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十四章火焰刀

作者:兴霸天更新时间:2017-08-29 22:45:40
  轰!

  剑掌交击。

  兔起鹘落间,任天野轰出十二掌,楚枫亦回了十二剑。

  两人乍合倏分。

  任天野一声力啸,由四方八面加以进击,如同长出千手千臂,水银泻地,又似浪潮汹涌般往楚枫攻去,狂猛绝伦。

  在此强压之下,楚枫衣衫猎猎作响,眼神却始终沉稳,剑势不乱,见招拆招,韧性奇强。

  但此时,观战者已无人看好他。

  只因海龙帮的武者向来以内息悠久著称,任天野修炼的更是四海龙游功,如长江大河,源源不绝。

  久守必失,楚枫锐气已挫,剑法再是精妙,也没胜算了。

  “终究是一年的差距,难以抹平!”

  “可惜了,陈玄羲此次惨败,势必会在他的心灵上留下浓重的阴影,想要冲击筑灵,难了!”

  “青云榜的竞争者,少了一位,嘿!”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或感慨叹息,或幸灾乐祸,或暗暗窃喜之时,却是万万没想到,有苦自知的居然是气势如虹的任天野。

  只因他发现战局的掌控者并不是表面上的自己。

  且不说每一次剑掌交击,他的真气都会莫名流失,内力的耗损速度远比正常要快,真正燃烧着战意的,还是那一直被压制的家伙。

  楚枫的剑术是残缺的。

  这点对于出身不凡,眼光高明,经验丰富的任天野而言,一轮过招后便能肯定。

  但哪怕是残缺的独孤九剑,那神鬼莫测的变化也有着强大的威胁,稍有不慎,就是惨败。

  因此任天野隐忍不发,直到关键时刻才顺水推舟,弃刀换掌,连消带打。

  这当机立断的抉择,顿时让战局逆转。

  谁料楚枫虽然落于下风,整个人却如深海礁石,任凭海浪冲击仍自巍然不动,而他的气势却在不可避免地衰减下去。

  任天野不知,独孤九剑的一大特点本就是遇强愈强。

  敌人如果武功不高,独孤九剑的精要之处反倒用不上,唯有强敌,才能压榨出潜力,绽放出真正的光芒。

  此时此刻,楚枫便是三分攻七分守。

  攻的每一剑都如蛟龙出水,倒海翻江,竟是吸纳了几分七旋斩的精奥,守的每一剑则沉凝简洁,如同处子般安静美好,纯粹安宁。

  侵略如火,冷静似水。

  于是乎,节奏的天平,正在缓慢而坚定地偏斜过去。

  偏偏那醉霄楼上的议论还或远或近地传来,任天野心头突然涌起一股难以遏制的烦躁,再也受不了这种慢性自杀,突然间狂啸一声,冲天而起。

  “接我潜龙出渊!”

  任天野双臂怒张,这一瞬间的威势外放,让醉霄楼上的观战者都觉得心神震颤,为之懔然。

  偏偏楚枫却感受不到任何威胁,轻飘飘的似是没有半点力道,教人无从捉摸其轻重。

  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如此轻重刚柔,随心所欲,才算是掌握了一丝精髓。

  “精彩的一战,极好的下酒菜啊,来来来,我们痛饮此杯!”

  安静不再,醉霄楼上欢声笑语,喧嚣骤起。

  显然在观战者看来,这场对决已经结束了。

  唯独那暗中观察,目露骄傲的雄伟大汉瞬间变色,大呼不妙:“这一招小野还未练成,强行施展,只会弄巧成拙啊!”

  四海龙游功顾名思义,是水中功夫,而水中之战,首重调息,气息运用的长久常常能左右胜负。

  这招潜龙出渊关键之处便在于一个出字,能瞬间出水换气,以这招为中心,有种种配合。

  可此时任天野却一味图强求猛,如飞龙在天,看似乘云御气,不可一世,实则破绽大露。

  果不其然,楚枫毫不迟疑,一剑横空,针尖对麦芒,直接刺入任天野掌力的最强点。

  当!

  火花迸溅,声震全场,任天野浑身剧颤,破空之势一滞,楚枫的剑光则散乱开来。

  然而他突然回剑入鞘,五指一并,化作手刀,赫然斩出。

  那么漫天碎散的剑气被一股无形之力挟裹,重新凝聚,化作凶悍绝伦的一刀,热浪滚滚,以强绝凌霄的姿态,循着相似的轨迹,扑面而去!

  火焰刀!

  这大轮明王鸠摩智的绝学,正是楚枫通过随机能力抽取令牌获得的武学,虽然他不会刀法,却也有效地弥补了招式的单一。

  此刻使出,更是如神来一笔,精彩至极!

  任天野,不止你能变换武器招法,我也会!

  轰!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擦身而过。

  待得那些饮酒作乐的醉霄豪客反应过来,再度将注意力投来时,任天野身体一晃,一道血箭彪射出去,脸上闪过苍白,显然受伤非轻。

  这一刻,惊呼四起,谁也没想到占据偌大优势的任天野,竟会被瞬间翻盘!

  但楚枫却未收势,而是目光炯炯,紧紧锁住对手,甚至更为郑重。

  只因缓缓回过身来的任天野,眉宇间满是桀骜,血肉鼓动,气息居然在飞速暴涨。

  他没有败!

  他也不会败!

  目睹这一幕,那名为心老的干瘦老者勃然变色:“不好,少主难道要用龙战于野?那可是四海龙游功的禁招啊!”

  “小野……该死的……”

  雄伟大汉怒目圆瞪,双拳紧握,咯嘣咯嘣响动。

  他当然就是任天野之父任海龙。

  堂堂一帮之主,真我阶强者隐于暗处,窥视两个小辈,这种百无禁忌的行事作风,绝不会在乎什么脸面,以大欺小的事情做起来不要太顺手。

  可他也从未想过任天野居然会被逼到使用禁招的地步。

  若是此时出手,就注定了任天野的失败,而晋升筑灵,最怕就是留下心灵阴影,以任天野的骄傲,更不会接受这份援助干涉。

  所以他若是强行出手,就是绝了宝贝儿子的筑灵之路,青云榜更是休想,但不出手,任天野就算击败陈玄羲,也会身负重伤,下场类似。

  这该如何是好?

  “就你有压箱底的绝招吗?”

  不料就在这时,任天野的面色却是一变,却是楚枫全身骨骼脆响,竟也逸散出一股无比可怕的气息来。

  很拽是吧,若论鱼死网破,不留余地,在脱凡阶段,又有什么武功能比得上天魔解体大法?

  任天野瞳孔收缩。

  难不成拼命这方面,自己也不如对方?

  但震惊之后,狠劲涌上心头,任天野咬紧牙关,催动禁招的势头更为果决,管特么的身份前途,统统抛之脑后。

  不要怂,就是干!

  楚枫眼皮子一跳,心里大骂煞笔,脸上却是云清风淡,微微一笑,突然散去天魔解体大法,徐徐转身道:“这次且当平手吧,筑灵之前的死斗都是愚不可及,任天野,我们要比,就比谁先晋升筑灵,名列青云,如何?!”

  任天野闻言一怔,露出迟疑之色。

  “已至纳海后期的你,还不敢应战?是怕我跨越两个小境界,轻松超过你吗?哈,果然最了解自己的人,是对手啊!”

  许是楚枫的语气太过欠抽,许是这种倔牛就要上激将法,任天野眼睛一瞪,顿时点头:“有何不敢?我决不会输给你!”

  当他散去龙战于野,楚枫和任海龙不约而同地大松一口气,而希望他们拼得你死我活的观战者们则齐齐露出失望之色。

  但他们以为自己就是纯粹的吃瓜群众,可以置身事外了?

  太天真了!

  “林兴辉,看够了吧?百万银两,何时奉上?”

  就在这时,楚枫露出一丝奇异的微笑来,突然高喝一声,伸手指向对面一片昏暗的镜月轩:

  “可别赖账哦,我镜月轩还等着大宴三日,以这百万银两,免费招待丽阳的父老乡亲们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