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十六章唤醒

作者:核动力重坦更新时间:2017-11-17 06:45:04
  龙拳看了一眼洞穿胸腔的铁锏,脸上露出的狰狞而扭曲的笑容,五官扭曲成一团,丝毫没有韩芷原来的模样。

  “你以为这种伤势,会对我有任何的影响么?”

  这种伤口,短短数秒间就能够愈合,和被蚊子叮一口差不多。

  她出一声尖叫,沉重大斧便横斩而去。凭借着一身的蛮力与愈合能力,她即使一时失误,而不会落败。而李庭芝只要被她斩中一斧,便必定支离破碎。

  即使在生化战斗服完好的时候,想要挡下如此沉重的斩击,依旧十分的勉强,更别说现在了。

  面对直劈而来的大斧,李庭芝并没有选择抽身躲避。若是选择躲避,给龙拳以喘息的机会,那他先前所创造的优势便顷刻间化为乌有。

  在他所换来的功法绝学之中,有一套惊涛掌法,招式简明而劲力精深,与他的风格最为相衬,且所需的经络与搜神驱鬼剑法有所重叠,已然粗通这门套掌法的精髓。

  转瞬间,那大斧已然劈至身前,李庭芝的脸上丝毫没有惊惶之色,仿佛劈来的不是顷刻间就能将他分为两半的沉重骨刃。

  “波澜不惊!”

  他的手掌劲气吞吐,狠狠一掌拍在了斧面之上,在斧刃暗劲传至掌上之前,劲力又由至刚转为至柔。

  劲力转换之间,大斧劈斩的反向被他瞬间引开。

  龙拳收力不及,大斧脱手而出,打着旋飞了出去,落在了地上。

  李庭芝脚步一转,将距离拉的极近,打人犹如火烧身,他不准备给龙拳一丝喘息的机会。

  “千层叠浪!”

  这是惊涛掌法之中的群战招式,掌劲犹如潮水,一潮未歇,一潮又起,能硬生生以延绵不竭的劲力将敌人毙于掌下。

  龙拳那里见过如此精妙的掌法,身躯又被铁锏穿着,能够转移腾挪的空间有限,转瞬间已经被如同潮水一般涌来的掌劲吞没。

  一掌接着一掌,瞄准着龙拳拍去。

  韩芷的皮肤之上分泌着酸度极强的酸液。李庭芝的手掌击在上面,犹如拍击在红热的铁板之上,出滋滋的声音,有白气冒出。

  片刻间,他掌心的皮肤便已经被腐蚀殆尽,露出生生的白骨。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好像这两只手不是他自己的一般。

  他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自己所有的内力都轰进韩芷的体内,将她从噩梦之中唤醒。

  ......

  ......

  韩芷在恐惧着,她正身处一片黑暗的混沌之中,仿佛回到了童年,那个一直纠缠着她的噩梦。

  这片黑暗仿佛粘稠的沼泽,其中有诡异的生物与怪人在其中游动着。无论她怎么挣扎,都在一点一点,坚定的要将她吞进黑暗的最深处。

  那些诡异的生物与怪人在黑暗之中大笑着,肢体扭曲到了极限,

  现在这黑暗只吞没到了脚掌,但她毫无来由的知道,一旦她整个身体都被黑暗吞吃,那自己将会彻底的从这个世界消失,被龙拳所取而代之。

  伴随着身体被缓慢的吞噬,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理智与思维能力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贪婪与野蛮的兽性。

  一想到自己即将像李庭芝说的那样,即将变成一头毫无人性,只知道杀戮的野兽,韩芷的内心便满是绝望。她甚至想到了自杀。可此刻的她只是灵魂形态的存在,就连想要自杀都做不到。

  就在这时,一道温暖的光突然出现在了这一片黑暗之中。

  那是金色的光,就仿佛火焰一般,一朵一朵的落在了黑暗之中。一接触到那无尽的黑暗,便立即生了激烈的冲突,炸裂开来。

  这些光缓缓的融入了韩芷的体内,给她传递了坚定的意志信念。

  “是庭芝...”

  这股熟悉而温暖的意志,让她第一时间便想起了李庭芝。

  潜伏在黑暗之中的生物与怪人出了惊恐的尖叫声,金色光芒之中钢铁一般的意志,是它们的天敌。

  这些黑暗之中的东西,只是被龙拳所吞噬的散乱意识,它们最畏惧的,便是高度极度凝聚的意志。

  “该死!该死!我会回来的,你的身体属于我,我迟早会将其夺回来。”

  龙拳出不甘的怒吼声,它所吸收的力量在与李庭芝战斗的时候消耗了大半,本就不足以在像先前那样压制韩芷的意志,在韩芷得到外来力量支援之后,终于无法占据主动了。

  黑暗溃散,躲回了右臂之中,韩芷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

  她感觉全身无处不痛,好像被压路机碾过一般。艰难的睁开眼睛,她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现自己躺在了一张旧床上。周围是狭窄的墙壁,贴着的墙纸早已黄,剥落了大半。

  房间里的摆设十分的简单,只有一张床,一个书架与一张书桌,堆满了杂乱的辅导书与课本。

  她从床上下来,现自己穿着一件洗的白的男装。心中有些羞赧,她知道一定是李庭芝为她换的衣服。

  此时的李庭芝正趴在书桌上睡觉,他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又失血过多,带着韩芷转移到这里之后,便已经疲惫不堪,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了。

  韩芷一走近,见李庭芝此时的模样,眼圈登时红了。此时的李庭芝,全身都结满了血痂,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就连头都因为被酸液腐蚀而秃了一大块。

  实际上,若不是李庭芝及时兑换了治疗针止血,恐怕早已经因失血过多而死了。

  她手颤抖着,抚摸着李庭芝由绷带紧紧缠裹着的双手,被酸液所腐蚀掉的血肉,到现在还没有长回来。

  眼泪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了地上,她将手贴在了李庭芝的脸庞上,轻轻的摩挲着。

  李庭芝的警觉性很高,虽然睡的极死,眼睛徒然睁开,按住了贴在脸上的手,直到现是韩芷,身体才又松弛了下来。

  “你醒了,怎么哭了?”

  “你...你身上的伤...”

  韩芷看着李庭芝肩膀上大块大块被酸液腐蚀出来的疤痕,鼻子酸的厉害。

  “没事,这点小伤,很快就好了。”

  李庭芝为她拭去眼泪。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