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堂前风波

作者:千酒更新时间:2020-01-05 19:26:46
  如此想着,官七画心一横,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紧紧地抱住了面具男子的大腿。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就在众人都露出惊愕的神情之时,官七画也梨花带雨地哭喊了起来。

  “县长大人,其实小女子也是冤枉的啊!昨夜小女子行在路上,就是被此人威胁,迫不得已才将他带回客栈的。小女子根本就不认识他啊!”

  说罢,又呜呜地哭了起来,眼泪鼻涕一起糊在那人的衣服上,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之前那诬陷官七画的小哥见她哭的这么真,也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后道。

  “县长老爷,当初这姑娘第一次前来住店的时候,的确是只有她自己一人的。”

  小二回忆起昨日的场景,那时官七画肚子骑着马背着包袱来住店,一派风尘仆仆的模样,倒也不似作伪。

  莫非,真的是他误会了她?

  可又念起昨夜她凶狠威胁他的模样,店小二又觉得纠结了。既然他搞不清楚当时的状况,便只能将目光投向了上座的县长大人。

  县长大人也正皱着眉瞧着下头的人,既然官七画都这样说了,他少不了也得盘问盘问这一直没出声的男子。

  将目光落在那黑衣男子戴着的面具上,县长眼中流露出明显的不满。

  “身为犯人,为何不仅不跪,还带着面具来见本官?方才那姑娘说是你先威胁的她,到底是不是真的?”

  虽然嘴上是这样盘问,但从他笃定的语气中官七画便察觉到,他大抵已经开始有些相信她的那套说辞了。

  而戴面具的男子却仿佛根本没听到上头县长大人的话一般,目光竟还牢牢地粘在哭泣的官七画的身上。

  她本就生的一副好相貌,只不过因为多日奔波,皮肤变得粗糙了不少。但即便如此人却依旧很美,加上一直哭泣装可怜,自然又比平时多了几分别样的风情。

  官七画感觉到他那灼热的目光,总觉得这人看她的眼神怪异,一时间竟有了想要逃走的念头。

  然后他才刚微微一动脚,官七画便又以为这人是要踢他,明明还哭着但反应却迅速,赶紧往后一滚顺势远离了他。

  毕竟旁人不知,可她还是亲眼见识过这人的武功的,他若真给她来一脚她这娇弱的身子恐怕还不一定能够承受得住。

  而这一幕看在众人的眼里,却纷纷以为官七画是真的被那戴面具的男子踹了一脚之后才滚开的。一时间,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这可算是当庭行凶?

  那男子大概有些无奈,突然抬起头对着堂上端坐着的县长大人招了招手。

  “你,过来!”

  对上他那淡漠且丝毫不见威慑的目光,县长瞬间愤怒了,猛地一敲惊木。

  “你这宵小到底是什么意思!本官向来清正廉洁,刚正不阿,你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侮辱本官,真是不知死活!”

  敢情这位县长大人以为人家叫他过去是为了给他行贿?

  官七画突然有些想笑,赶忙低下头,借抬起袖子擦泪的动作掩藏住了唇角的弯曲。

  而那一头的县长已然被气的脸色通红,当庭责骂了那面具男子一顿之后仿佛还不解气,又恶狠狠地对着下面的官差命令道。

  “来人,此人藐视朝廷命官,立马给本官拖下去杖责三十棍!”

  眼看那些官差真的要来抓面具男子却行刑,面具男子果然绷不住动了起来。

  只见他飞身而起,只几个起落见便瞬间越过众人来到了那位县长大人的跟前。此时二人之间只隔着一张桌子,县长前一刻还是怒气冲冲的,下一刻却瞬间变脸挂上一副衰容。

  “你,你想要做什么?”

  官七画瞧见那人的头似乎轻轻歪了歪,大抵是笑了。

  他一手抓住县长大人的衣领,一手却从自己怀中掏出了一物递至了县长的眼前。

  县长瞧见那东西,这下不止是表情了,连眼神都瞬间变了。

  “这是,神殿信物,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许是因为惊讶,县长大人那一声惊叹也异常的嘹亮,官七画听了眼瞳瞬间张大。

  他说什么?神殿信物?

  莫不是之前裴川跟她提起过的那个,能够穿越雪山得到神殿中人帮助的信物?

  想到这里,官七画只觉自己心脏都似乎漏跳了几拍,赶忙伸长了脖子来看。

  隔得有些远,视线又被那面具人的背影遮挡了大半,她只勉强将那东西瞧了个大概。

  似乎是个雕刻了花纹的五边形玉牌!

  因方位的缘故,官七画只看到了上面的莲花图案,但既然能让那位县长大人一眼便认出它,玉牌的前面应该还刻有文字。

  但她也只将将瞥见这样一眼,很快那玉牌便被面具人复又收回了自己的怀中。

  再次瞧了那县长大人一眼,面具男子再次开口。

  “现在,我们可以走了么?”

  拥有此等信物的人,就算真的身份存疑,他小小县长也不敢拦啊!

  赶忙点点头,县长换上一副讨好的笑容。

  “哎呦,大人这是哪里话!大人想去何处便去何处,小人自是无权干涉!”

  方才还说自己刚正不阿,现在竟也毫不犹豫便向恶势力低头了。

  不过,县长这也是没有法子!

  且不说这东西极其珍贵,只有那权势滔天的五大家族之人能够拥有。

  就说这信物本身代表的便是那传说中的无极神殿,那可是全天下大半人的信仰,如神一般的存在,谁又敢不长眼地去招惹呢?

  如此,那面具男子才放开了县长,缓步从高座上走了下来。

  下面原本围了一圈冲上来想要救县长的官差,见此也纷纷自动让开一条道来。

  那面具男子浑身透着高冷地气息,径直来到了官七画的跟前。

  “还坐在地上干什么?走了!”

  他这是,在叫她吗?

  官七画眨了眨眼睛,努力平复下自己心中的激动之前,瞬间止住了泪,一抹脸颊便自己站了起来。

  “哦!”

  然后在众人的复杂的目光中,她乖乖地跟着那人一起走出了这座县衙。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