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944章恶意中伤

作者:开玩笑更新时间:2017-08-31 18:06:10
  手机阅读

  原本那几名刑堂弟子转出来的时候,还都是气势汹汹的,可是现在看到众人群情激奋,他们也不由都有些慌了,六神无主的向金堂主看去。◆●w▼

  这也不能怪这些刑堂弟子遵从号令的信念不坚定。只因为天龙殿的这些堂口组成与寻常的武道宗门不同。整个天龙殿被分为十八个分殿,七十二堂口。

  所有的门人弟子在加入天龙殿的时候,先就会被分入这十八分殿、七十二堂口之中。所以,别看天安城中的天龙总殿气势恢宏,可实际上在天龙总殿修行的所有弟子,本身并不是属于总殿,而是从各地的分殿、堂口中抽调、选拔上来的。

  说白了,天龙殿的总殿,其实更像是一个专门为了有天赋的新人弟子建立起来的大学堂。

  当然,既然这天龙总殿挂着一个总殿的名号,那除了最重要的教导弟子的工作之外,这总殿也兼管资源调配、众殿主议事、决定弟子奖惩之类理所应当要承受的任务。

  而在办理这些事物的时候,只靠一个堂主几个副堂主自然不成,还需要大量门人弟子的协助,所以总殿便将从各处抽调而来的优秀弟子分配下去,分到各个堂口去协助办理具体事物。

  这一方面是可以解决各个堂口的人力问题,另外一方面也是历练这些优秀的弟子,让他们积累经验,将来一离开总殿便能独当一面。

  像现在在刑堂之中任职的这些天龙殿弟子就是这么回事。他们本身也不是就属于“刑堂”,在刑堂之中担任弟子,也只是暂时的。●●37zw◆■网.w■

  等到几年之后,他们在总殿的修业完成,其中绝大多数还是要回归到各自的堂口,担任旗主、副堂主之类的职务。而此刻在外面起哄的那些弟子,与他们也都是同样的出身。

  所以,这些刑堂弟子即便挂着“刑堂”的名号,但行事时也不是全无忌惮,终究还是会有所顾忌,尤其是这种可能会犯下众怒的事情。他们更是不太愿意沾手,否则将来回到各自堂口担任旗主、副堂主的时候,现身边同僚许多人都看自己不顺眼,处处找茬岂不是糟糕?

  很快,金堂主也现外面的议论对自己似乎有些不利,心中不由暗自叫苦。他也知道这时候情况不妙,可是却又不敢催促。生怕万一催促几个刑堂弟子动手,反而会弄巧成拙,让众人对他更为反感,彻底站到乐小白一边。

  课就在金堂主正束手无策,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刚才人群之中响过一次的那个声音,突然又再度响了起来。

  “嗤!”那人先轻笑了一声,随后便带着几分讥讽的笑意说道,“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夺岛大会?抢功德榜,闯灵光派,无非都是为了夺岛大会罢了。这张玉究竟是因何而死我不知道,但是我倒是听人说起,在张玉死之前,灵光别院曾经派人登门,通报了张玉之事,请密查使大人登门商议。但密查使大人那时候忙于争抢功德,没空去灵光别院。结果张玉死后,乙木堂堂主不准乙木堂之人再协助密查使大人争夺功德。密查使大人这才突然义愤填膺,要为张玉出头了。我看,这是密查使大人的功德还没凑够。还需要天龙殿门人弟子继续帮忙凑这份功德吧?”

  这人的一番话说完,原本正群情汹涌的刑堂大殿瞬间为之一静。◆●w▼

  不得不说,这人的话实在是太过诛心,几乎只是一瞬间就让众人都对乐小白生出了疑心。这位密查使强闯灵光派,真的只是为了给张玉复仇,讨个公道?但凡是听了刚才那人所说言语的,都无法不生出这样的念头来。

  “谁?什么样的小人,只敢躲在人后风言风语?”宁二怒冲冠,对着人群大吼。

  “哈哈!这位密查使大人是君子还是小人,此时还尤未可知。但这天龙殿中,敢说我黄天圣是小人的,你宁二还是第一个!”随着那人的声音再次传出,刑堂外围的人群也突然如潮水般分开。接着,黄天圣便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黄天圣?!”看到黄天圣的声音,宁二也不由狠狠一咬牙,暗自抽了口冷气。

  即便宁二在天龙殿中只是乙木堂的一名旗主,可是他也听说过这位黄天圣的名声。他如今在天龙总殿诸多弟子之中,实力排名第一!而且,这黄天圣出身北唐皇室,又曾经在与神丹门的切磋中为天龙殿大涨过颜面,所以在诸多新人弟子之中声望极高。

  可以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这天龙总殿之中,黄天圣甚至要比金堂主更难对付!这一点,从金堂主下令要抓乐小白的时候,众人议论纷纷,可是现在黄天圣跳出来摆明车马与乐小白作对,下面却无人再给乐小白帮腔便能看出来。

  “乐密查使,原本你要抢夺功德榜上的功德,换取夺岛大会的资格,我黄天圣也不打算说什么。毕竟,诸位是密查使,身份地位都在我等寻常弟子之上。今年我天龙殿重入夺岛大会,多半也是因为诸位。所以,诸位密查使想要夺岛大会的资格,我黄天圣自然是无话可说。可是,密查使大人为了这夺岛大会的资格,却如此不顾一切,甚至要将我天龙殿拖入危局之中,这我就不能再忍了。张玉之死,我黄天圣一样痛心疾。我愿以道心誓,将来一定查明真相!若是杀害张玉之人真是关修礼也就罢了,但若不是他,我黄天圣必定会手刃之,以慰张玉在天之灵。但是,今日之事,乐密查使却是大错特错!”

  黄天圣口中说着,脚下步步向前,身上竟然涌起了一股仿佛让人无法反驳的气势。

  “乐密查使难道不知?三十年前,我天龙殿弟子参加夺岛大会之事,因为与天阳门冲突,结果二十弟子无一生还?我天龙殿与天阳门仇深似海,此时正是应该全力以赴的时候,乐密查使你却为了一己之私,将灵光派推到对面,实在是太过任意妄为,不顾大局了。当然了,我派与灵光派之间的关系,乐密查使是不需考虑的。只要进了夺岛大会,上了岛,接下来我天龙殿如何,与密查使大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好!说得好!”黄天圣说完,众人尽皆沉默下去,而金堂主却是大声叫好,同时也对那几名刑堂弟子大声催促起来:“你们几个还等什么?本座已经做了处置,你们身为刑堂弟子,还畏缩不前,难道就不怕门规处置吗?”

  喊声中,几名刑堂弟子互相对视一眼,终于还是咬牙向乐小白和宁二两人扑了上去。金堂主现在是他们的直属上司。上峰有令,他们却畏缩不前,半天不动弹,若是真将金堂主惹急了,一状告到太上长老那里,天龙殿的门规也不是吃素的。

  另外,虽然眼下看起来乐小白和宁二两人得了一些同情,他们将这两人拿下,或许会惹得一些同门不满,但那都是后话了。况且,有黄天圣那一席话在,众人对乐小白和宁二还有多少同情还很难说。至少,这几名刑堂弟子自己都已经被黄天圣说服,禁不住觉得乐小白和宁二是太过分了。

  只是为了一个夺岛大会的名额而已!竟然就不顾一切的去得罪灵光派!等夺岛大会之后,他们这些密查使肯定都是如以往一般,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了。至于他们这些人怎么样,这些密查使哪里会有半点关心?

  “密查使,宁旗主,得罪了!”想到这里,几名刑堂弟子立刻再没有半点犹豫,全都高呼一声,向乐小白和宁二直扑过去,同时施展出刑堂弟子秘传的擒拿手法,要将两人扣下。

  “哈哈!黄天圣,你真是胡说八道!乐密查使闯灵光别院,何曾有过什么为自己谋利的念头?”看到那几名扑上前来的刑堂弟子,宁二并没有反抗。反倒是在听完黄天圣那一番话之后,终于忍不住悲愤的大笑起来,“妄自揣测!黄天圣,亏我还曾经以为你是个人物!没想到竟然也只是这般货色。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的就是你这种人了!”

  “宁二,你狗急跳墙,破口大骂又有什么用?你没看旁边的乐密查使都无一言可以反驳了吗?”黄天圣听到宁二的话,表面上却并没有半分动容,只是淡淡的笑着摇头,一副云淡风轻,不与宁二这种无知之人计较的模样。

  毫无疑问,黄天圣自然是心中笃定。只因为他那一番话,已经是几乎将乐小白的后路全都堵死了!

  你说你不是为了夺岛大会才去闯灵光派?谁信啊?黄天圣虽然年纪不大,可是早就把人心给琢磨透了。在这种时候,大多数人总是不吝于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的心思的。除非乐小白自愿放弃参加夺岛大会的资格,否则的话,他根本就无法反驳!

  然而,让黄天圣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的意识中认为最不可能生的事情,还偏偏地就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