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八十一章

作者:贺知书蒋文旭更新时间:2019-04-17 06:02:40
  第八十一章

  两天的不眠不休再加上现在的人去楼空,蒋文旭瞬间就被抽去了身体里一直坚持走下来的那点鲜活的生命力。但他清清楚楚的知道,他还不能倒下,至少现在不能。

  蒋文旭有些后悔自己当时走的果决,至少应该找人从这边远远看着事情的发展动向。

  自从贺知书离开,蒋文旭最常体会到的就是身不由己的无奈和无计可施的痛苦。后来他不止一次的回想起贺知书走的那天给自己的那么紧的一个拥抱,蒋文旭总会幻想,如果那一天自己没有离开,他牢牢的看住贺知书,不离开他半步,是不是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没有人能告诉他。

  如果有人愿意告诉他,十四年前就会问问他,你带贺知书走能给他幸福吗?四年前就会问问他,你流连欢场作弄人心,对得起贺知书为你吃的苦掏心掏肺的真情吗?问问他,你的心到底是肉做的还是石头做的,怎么能对最不能辜负的人这么残忍?

  如果有一个人能提醒他哪怕一句,蒋文旭也不至于一错再错,错上加错。

  蒋文旭现在已经要被自己的愧疚和恐惧击垮。他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能做什么。

  白天的时候他和宋助理一起找各种关系去打听人,晚上的时候蒋文旭就自己在车里睡,守着这个贺知书曾经生活过的茶园。

  第四天的时候出现了转机,在蒋文旭马上要奔溃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人。

  是艾子瑜。只有他一个人。他穿着黑色长款单风衣,手边只拖着一个小小的旅行箱,半个月没见,脸竟瘦了一圈,憔悴的蒋文旭都没敢认。

  艾子瑜回来的时候是上午,蒋文旭还没走就看他打车回来。蒋文旭都没多想,飞快的推开车门冲过去,步子踉跄。

  艾子瑜!艾子瑜,知书呢?贺知书去哪里了?他在哪个医院?啊?你说话啊,你回来了谁照顾他呢?你说话啊!蒋文旭的状态不比艾子瑜强,他语无伦次的发问,眼睛里盘虬着密密麻麻的血丝。

  艾子瑜似乎才看到蒋文旭,他的眼睛从蒋文旭身上扫过去,不带太多情绪的一眼,不是不痛恨不厌恶,而是悲伤到麻木的一种情感的滞涩。

  艾子瑜的手在虚无里空空的拥了一把,他自言自语的重复了一句:知书…知书在哪儿呢?

  艾子瑜的声音很轻,每一个气音的发出都像是撕扯着声带的血肉钻出嘴唇的:他走了…在我怀里,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冷下来的…。

  无边的寂静。蒋文旭有那么一刹那以为自己失聪了,他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他张了张嘴,半点声音都出不来,那一刻世界都默然无声,只有呼呼的风声从耳边掠过,带走眼前所有的所有的颜色。

  就像录像带被取消暂停,蒋文旭突然冲过来扯住艾子瑜的领口,他的眼睛红的像一头全无理智的野兽。蒋文旭的声音几乎不像人声,他的舌头被牙齿无法控制的颤栗咬的鲜血直流,每一个字都带着血和伤痛:你骗我!你骗我!不可能!

  你说他很好的…你不是说能照顾好他的吗?所以你在骗我对不对?你把他藏起来了是不是?求求你了…不要吓我…我求你,蒋文旭膝盖一软,竟生生跪在了艾子瑜脚边:你说你是骗我的,我再也不在你们面前出现,你快说啊!

  艾子瑜一把把蒋文旭从地上拽起来狠狠地给了他一拳:自欺欺人很有趣吗?!贺知书没了…他…他走了…艾子瑜颓然松开蒋文旭的衣服,低头的那一刹那眼角滑下一道水痕,情绪几乎压抑不住。

  贺知书一个星期前就没了,艾子瑜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冷静淡漠的去处理完全部的后事。他亲眼看着贺知书从一个沉睡着的人变成轻飘飘的一捧灰,半滴眼泪都没落。那时候艾子瑜都为自己的凉薄心惊。

  可现在,再次站在这个园子的时候,看着那个二狗曾经掉下去的水池,看着二楼窗口给贺知书置办的摇椅和毛毯,看着那一片死去的茉莉。他的心痛起来,连着三天前厚积薄发的无法承受的伤痛。

  对面的男人问他,贺知书去哪了?问他,你不是说要照顾好他吗?

  眼泪忽然就没办法承受了。这是他在贺知书去世后第一次哭,当着蒋文旭的面。

  蒋文旭愣愣的向后趔趄了一步,他勉强站稳然后惨笑出声:我不信…我不信贺知书会离开我…他,他…蒋文旭想,贺知书就算走,也不可能连最后一面也不让自己看到啊…

  艾子瑜看向蒋文旭的眼光冷的像把淬了毒的刀,他幽幽出声反问:不会吗?害他到这个地步的人是谁?

  蒋文旭的身躯一颤,如遭电掣。

  你知道吗?知书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