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宋助理番外

作者:贺知书蒋文旭更新时间:2019-04-17 08:17:27
  我十年前大学毕业出来面试,签的第一家公司就是蒋文旭做的那家。那会儿公司的规模远不如现在大,蒋文旭也还不是现在的样子。

  那时候我还经常看见贺知书,很细心又温和的人,从不发火,处理事情完美精细滴水不露。他做什么都特别优秀,甚至总是要忙完自己的再帮蒋文旭去收拾一堆烂帐。

  有一次无意中在半掩着门的茶水间看见他俩接吻,我才知道原来他们竟是一对同性恋人。倒没什么不能接受,他们都很出色,气场莫名契合,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别扭。他们对彼此也真是好到极点,有时看的我都羡慕的不得了。能一起走到这样的程度,无论同性还是异性,都让人佩服。

  我看得出来蒋文旭很爱贺知书,眼神骗不了人,他也没有试图过掩饰,每次目光落在贺知书身上都是热烈深情的。蒋文旭脾气很燥,每次他发起火来我都要暂时去贺知书那儿避避,慢慢的蒋文旭竟也不跟我发火了。我当时还能跟他开个玩笑,我问:蒋总,您怎么学好了?

  蒋文旭说:我怕你单独跟贺知书待久了起歹心。

  我当时真觉得蒋文旭可爱的没边儿,吃醋都能这么有趣,独占欲强的像忠犬护骨头。说真心话,那时候我觉得谁变蒋文旭对贺知书都绝对变不了,打死我都不信蒋文旭会变成后来那副模样。

  公司越做越好,国家扶持政策多,签下了不少大单子,市中心买了一整栋新的写字楼,招了很多新人。但我也猛然发现,贺知书不来公司已经很久了。

  我实在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拐弯抹角问了蒋文旭几次才慢慢自己捋清晰了——贺知书被留在家里了。蒋文旭的意思大概是怕他在外操劳太累什么的,我却只觉得心惊,一个大男人守着家,等另一个男人回来。这算什么?糟践人也不是这么个糟践法啊?况且贺知书怎么能开心,他竞标时的代表演讲做的那么漂亮,穿西装谈合同的时候那么自信,就这样把他自己扔家里这明明就是害他啊!

  蒋文旭越来越不听劝了,贺知书在的时候他还能装出个民主和蔼的模样,现在却彻底的暴露了他的铁血手腕和不容置疑的力度。这到没什么,无论什么样子的行事风格,能带好公司就足够了。不过我们的关系还是疏远了,从前还能偶尔谈笑做半个朋友,现在只是上下级。

  第一次被我撞见蒋文旭带一个男孩子出去吃饭已经是三四年前的事了。那小孩儿肯定也不是第一个跟蒋文旭的了,说起来倒也奇怪,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蒋文旭开始的时候带别人出去会避着我,直到后来看我没有像贺知书告状的意思才彻底破罐子破摔了。

  我那时候起就隐隐察觉到蒋文旭是变了,我还傻乎乎的想,他和贺知书的七年之痒都没出什么事,怎么第十年蒋文旭反而弄出了这样的破事?

  那段时间蒋文旭格外玩的格外疯,男女不忌,最荒唐的是他有一周竟换了三个伴。这样的日子过了几个月,直到有一次一个年轻的姑娘来公司找他,蒋文旭要走的时候接到了贺知书的电话。

  贺知书很少给蒋文旭打电话,这一次还赶在这么巧的时候。我偷偷打量蒋文旭,出乎意料的看着那个男人竟然愣了愣,然后迅速和旁边的女伴拉开距离。蒋文旭接通贺知书电话那一刻就奇异的柔和起来,声音温柔:知书,有什么事吗?…这段时间公司很忙。…你最近还好吗?…晚上能回去,想要什么吗?…好,爱你。

  蒋文旭挂电话之后沉默的坐了一会儿,那姑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试探的招呼他。蒋文旭摆摆手:你走吧,以后不用来找我了。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身边都没再出现过人。

  我有些看不懂蒋文旭,他对贺知书的感情没有假,可这不是他做过的那么多错事的遮羞布。一个男人的爱情根本不能把身和心完全分开来看,忠诚是底线。

  后来蒋文旭身边又有了沈醉,据说这是蒋文旭在一个高校的座谈会认识的大三艺术生。蒋文旭最喜欢的情人类型就是还没出象牙塔又单纯又漂亮的学生,和沈醉在一起后竟也没再多找其他人了。

  我知道有很多事情贺知书肯定是心知肚明的,身边的爱人一点变化他都比我这个局外人体察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