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百二十五章 先来点开胃小菜

作者:鱼泳海更新时间:2018-11-27 15:15:39
  钟离镇的死,让陈墨一度觉得有些郁闷,他本来打算先跟他收点“利息”,在不久之后就结果了他的,结果,他竟然死在了从天殿回来的路上!

  没能手刃仇人的憋屈感,是一种极不好受的滋味。

  不过,儿子死了还有老子,况且百里长傲才是他真正的仇人,钟离镇不过是个煽风点火的跳梁小丑罢了……

  “芙儿,为夫来看你了。”此时,御剑阁百里芙的卧房里,百里长傲坐在孙女小娇妻的身边,温情款款地说道。

  他刚把钟离陆那个碍眼的东西撵走,虽然那个窝囊废并未与他的宝贝芙儿有过肌肤之亲,但明面上却是芙儿的正经道侣,这让他心里总觉得有一只苍蝇一般,极为难受。

  要说百里芙保养的也是极好,儿子活着的时候都已经是筑基期了,她却还像二八的少女一般,乌发蝉鬓、朱唇皓齿,尤其是那双清澈得可以胜过秋水的眸子和盈盈不足一握的小腰,说她是钟离镇的妹妹才有人会相信!

  钟离镇刚死的那段时间,百里芙终日以泪洗面,那时百里长傲来过很多次,只要不答应去给儿子报仇的事,就会被百里芙直接哄出去,想一亲芳泽那是想都别想!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丧子之痛稍稍淡忘了一点,再加上发现百里长傲好像开始渐渐冷落她,百里芙这才终于反应过来——若是那个老鬼真得去另觅新欢,那她的身份可就尴尬了!

  别人不知道,她自己又怎么会不清楚?没有了百里长傲的“金屋藏娇”,她一个区区筑基后期的普通女修,在流月宗里又能算个什么?

  估计即使那钟离陆再老实、再窝囊,到时候也会一洗前耻,即使用强,也要和她把那夫妻之事给办了!

  那是他的权利,从得到后一直都没能用出的权利!

  想想钟离陆多年来虽然闪躲,但却充满了怨毒的眼神,百里芙就有些不寒而栗!她丝毫不会怀疑,一旦失去了百里长傲的庇护,钟离陆会如何在她身上疯狂地发泄那一腔滔天的怒火!

  那是一个男人的尊严,被践踏了太久太久的尊严!

  而一旦走到那一步,百里长傲便会彻底抛弃她,虽然他定然也不会放过钟离陆,但一个被别的男人睡过的女人,百里长傲断然不会再有兴趣去碰,那个结果,是她万万不愿意看到的,甚至,她连想都不敢去想!

  所以,虽然心中还在为儿子的死而悲伤难过,但在百里长傲来得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她也终于“幡然醒悟”,找了个机会又开始极尽所能地伺候那个老头子,看着他每次完事后喜上眉梢的样子,她虽然为儿子有这么一个“健忘”的爹而恼怒,但却也为可以收拢回这个男人的心而松了一口气!

  为儿子报仇的事,可以从长计议,枕边风天天吹,不怕吹不动那个老鬼的心……

  此时,陈墨正藏身在混沌无影中,冷眼旁观着床上那一对赤条条的身影。

  百里长傲那个老混蛋的身体貌似还不错,他已经来了至少有半个时辰,房间里还是一片淫靡的春色。

  也难怪百里芙能够牢牢地锁住百里长傲的心,此时的她,就连天底下最妖媚的狐狸精也要甘败下风!那张足可以祸乱天下的脸蛋儿,那副让时间都恨不得停下脚步的身子,那些层出不穷的“功夫”,让百里长傲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既然是明着偷吃,那就让你吃只苍蝇恶心恶心!”思索了半天,陈墨终于想到了一个让百里长傲难受的法子。

  他闪身离开百里芙的房间,虽然刚才只不过是在看戏,但身为一个男人,他还是受不了那一声声媚惑的娇喘呻吟,和那具白花花如同美玉般的身体。与其在那里受罪,还不如出去找点事做,给那两个忘乎所以的狗男女来点“开胃小菜”!

  他既然已经准备拉开报复百里长傲的序幕了,这第一场戏,自然要精彩一些!

  随着神识的散开,陈墨很快便找到了正蹲在一个角落里目眦欲裂的钟离陆。

  此时,他正一手捏着一只没了牙的雪玉毒蚣,另一只手则一条一条地往下撕扯着它的腿!

  也是这条雪玉毒蚣倒霉,刚才还好好地趴在一根草叶上晒太阳,突然就来了一个气急败坏的讨厌鬼把它从草叶上撞了下来,摔得它那叫一个痛!

  怒极之下,它迅速爬到那个讨厌鬼的身上,找到一处暴露在外面的皮肉刚想咬下去,却不想被那家伙察觉,一把抓在了手里,两根手指还好死不死捏住了它的嘴,让它想张嘴都张不开,更别提咬人了!

  说起来,钟离陆虽然是个窝囊废,但修炼却是勤奋,如今已经达到了筑基后期——自己的女人不能碰,那些邪火也只能通过修炼去发泄了!

  不过,这点修为在百里长傲面前,根本就是银样蜡枪头,根本就拿屋里那对狗男女没什么办法。

  但是,打不过百里长傲,还抓不住一只小小的毒虫?这只雪玉毒蚣就太没眼力,看不出个眉眼高低,在这个节骨眼上爬上来咬人,这是在找死啊!

  于是,他将满腔的怒火全部倾泄在这只雪玉毒蚣上,你不是腿多吗?那好,我就让你变得一条腿都没有;你不是毒性极烈吗?那好,我就拔掉你的所有毒牙,不仅让你咬不了人,让你连吃东西都费劲!

  而且,这只雪玉毒蚣还是公的,盛怒之中的钟离陆便将他假想成了百里长傲,那个让这只雪玉毒蚣一直引以为傲、在那些母蚣身上大发神威的“神兵利器”,被钟离陆如同采蘑菇一样,直接就给它拔了下来!

  那滋味,简直不要太痛不欲生;那心情,简直不要太伤心欲绝……

  看着钟离陆明显已经心理扭曲的变态行径,陈墨不禁暗暗摇头,这个男人背负了太多的耻辱,既使百里长傲此刻不在百里芙的房间里快活,他的心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既然你活着也是受罪,倒不如帮我一下,恶心一下那对狗男女吧。”陈墨嘴角向上勾了勾,便有一缕无形、无色、无味的毒气从钟离陆的鼻孔钻了进去。

  随即,钟离陆原本血红的眼睛渐渐变得有些茫然,他的手一松,那只已经变成“蚯蚓”一般的雪玉毒蚣顿时落到地上,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虫子一般,拼命地一拱一拱着钻进了草丛中。

  虽然已经成了无腿、无牙、无“兵器”的三无人员,但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即使是一只蜈蚣,也明白这一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