  柳智慧是觉得我可能被害。

  反正都是觉得以我的智商,很难在这个复杂环境混下去。

  那么,我是觉得并不是危言耸听,只是我别无选择。

  再说了,不过她们也不知道我有贺芷灵罩着我啊。

  以后和柳智慧讲话,真是不能讲太多,光是一念到薛羽眉的名字,她只看了两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和薛羽眉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太可怕了。

  妈的,这还是人嘛。

  但是我还是挺感激她,至少,她也关心我,想让我早点出去,不要在这里,被人害了。

  想想自己的正事,我得查一查,薛羽眉因为什么,而一定要和冰冰干个你死我活不成呢。

  难道真的是说,为了把我弄出去吗?

  我靠,薛羽眉你至于吧,你这样子明显断了我的未来好吧。

  妈的我要是出去了,真的要去和王普扛啤酒了吗,就算能赚钱,我还是喜欢在这里。

  再危险,还是喜欢这里。

  这里,不说什么我产生感情了之类的话,我觉得在这里挺有意思的,首先,稳定工作,其次,有钱,第三,有女人。

  我出去外面,不稳定啊。

  就算能挣钱,也不能那么轻松挣到这么多啊。

  有个屁女人啊!

  薛羽眉,薛羽眉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其实比我,比任何人更加清楚,她和她们打群架,她什么也得不到啊。

  那她为何还要这样做。

  我靠。

  我突然记得起来一个重要的人,直到现在我才想起来,对,就是她。

  丁琼。

  丁琼一直跟着薛羽眉,她多多少少也了解一点内幕,关于这次群架,听徐男她们说,丁琼是选择劝架的。

  因为,冰冰曾经为她打抱不平过,甚至丁琼在遭受伤害的时候,冰冰也曾帮助过她。

  可是薛羽眉也照顾得丁琼很深,丁琼对薛羽眉也感恩,让丁琼反薛羽眉,不可能。

  让丁琼帮助薛羽眉干架冰冰,也不可能。

  所以她只能选择劝架,哭着劝架。

  我让徐男把丁琼带到这里来。

  不多时,徐男把丁琼带过来了。

  丁琼看来心情挺不美丽,耷拉着头,她其实特别像那个谁演的金庸那部鹿鼎记,的,那个叫沐剑屏的小女孩。

  平时都是基本快乐的,今天的不快乐,应该就是与群架这事有关。

  我叫丁琼道:“丁琼,怎么了,闷闷不乐的。”

  丁琼抬起头:“张队长好。”

  我说:“我靠连你都跟我那么客气了,之前你叫我什么来着?张大哥?张警官?”

  丁琼说:“她们说你升职了,恭喜你张队长。”

  我说:“唉,丁琼,咱们之间,不用那么客气的。丁琼你伤好了没有啊。”

  丁琼说:“我已经痊愈了,谢谢张队长。”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