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〇三五章剧变,再变!

作者:寂寞宇宙更新时间:2017-08-19 00:33:44
  俗话说的好:久攻不下,必遭反制。

  血刀僧的软招恰恰是这句俗话的完美诠释。

  如同行棋一样,主攻的一方不可能招招精确、步步制人,一盘棋几十回合走下去,总会走出一招似是而非的“先手”,这种似是而非的先手可以成为“伪先手”,是给敌人喘息之机的败招恶手。

  就算是后世横扫围棋界的超级智能计算机“阿法狗”都不能保证所有的招法都是绝对先手,血刀僧如何能够做到?千招之后才使出一记软招缓招,对他来说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当然,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袁承志,他早年精研金蛇剑法,以防备陷入温家五老的五行阵中被杀,这一经历成了他今天保命的重要因素——身处五行阵中,需要抵御来自四面八方的狂猛攻势——练成了这一本领的袁承志岂能被血刀僧一人一刀斩杀当场?

  血刀僧再怎么厉害,也厉害不过温家五老的五行阵,若非他手中持有宝刀神兵,袁承志根本不会被动了千招未能扳平。

  但是既然血刀僧出现了失误,袁承志又岂是易与之辈,当即抓住了这宝贵的机会,一举反先!

  得了先手的袁承志士气大振,压抑了大半日的一套“狂风剑法”瞬间爆发,血刀僧猝不及防,大骇之下,全然选不出完善的防御招法,只能连滚带爬,满场躲避。

  见此一幕,场中众人不禁大奇,尤其是那些武功见识稍高的人们更是不解,这两人的武学造诣相差仿佛,功力几乎不相上下,为何先手后手易主之后反差如此巨大?在人们的想象中,血刀僧纵然落了后手,也该像袁承志那般抵挡甚久才是道理。

  唯有钱青健知道,血刀僧的血刀刀法固然奇诡迅疾,却走得完全是进攻的路子,说白了,就是血刀僧根本不擅长防守。事实上这套西藏青教的武功讲究的就是以攻为守,常常是凭借血刀之利及刀法之奇,数招之内便将敌人斩杀当场,又何必研究什么防守?

  擂台上袁承志却鼓起余勇乘胜追击,瞬间在血刀僧身上添了六道伤口,虽然没有致命伤,但那也只是血刀僧苦苦躲避的结果,避开了要害而已。

  眼下袁承志使用的这套狂风剑法也有来历。

  这套剑法本是华山剑宗高手封不平所创,当年封不平在洛阳铩羽,又听从钱青健的提议开创了雪山派之后,曾与风清扬会晤,交割华山剑宗的一些剑法武功,后经过风清扬整理传于后世。

  如同血刀刀法的原理一样,这套狂风剑法走的也是全攻不守的路子,在袁承志陷入全面防御的时候完全使用不出,或者说使出来也是全不对路,只不过在袁承志取得了先手的时刻,这剑法就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一方面擅于狂攻,另一方不擅防守,其结果可想而知。

  血刀僧在整个擂台上翻来滚去,眼见即将被袁承志斩于剑下,忽然间轰隆一声,擂台表面突然陷落了五尺方圆的一块木板,血刀僧的身形随着木板陷入擂台之下,袁承志的最后一剑只来得及在他的后背上割出一道长长的血口。

  袁承志也是吃惊不小,随即停步查看端倪,这才发现那木板断面整齐光滑,似是被利器切割而成。随即想到这定是血刀僧在翻滚之际以血刀切割而成,不禁暗暗佩服对手的急智。

  碍于华山掌门的身份,他当然不会跳入这窟窿里面去追击血刀僧,另一方面,这木板下黑咕隆咚的没有照明,又布满了一根根的台柱子,真若是下去追击,说不定反会遭到对方的毒手。

  想到此处,他急忙走到台边,台边一根根的松油火把将擂台上照得很是明亮,却将台下四周映衬得幽暗无比,恍惚中,似有一道黑影从台下钻了出来,箭射一般钻入了黑暗之中。

  不禁暗暗佩服:“这血刀僧真的不能小觑,激斗千招之后,身带数处伤势,居然还能施展如此轻功,当真厉害。”

  经过这番苦战,颇有筋疲力尽之感,心想:若是清廷一方再有血刀僧这等武功的高手上来攻擂,自己也不能继续接战了。

  这一瞬间,满场观众尽皆无声,因为他们还没能从袁承志实现大逆转的惊讶中回过味来,直到袁承志将手中长剑高高举起,示意他已经获胜的时候,反清阵营才爆发出一阵震天的欢呼。

  然而就在众人欢呼之时,正打算下台的袁承志突觉脚下一虚,惊觉不妙已经晚了,诡异森森的血刀从正在塌陷的木板中捅了上来,正中袁承志的胯下。

  “好你个歹毒的恶僧!”袁承志只来得及怒骂一声,同时将手中长剑舞成一团白光护住全身,身躯已经跌入这第二个窟窿之内。

  “哈哈哈哈……你以为你伤了佛爷是白伤的么?你这辈子就做太监吧,你这漂亮老婆就给佛爷享用了罢!”

  血刀僧的狂笑回荡在校场之中,说到后半句时,他的人已经到了夏青青的身边,一把将夏青青扛在了肩头,风驰电掣一般向场外跑去。

  袁承志大惊,强忍着胯下的剧痛,伸出手指连点数处血刀止血,随即向血刀僧逃离的方向追去。

  这一变故令众人大跌眼镜,原来这河山擂还可以这么打的?这血刀僧未免太过无耻了一些,打不过人家,就拿人家的老婆来解恨,武林中怎么会有这样的败类呢?

  当即就有数名反清义士看不下去,纷纷出列,与袁承志一起追击血刀僧,只可惜这些人的轻功皆在血刀僧之下,而袁承志又因胯下新受刀伤,行动速度打了折扣,眼见那扛着夏青青的血刀僧越跑越远,转眼间已经登上了校场的高墙。

  血刀僧却不惜把坏人做绝,站在墙头并不急于跳出墙外,反而转过身来,看着距离他尚远的追击者狂笑;“你们能不能快点啊?要不要佛爷在这里就把这娘们儿给日了,也给你们饱一饱眼福?”

  他这么嚣张邪恶,场中各方势力均已看不下去,有更多的人也奔出队列向着南墙根冲来,那些自知轻功武功都差的太远的人们也都纷纷开口怒斥血刀僧的无耻行径,一时之间校场中乱成了一锅粥。

  眼看众人就要追到墙下,血刀僧将一只大手伸进了夏青青的衣内,在一只圆鼓鼓的东西上用力一捏,只疼得夏青青尖叫出来。

  血刀僧随即发出警告:“你们若是敢上前一步,佛爷就把这个女人捏死,你们信不信?”

  “且住!”袁承志最是关心妻子,急忙喝令他人停步,他自己也不敢再靠上前。

  夏青青被这浑身充满了血腥和汗臭的淫邪和尚扛在肩头,又被那只咸猪手伸进了怀中,想死的心都有了,恨只恨自己关切丈夫,距离那擂台太近,却离反清阵营稍远,如若不然,怎么会被这淫僧劫持?

  这一刻,她无比绝望,不知应该舍了性命再让丈夫报仇,还是应该顺从血刀僧的意志,阻止大家的追赶,然后任由这淫僧玩弄猥亵。

  在这最后关头,不知怎地,她就想起了北侧看台上的钱青健,心中顿时涌起一个念头:钱大哥,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被这淫僧祸害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