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七百三十五章 壮士一去不复还

作者:鱼泳海更新时间:2019-01-21 19:06:46
  由于百里影的不听劝告并且贸然激进,终于在其突破结丹初期至中期的壁障时,因为道基不稳的缘故,经脉尽毁,丹田也几近崩溃,差一点就身死道消。

  好在当时的几位长老在他命悬一线的时候及时发现,联合出手之下,在藏经楼中布置了一个阵法,将百里影作为阵眼融入阵中,总算保住了他的性命。

  但是,这几位长老在阵法上造诣并不十分深厚,虽然勉强将那个阵法布置了出来,但却有着极强的局限——此阵一成,便从此不能改变位置,否则就会直接崩溃,而影流月也因为成了此阵的一部分,从此被“锁”在了藏经楼——从那时起,百里影便再也无法离开藏经楼,否则的话,那个阵法便会因为失去了阵眼,在极短的时间溃散。

  至于溃散所用的时间是多久,百里影并不敢尝试,因为那关乎他的性命,如果阵散了,他自然也无法再继续存活……

  虽然影流月后来也依旧勤奋,并且成就也算是流月宗中非常高的,但由于这个巨大的局限,他的修真之路从此也不再一帆风顺——因为道基受伤以及心境出现魔障,使得修为提升较之以前难了许多,虽然他还能算得上惊艳,但已经不再是那种让让遥遥仰望的存在。

  好在,其所在的阵法可以与护宗大阵相连,当百里影的修为达到元婴期之后,他除了在藏经楼中苦修,也可以将自身融入到护宗大阵之中。

  那时,前任宗主和几位长老都已经寿元无多,并且有的修为还达到了半步化神。权衡之下,他们便将自己封印起来,由可以融入护宗大阵中的百里影守护流月宗,自此,他也便改名为影流月,兢兢业业地守护了流月宗上千年!

  后来,新的一批宗中天骄成长起来后,他便被尊为老祖,虽然其身体一直无法再成长,但却并不影响他的地位。可以说,他就是流月宗的“太上皇”,其话语的分量,比宗主以及长老们还要重了太多……

  若是藏经楼中的那个阵法完好如初,影流月刚刚便可以迅速地凝聚出强力的一击,即使无法撼动古屿,也可以抵挡一下那两根枝条,最不济也能改变一些它们的轨迹,不至于让百里长傲直接被抽死。

  但是,正如陈墨当初判断的一样,古屿携部众巧之又巧地从流月宗藏经楼一冲而出,除却他对藏经楼本身的破坏之外,更是重创了影流月栖身的阵法,而紧随其后的那些兵将又或多或少地对那阵法造成了损伤。

  虽然影流月及时躲入到了护宗大阵中,但作为阵眼,阵法受损,他将要遭受到的“报应”显而易见——他不但无法施展出巅峰水平,甚至就连性命都极为堪忧!

  也正是因为如此,影流月才没能及时帮百里长傲挡下这一记攻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抽成一团血雾,再无生机……

  “啊——”看着百里长傲惨死,影流月暴发出一声怒吼。

  此时,在流月宗的护宗大阵上,一只巨大的手印终于幻化而出,这正是当初影流月一掌将展盛的巨鬼拍成薄片的功法!

  由于心中悲愤交加,影流月不惜透支生命与修为,凝聚出了这一记他在当前能施展出来的最强一击。

  只是,虽然与上次使用间隔很久,但陈墨却还是很清晰地感觉出来,此时的这只巨手,比起当初对付展盛时所用的那一只来,虽然表现上看起来相差不大,但其实际上却是弱了太多……

  “哼,不过是个样子货,没有什么真材实料!而且,再怎么说还不是一个小娃娃的巴掌?即使给我挠痒痒,我都嫌它没劲儿呢!”古屿一边讥讽着,一边用一根枝条猛地向着那只巨手抽去。

  这一击,同样朴实无华,但也同样威力巨大。

  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传来,阵法上的那只巨手被这根枝条不偏不倚地抽中,根本就没能挡下分毫,便直接被其抽散。而且,就连其上方的阵法也被抽得猛地一颤,一时间裂痕密布,仿佛马上就要崩溃一般!

  不过,这个大阵却不愧是倾注了那些昔日强者的心血,随着那枝条的余威散去,大阵上的裂痕全都迅速闭合,转瞬间便已经再也看不出来一条。

  此时,影流月一个踉跄,不知道是因为术法被破而受到反噬,还是被严重打击了自尊,总之,他的脸色苍白得一张白粉纸,原本红扑扑的小脸蛋上,再也看不出半分血色。

  见状,水流月、孙显和公孙玉龙他们就要向上冲,但却被影流月厉声喝止——以他们的实力,冲上去无异于羊入虎口,根本连消耗古屿的实力都做不到。

  虽然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没有必要再责怪他们,但影流月除了因为他们能“与宗门共存亡”而欣慰,却也因为他们不懂得保存实力、东山再起而气恼。

  如今,影流月也好,水流月他们也罢,根本无法对古屿造成威胁,而能够撼动它的,恐怕也只有那几个“干尸”了!

  “好你个异族败类,真当我流月宗拿你无计可施了吗?既然我们早在千余年前便自知无法突破,但却仍旧苟延残喘至今,除了还抱有一丝不切实际的希望之外,更多的却是为了另外一个目的——守护!”一个“干尸”淡淡地说道。

  他的神情极为泰然,仿佛面对的不是什么强敌,而是自己送上门来等候发落的罪人一般。

  “我流月宗虽然山青水秀,但你这样的巨树倒还没有一棵,既然你来了,便在此扎根,守护我宗山门,我能保证,一定让你喝山泉、饮甘露、沐太阳、浴月光,过得逍遥自在,不想复返!”另一个“干尸”调侃着说道。

  不过,他的语气貌似轻松,但只要听得仔细些,却不难从中感觉到难以掩饰的凝重。

  “想当年,我们不能突破至化神期,这是我们的无奈,也是一个遗憾。如今,我们便将当年没能做完的事情做完,让天劫,来得更猛烈些吧!”又一个“干尸”说道。

  他的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就像暴风雨中的海燕一般无畏,直听得影流月、水流月等一众流月宗“现任”强者,以及在场的流月宗弟子们血脉喷张,但隐隐感觉到其中“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意思,却又不免心生悲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