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再遇奇葩

作者:横岭小东更新时间:2020-01-14 21:30:12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再遇奇葩

  进入鼎盛王朝,奢侈到极点的娱乐场所,各色人士放肆享受,几乎把所需的东西全供应全了。

  足有二十多层的建筑,处处可见性感打扮的女郎来回穿梭。

  洛川还不知道秦鼎天在哪儿个旮旯猫着等他送上门,也没心情细找,反正和秦梦梵打过照面,相信秦梦梵会转告她父亲。

  “保龄球!”李晓雪看着一层的布局简图,有了兴趣。

  “我也没玩过!”洛川带着两个女子就上了十四层,让秦鼎天等着去吧。

  三个外行玩保龄球,就是闹笑话,一个不中都是常事。

  但李晓雪和洛川嘻嘻哈哈,反正是玩过了。

  通过观察别人的姿势,李晓雪掌握了要诀,成熟的身体小跑附身,翘臀微挺,来个全中,很是开心。

  洛川的心思很快不在打球上,瞧着李晓雪越来越熟练的打球姿势颇有赏心悦目之感。

  “看什么看?小心长鸡眼。”李晓雪笑着打趣,姿势更加舒展,贯彻“女为悦己者容”的中心思想。

  齐知霜坐在凳子上生闷气,洛川有心情玩这些没营养的游戏,却不愿意为自己找回母亲。突然觉得自己的要求很不合理,洛川有爱人,也没答应过当自己未婚夫,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认为他就该帮忙,越发失落。

  “知霜,你也来试试,很简单的。”李晓雪拉过齐知霜,教她动作,边瞪洛川:“看我欢迎,不许看知霜。”

  “砰!”齐知霜心不在焉的一投。

  洛川疑惑:“球呢?”

  “全中!”

  不过齐知霜打出的球在隔壁别人的球道上。

  隔壁打球的是一对儿男女,男子身材滚圆,五十多岁,满面红光,脸上始终带着笑容。女的三十岁左右,一头波浪发,魅力成熟,但太过矫揉了些。

  “常爷,你看她们。”冲男子撒娇,她的功劳被抢了。

  齐知霜的那一投,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男子堆着笑看过来,盯着又给齐知霜做示范的李晓雪,眼中直冒绿光,笑道:“常爷我就喜欢这种有韵味的美人!”

  缓缓走到李晓雪身边:“这位美女,球打的不错啊!”

  他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李晓雪不愿理他,拉着齐知霜回座位上休息。

  波浪发女子心怀不满:“常爷,你不是说最喜欢人家呢吗?”

  男子揽过她,跟了过来,仍然在笑:“给你找个姐妹分担压力不是更好吗?”又得意的掏出一沓钱:“美女,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打球啊?”从头至尾,视洛川为无物。

  李晓雪淡淡撇嘴:“老公,我玩够了,我们走!”

  洛川一笑起身,还有正事,估计架子极大、处事霸道的秦鼎天都等急了。

  男子还在笑:“看来美女不给我面子啊!”

  “她肯定不知带你是谁。”波浪发女子腻在他身上:“你们没听到常爷说话吗?”摆出一股自以为高贵的范儿:“那个小子,你有福了,你老婆常爷看上了,赶紧把你老婆送到常爷床上,常爷一句话就能给你找个好工作。”

  看来她就是这般为了老公大无畏的牺牲的。

  男子笑着点头:“话虽然难听,但是话糙理不糙!”

  洛川没看出这算什么福气:“这又是奇葩,脑子有病!”

  “我叫伍常!”男子顿了顿,抛出自以为是的撒手锏。

  洛川挠头半天,最终摇头:“没听过。”

  “哈哈……”伍常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在这鼎盛王朝还有没听过我的人?小子,你成功让我记住了。曾经有人为了一步登天故意带着老婆在我面前转悠,我都没给他们机会,你已经得逞,反跟我呛火,算是一种好策略。”

  “这都什么逻辑?我用的着跟你玩策略?”洛川以为自己没睡醒,这个伍常应该是优越感爆膨的人,而且把一切不合理的事情习以为常。

  李晓雪不耐烦:“这个人总是在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真难看。”

  波浪发女子似乎吃了定心丸,认为李晓雪惹怒了伍常,不会威胁到她的地位:“常爷,她好不识趣哦,敢说你难看!”

  伍常摇摇头笑容不减:“美女,你可能不知道,见过我不笑的人都已经死了,你确定让我不笑?哈哈哈……”

  身上气势散发,淡淡杀机流露,竟然是个高手。

  洛川忽然想起一个名字:“笑面无常?你是笑面无常?”和辣手修罗唐斩都是秦鼎天身边的真正高手。

  不同的是这个笑面无常身上竟然有让他觉得威胁的东西,这人要比唐斩厉害的多?

  “没错,是我。你们是让我笑呢?还是让我不笑?”对于洛川认出自己的身份,伍常倍感得意,言语中带上了威胁。他不同于唐斩,是秦鼎天的真正底牌,平时秦鼎天管他吃喝玩乐,几乎和秦鼎天平起平坐,只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才会请他动手。

  洛川不怕撕破脸:“用笑容迷惑人,让人觉得你和蔼,再要人命,这应该就是笑面无常的来历了吧?”

  “你还是不懂事,居然污蔑我。你家常爷最是善良,就一个爱好,喜欢有韵味的女人。你女人我看上了,是你的荣幸。说出你的愿望,我满足你。常爷是讲究人。”伍常再否认也掩饰不住真实嘴脸。

  “你想多了,不过你这样假惺惺的伪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洛川看看那波浪发女子:“他用金钱考验你的爱情,你就乖乖入瓮?放下廉耻,狐假虎威?或许你和你老公本就没有爱情。”他感觉伍常肯定被人甩过,心理有病,以考验、破坏人家庭为乐。

  女子面有惭色,转眼又理直气壮:“常爷,他骂我!”

  “哈哈……不妨不妨。”伍常笑道:“人们只知道我的慈悲,却不知我的苦。小子,你听说过我的名头,还不知道我的厉害,或许该让你见识见识。唉……常爷我一向善良的。”

  “哼,老套路,没意思,金钱收买不成,武力压迫。还以为你能玩出点花样来。”洛川冷笑:“我教你个乖,不要在我面前自称爷。”

  “大胆!”伍常突然二指探出:“常爷给你留下个记号。”刺向洛川眼睛。

  洛川就要动手,但李晓雪抢着表现,挥手一巴掌拍出:“我男人几时轮得着你打!”

  她力量不弱,只想拍歪伍常手臂。

  但洛川暗叫不好,危机来临了。忙抱起李晓雪打转躲过。

  李晓雪一声痛叫,手上密密麻麻多了些红点,似被针刺。

  伍常手指的杀伤力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李晓雪打中他却自己手上受伤。

  洛川想到一个东西有这样的功效:荆棘符,反弹伤害。这就是危机的来源。

  伍常本身的实力和唐斩差不多,但荆棘符让人不敢对他动手,他背后有修仙者。

  “美人莫怕,等下我给你治伤。”唐斩哈哈大笑,再次二指弹出挖洛川眼睛,胜券在握:“怪不得敢跟我顶嘴,原来懂点皮毛功夫,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大家”。

  齐知霜看着这一切,暗暗摇头:这人要是洛川的对手就怪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